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6章 威逼利诱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心头却是惊喜莫名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雷劫柳木针对自己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,他有些迫不急待地想得到它,所以,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:“华老,只要我可以办到的,我一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张同志,老头子提出来的条件,你自然是可以办到,否则,老头儿我也就不会说啦!”

    华老大笑,一副狡计得逞的得色,目光却是望向了旁边的孙女华雪莹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华雪莹俏脸一红,她似是已想到了爷爷所谓的条件是什么,不由低下了头去,那里还澉再看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一愣,却也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不禁神情刹那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华老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,这才道:“小张同志,刚才雪儿与你赌了一个赌局,说是你要是能治你父亲的腿,她就拜你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从刚才治疗的效果来看,你父亲的恢复很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华老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所以,雪儿这个师是拜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头子我这盒雷劫柳木针,正好做拜师之礼。”

    华老笑得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呃,华老,我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神情陡地一僵,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刚才,张横也已是想到了华雪莹那个拜师的赌局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心中还存着佼幸,还以为那是华雪莹当时的一句戏言。

    但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华老现在竟然会当成条件提出来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华雪莹应该年纪有二十七八了,她比张横可是大多了,张横怎么能收她做徒弟呢?

    更何况,人家貌似还是英国皇家学院的博士,自己却只是个连大学校门都没进过的高中生。

    这要是让她拜了自己做师父,这个也太那个了吧?

    刚才在来华老办公室的时候,华老已向张横介绍过了华雪莹的一些情况,所以,张横现在对华雪莹的履历也算是有所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这实在是让张横太感觉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张同志,虽然雪儿年纪是比你稍微大点,但是,所谓达者为师,你不必有所顾忌。”

    华老显然是看出了张横的想法,不由再次笑道:“而且,以你的医术,做雪儿的师父,绰绰有余。韩厅的怪病,连我老头儿都治不好,却被小张同志你治好了,你的医术,连老头儿我都自叹不如。如果不是我老头儿年纪大了,我都准备要拜你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华老大笑,笑得很是畅快。

    笑罢,神情一肃,朝着一边的华雪莹道:“雪儿,还不快上前拜见你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华雪莹此刻的神情也有些难以喻意,娇羞中却有一抹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俗话说,知女莫如父。

    只是,华雪莹的父母早年因车祸去世,她从小就是被爷爷华老养大的。因此,华老可以说既是她的爷爷,也是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对于华雪莹,华老自然明白她的性格,更了解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华雪莹虽然是个女孩子,但是,她在医术上确实是有天赋,甚至是个医痴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她在得到了华老在中医上的倾囊传授之后,还会去英国皇家医学院读取博士的原因。

    华雪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真正的医学专家,在医学上做出一翻成就。

    因此,当时她与张横的赌局,虽然是一时的戏言。但是,华老却明白,遇到了张横这样一位奇人,自己孙女的心中,确实是已有了要向张横学习医术之心。

    不然,她就不是医痴了。

    所以,华老这才要成全孙女,甚至不惜拿出多年珍藏的雷劫柳木针做为拜师之礼。

    明白爷爷的意思,也正合自己的心意,华雪莹那里还会犹豫,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神情肃然地走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师父,请喝茶!”

    说着,端起刚为张横泡的那杯龙井,恭敬地双手持杯,举到了张横面前。

    “呃,华主任!”

    张横一时却是僵在了当场,望着满脸肃然的华雪莹,再看看一脸笑意的华老,却不知该如何办了。

    华雪莹这敬茶的举动,其实大有名堂,敬的正是师父茶。

    古时拜师,得先行三拜之礼,然后敬师父一杯茶,拜师之礼就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现在,华雪莹虽然省去了三拜之礼,但这杯师父茶,张横要是接了,也就算是收下了她这个弟子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心中确实是没有任何一丝的心理准备,所以,他还真的有些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,难道你嫌我家雪儿愚钝吗?”

    见张横犹豫,华老脸色一沉,神情有些难看起来,不由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望望桌上的那盒雷劫柳木针,再看看一脸不善的华老,目光落在神情肃然的华雪莹身上,张横终于咬了咬牙,接过了她手中的茶杯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华雪莹俏脸一阵暗红,但还是轻轻地唤了张横一声师父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就好,这就好!”

    华老的脸色也刹那由阴转晴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恭喜,恭喜你啊!”

    华老走上前来,拍拍张横的肩,称呼也由先前的小张同志,换成了小兄弟,显得更加的亲近:“恭喜你收了雪儿这样的好徒弟,哈哈,不过,以后我家雪儿,可就交给你了,你得好好教导她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,惭愧!”

    张横无奈,脸上浮起了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之所以会答应收下华雪莹这个徒弟,张横还真是看在了那盒雷劫柳木针的份上。

    以华老当时的脸色,估计自己要是拒绝,那么,这老头儿肯定会与自己当场翻脸,这盒雷劫柳木针,绝对与自己无缘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绝世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,张横也就只能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也想好了,自己天巫传承中有医卜星相之术,即使是华雪莹不能学得其他的术法,这医术上面的一些知识,确实也可以传给她。

    就当是给天巫传承的医道,传下一脉吧!

    正心中寻思,这个时候,华老却是神情一肃:“小兄弟,现在雪儿已是你的徒儿,老头儿倒是有一件事要麻烦小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华老继续道:“小兄弟,你且看看,我家雪儿有何不同寻常之处?”

    “不同寻常之处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一动,不由自主地再次目光落在华雪莹身上。

    然而,细细地查看,张横的神情陡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,心中暗道:“啊呀,她难道是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