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0章 你就是张横
    “阿横,我们不在这里住了。”

    金汉卿要叫保安轰张横,躺在床上的张远山发了怒,不由挣扎着爬了起来,满脸怒容地道。

    “啊,爹,你不要起来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腿上还扎着针,他这一举动,顿时把张秀丽和李凤仙给吓着了,母女两人连忙上前劝慰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爹,你先别动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急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突然门口又是一阵喧哗,有人喊道:“保安来了,保安来了,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果然,四五名身穿保安制服的人,正气势汹汹地朝病房冲来,一个个神情很是不善。

    显然,刚才已是有人去叫保安,现在他们赶过来轰人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,在我们病房里胡乱出手替病人治疗,你们把他给我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见到保安,金汉卿顿时来了精神,一手叉着腰,一只手指向了张横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点走出去,不要防碍我们正常的医疗秩序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几名护士和实习生也一个个附和着,帮起了腔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啊,你们不要啊,金学长……”

    马萍儿又惊又急,都忍不住要哭了,挡在张横面前,一时却是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,马萍儿已是感觉无能为力,但这一切却实在是她所不想看到的!

    然而那几名保安那里会理会马萍儿,已是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,恶狠狠地望着张横,厉声喝道:“出去,不要在这里防碍我们医院的秩序,否则,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几人哗啦啦一下,已是把张横包围在了中间,眼看就准备上演全武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低沉的喝声从人群后响起:“干什么?住院部竟然如此的喧闹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“啊,孔院长来了,是孔院长来了!”

    人群顿时一阵骚动,原本正要冲上去的几名保安,也是身形一滞,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孔院长!”

    金汉卿连忙转过了身来,望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门口的实习生以及护士早已自动地向两边让开,让出了一条通道。一个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,正一脸俨然地向这边走来,神情很是不悦。

    在这中年男子的身边,还跟着一大群人,一个个都目光狐疑地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显然,病房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确实是让他们感觉很疑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孔院长,华老,高秘书!”

    看到门口那一众人,金汉卿身形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恭敬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出现在门口的那些人,正是这中医院里的一众高层。

    除了孔为民孔院长外,还有院里的一众专家,甚至连很少露面的特级专家华老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最让金汉卿心中震动的是:与这些人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位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年青人,气度俨然。这人除了省厅韩厅长的秘书高建华之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金汉卿在中医院当了几年的行政管理人员,对于一些省委省府的高官也是有所认识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省厅韩厅长的秘书高建华,他曾接触过几次,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现在这个时候,高秘书和院里的一众领导,竟然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他立刻想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前几天,刘副厅长因为身体不适,住进了十三楼的高干病区,想必高秘今天来,就是代表韩厅来看望刘副厅长的。

    高秘到来,院里的一众领导自然要陪同,这才会这么多中医院的高层,一起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自然也清楚,因为直通十三楼的电梯今天出了点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要想上十三楼的人,只得走普通电梯。

    而普通电梯只到达十二楼,最后一层必须爬楼梯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领导和高秘,就是准备从这十二楼上十三楼的高干病区去。却正好看到了这边在争吵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那里还会迟疑,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金主任?”

    孔为民望望四周,目光落在了金汉卿身上:“怎么病房弄得象是菜市场一样?”

    “孔院长,是这人违反我们医院的规章制度,竟然私自为病人治疗,而且,他还是个没有医师资格证的游方郎中。”

    金汉卿连忙解释,手指指向了张横,脸上现出了愤怒之色:“他这样胡来,要是出了事,又得全推到我们身上。所以,我看到了,正在阻止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孔为民皱了皱眉头,脸上的神情更加的不悦。

    说实话,医院确实是有禁止病人私自治疗的规定,这也是为了避免职责不清,出了医疗事故无法明确责任。

    不过,这条规定,一般情况下病人并不会违反,否则,病人也就不用来住院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竟然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问题并不在于此,而是在于:现在有省厅的高秘书代表省厅领导来探视,却让他看到了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让他认为,中医院的管理很混乱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孔为民的神情更加的严厉起来,望向那边张横的眼神也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“乱弹琴,当我们中医院是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孔为民很生气,不由厉声喝叱起来,手一挥,就要让保安把张横给轰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一边的高建华却是轻咳了一声:“孔院长,稍等。”

    说着,高建华已走上了前来。

    “呃,高秘?”

    孔为民一时不明白高建华的意思,不禁一愕。

    “高秘,您好,您好!”

    见高建华过来,金汉卿脸上顿时堆起了馋媚的笑意,腰也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,人离着老远,手已伸出老长,准备与他握手。

    然而,高建华似乎根本没看到他,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,就这么施施然从他面前走过,直奔张横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建华有些狐疑地走到了张横面前,拍了拍张横的肩。

    当他的目光转到床上躺着的张远山时,脸上却是露出了更加惊讶的神色:“啊呀,张伯伯是您?您怎么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呃,我的天!”

    高建华顾自说着,但他的这一举动,却是把孔为民以及金汉卿等一众中医院的人全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省厅的高秘,竟然叫这个年青人张兄弟,而他似乎也认识躺在床上的那个病人,甚至还叫他张伯伯。

    天啊!

    难道这个貌不惊人的年青人,有着强大的背景?否则,省厅的高秘,怎么会与他兄弟相称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全部震惊,一个个都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们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?”

    站在人群后的一名老者,年纪已是看起来有七八十岁,一头银发,但容颜却并不苍老。

    还真有几分鹤发童颜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中医院硕果仅剩的特级中医专家华老。

    他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从人群后缓步走了上来,走到了高建华和张横身边,上下打量着张横:“小伙子,你难道就是替韩厅治病的张横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