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5章 雷劫柳木
    “这,这,这是雷劫柳木针?”

    望着华老打开的木盒,张横脸上露出了震憾的神色:“天啊,这天下竟然真的有雷劫柳木这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华老的木盒里,是一盒针灸用的木针,长短粗细不一,一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似乎有七八十根。

    这些木针每一根都黝黑而有焦灼的痕迹,但表面却闪烁着一种如同铁质般的青光,看起来很是奇特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旁人,一定认不出这些木质的针是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然而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却是立刻洞察到了这些木针的奇异之处。

    只见,天巫之眼的洞察下,这些木针透着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,每一根针上,更是散发着淡淡的青芒,感觉上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却是刹那被震动了,因为,眼前的这些木针,正是天巫传承中记载的雷劫柳木针。

    渡仙灵物不仅只有蛇鼠等这类动物,还有花草虫蚁等其他各类生命体,甚至传说中还有铁石等非生命的存在。

    象西游记中的孙悟空,它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它就属于铁石等非生命体形成的渡仙灵物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的渡仙灵物还是花鸟鱼虫等天地蕴育了灵根的生命体。其中,象五阴之木以及五色之木,因为其本身的特殊性,也是最易产生渡仙灵物的品种。

    在许多传说中,象八仙以及聊斋等故事里,就经常出现柳树精以及桃树精这样的精怪。

    此刻,华老木盒中的这些木针,就是柳木形成的渡仙灵物的本体。

    一般柳木要成为渡仙灵物,必须生长的年份会达到千年之久。

    当其力量突破到一定的层次,就会遭到天劫,也就是天雷的轰击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些柳木针,就是柳木形成的渡仙灵物,在渡天劫时,遭天雷轰击,最后被摧毁残留的部分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些木针上会有黝黑的焦痕,那就是天雷轰击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些柳木针,就是一株千年的柳木形成的渡仙灵物,在渡天劫失败后残留的本体,被某位前辈先人,制作成了针灸用的木针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的柳木针,已不是所谓的珍贵可以形容,这绝对就是天材地宝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一株能生长千年的柳树,已是极其的难得,又是渡仙灵物,本身所蕴含的奇异力量更是无价之宝,再加上遭天劫天雷的洗礼,其价值已是无可估量。

    所以,在天巫传承中,对这种天材地宝级的存在,有着详细的记载,并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,那就是雷劫柳木。

    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华老的手中,竟然藏有这样的珍宝。

    雷劫柳木针,对于别人来说,也许并无什么多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张横来说,这却完全是梦袂以求的宝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给人治病时,多用柳木和桃木刺血画符,这就是因为柳木纯阴和桃木纯阳的属性,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出巫符的阴阳本质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所用的都是普通的柳木针和桃木针,几乎全是一次性的用品,不但消耗极大,而且效果也是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但是,要是他拥有了这雷劫柳木针,那么,当遇到需要使用纯阴属性的柳木针时,就完全不必有以前的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,作用更是事半功倍,甚至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奇效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看到华老拿出来的雷劫柳木针,张横的心中确实是无比的羡慕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你果然认得这雷劫柳木针。”

    华老的寿眉微微一挑,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神情中满是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华老!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讷讷地,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说实话,看到雷劫柳木针,张横心中实在是想把它收为己有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天材地宝级的存在,确实不是能用价值来衡量,张横自觉无颜向华老提出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貌似自己也付不出等价的东西可以换取,所以,他讪讪地笑着,却一时很纠结。

    “这盒雷劫柳木针是我当年出访港岛的时候,机缘巧合,为一位房产大亨治病,他治愈后,为了酬谢老头子,就把这盒木针送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华老脸上现出回忆的神色:“我当时也是非常的好奇,因为,木针的使用,老头子我也只是在古藉中偶尔看到,但现在的中医针灸中,根本已没有人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雷劫柳木针非常的特别。”

    华老说着,手指拈起了木盒中的一枚木针,细细地端详起来:“这些针通体散发着一股彻骨的寒气,普通人别说是使用,只怕是拈在手中,也会被它的寒气侵蚀,根本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些年来,老头子我也就把它当成收藏,从来没有使用过,更是不知道该如何使用。”

    华老的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不过,老头子我今天看到小张同志,你竟然就是用木针给你父亲针灸,这让老头子突然想到,也许这木针对你有用,你才是能真正使用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:“不瞒您说,小子确实是可以使用这雷劫柳木针。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期待地望着华老,恨不得就说出您把它卖给我的话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终究还是忍住了,他知道,这盒木针是无价之宝。如果自己厚着脸皮说出那种话,要是华老不肯舍爱,那脸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而且,张横也想到了一件事,那就是华老既然拿出了这盒木针,他必然是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忍住心中的那份强烈的渴望,先听华老的目的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哦,小张同志果然可以使用它?”

    华老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炽烈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雷劫柳木针本身蕴含着天地间的极阴寒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点头:“因此,使用它,必须练有一定的内功心法,配合相应的针术,这才能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张横知道,华老并不是玄门中人,所以,他用华老容易接受的内功心法这个词汇,替代了玄门中人所修练的真元,来解释使用这雷劫柳木针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华老欣然点头,神情却是变得凝重起来:“小张同志,看来,这盒雷劫柳木针,确实是适合你用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这针留在我这里,也是没什么用处,老头子确实是可以送你。”

    华老微微沉吟。

    “啊,华老,您愿意把它送我?”

    张横又惊又喜,心中还真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,当然。”

    华老微微一笑,神情却是变得凝重起来:“不过,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