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3章 阴阳针术
    “好吧!那还请华老多多指导!”

    华老和华雪莹的参与,虽然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两名有着丰富经验的医生帮助,还是让张横非常欣喜。给父亲治疗的第二个疗程存在着一些不可测的风险,这也正是张横一定要把父亲带到省城大医院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,有华老这样的大国手在,治疗过程中的风险,绝对能减小到最低的程度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也不客气,把自己所需的一些器材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华雪莹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,立刻叫来了护士,并把一些诊断的设备都搬运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张远山的身上,缠满了各种仪器和设备的电线,有心脏监视仪,脑波脉动频率器等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仪器,等会治疗的过程中,张远山身体的任何变化,都能在仪器中反应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对此也并无意见,能时刻观察到父亲在治疗过程中的身体状况,这也是他所愿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华老和华雪莹的出现,根本没这些仪器的辅助,一切只能靠自己的感应,这对于治疗来说,也是要分心的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却是可以全心全意为父亲进行治疗了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张横从包里拿出了桃木针和柳木针。

    “哦,小张同志,你竟然用木针?”

    华老的寿眉陡地一挑,脸现讶异之色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使用木针,华老心中确实是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古藉中确实是有用木针针灸的,但那好象已是失传的针法,只有当年的扁鹊使用的阴阳针法,才用木针。

    因此,此刻看到张横用木针,华老的心里咯噔一下,已是怀疑眼前年青人使用的针法,就是传说中扁鹊的阴阳针术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华雪莹也是美眸一凝,与爷爷交换了一下眼神,更加聚精会神地观看起了张横施针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却是无遐顾及其他,双手持针,注意力已全部集中到了父亲的腿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巫之眼开启,脑海中浮现出了灌灵符的影像,眼瞳里却已现出了双瞳,把这幅影像折射到了父亲的左腿上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手起针落,张横迅速在父亲的左腿上扎起针来。

    这次所扎的针并不象以前那样是挑刺,而是直接扎在了父亲的腿上,并没有马上拔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张远山的左腿上,已被扎上了密密麻麻的木针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是传说中扁鹊的阴阳针术?”

    华老的眼眸紧紧地眯了起来,神情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以他的见识,自然可以看出,张横扎在张远山腿上的针,都是按着腿部经脉的走向,以阴阳两极的方式所扎。

    所谓的阴阳两极,就是每一根经脉,都用两根不同的针相对应。

    这种针法,在如今的中医针灸学中,已是几乎没人会用。

    华老也仅是从一本古藉中,看到过聊聊数笔的记载,却也是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人真正使用过。

    此刻,却见张横使了出来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震惊。

    一边的华雪莹也是如此,她在中医上的所学全部传自爷爷,因此,现在她的感受与华老同样震憾。

    只是,两人却那里知道,张横所施展的,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阴阳针术,而是阴阳风水中的符法。

    不过,天巫传承中包容了医卜星相各道,他的这项符法,却也包含了医道的某些真蒂。

    所谓殊路同归,从这一角度来说,张横现在所使的手段,确实与上古失传的阴阳针法有些类似之处。

    扎完了手中的针,张横的额头上也已渗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却那里有功夫擦一下,目光凝注到了父亲床边的那些仪器上。

    幸好,仪器上现在显示的各项数据还算平稳,并无多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松了口气,体内巫力运转,伸手在父亲腿上所扎的那些木针上,轻轻地搓捻着,一边低声地问父亲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张远山这两条残腿,自经过张横第一疗程的治疗后,已有了些许痛麻等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随着张横木针的搓捻,他的脸上陡地浮起了一抹难以抑制的惊喜:“啊,冷!好冷!”

    续尔,又是惊呼:“热,啊呀,好烫!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冷和热的感觉?”

    华老和孙女互望一眼,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两人对张远山的腿都经过检查,以两人的看法,这条腿的肌肉和神经已完全枯萎,那是绝对不会有什么感觉,如同两段枯木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张远山竟然说发冷和发热,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两人心头震动?

    “这就好!”

    张横大喜。

    父亲的腿有冷和热的感觉,这说明自己的灌灵符产生了效果。

    灌灵符就是灌输灵气的巫符,父亲腿上的冷热感,正是灵气输入他腿部,让他枯死僵化的肌肉和神经,产生了反应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该是使用那宝贝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迟疑,从包里拿出了羊脂白玉盒。

    手指微微一引,羊脂白玉盒的盒盖开启了一条缝,一道细芒射了出来,已被张横拈到了指尖。

    这道细芒,无色透明,即使是华老和华雪莹站在旁边,也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却可以清晰地看到,它正是当日从小白蛇体内抽取的邪灵,如今已被炼化的灵犀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张横的指尖暗芒一闪,那条灵犀已透过木针所扎的细孔,直接钻入了父亲的腿里。

    张横的这条灵犀,经过上次的炼化,已完全可以被他的意念所操控,如臂指使。

    灵犀是一条细如发丝的蛇状物,钻入张远山的腿内,在场的人还真没有发现它的存在。貌似在旁边几人看来,就仿佛是张横又扎了一根针在张远山的腿里一样。

    这次要治疗父亲的残腿,其实张横还真需要倚仗灵犀。

    要知道,父亲的残腿,已废了很多年,腿上的肌肉和神经几乎都已死亡,这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。

    要治疗这双腿,那自然先得清除这条腿里那些死亡的肌肉,并梳理僵化的神经,甚至还得把腿内残留的毒素全部排除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如今的医学,即使是动手术,也是根本做不到这一切的,除非是把这条腿给截肢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一旦截肢,父亲也就根本不用治疗了,腿都没有了还治个屁啊!

    不过,这些现代医学无法做到的,灵犀却完全可以办到。

    灵犀做为渡仙灵物的伴生物,本身就具有无比神奇的力量。不仅具有吸取寄体能量的作用,要是能对它进行微控,却可以让它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来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的心念就已完全溶入灵犀里,正让它对父亲那条残腿,进行一次内部彻底的大扫除。

    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灵犀游走在父亲的残腿内,不断地吸取着这条残腿内残留的毒素,并把所经之处那些已僵化的经脉进行了梳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父亲腿上那些枯槁的肌肉纤维,也被灵犀毫不犹豫地给吞噬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灵犀具有如此神奇的作用,当日的张横,才会不惜一切代价,甚至愿意喂小白蛇一粒黄精珠,也要帮它抽离体内的邪灵。

    可以说,没有这只灵犀,张横今天要给父亲治残腿,只怕还得付出更多的努力,化费更多的心思,而效果却绝对没有灵犀这样有用。

    “啊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张远山的那条残腿,一边的张秀丽和李凤仙以及马萍儿三人,脸上露出了骇然的神色,因为,她们看到了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