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8章 预兆
    华老满脸迫切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以他的声望,确实是有说这话的资格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乃是中央保健局的专家,经常为大领导看病。

    如果他向那些老领导开口,就算是最珍贵的东西,确实也是能得到。

    为了孙女,华老确实是不惜一切。

    “老哥,这东西还真不一定是有钱或有权能得到。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微微摇头,目光落到了桌上的那盒雷劫柳木针上:“因为,我需要的是另一种雷劫木针。或者是说,是属于纯阳属性的雷劫木针。”

    孤阴之体,纯阴之脉,就是因为孤阴独长,阴阳不调和。

    因此,要疏理孤阴体质的纯阴之脉,就得用极阴和极阳两种属性的力量进行溶合,以达到阴阳平衡。

    而且,因为孤阴体质的特殊性,普通的阴阳之力根本无法对其进行疏理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手中已有了雷劫柳木针这件属于极阴属性的木针,要是能得到另一件极阳属性的木针,那么,华雪莹的孤阴体质,也就完全可以化解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要是凑齐极阴极阳两件属性的木针,张横有把握让华雪莹跨入玄门,成为一名玄名修练者。

    到时,她的孤阴体质,就不再是问题,而是一种难得的天赋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华老的神情不禁一阵黯然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,象雷劫柳木针这样的天材地宝,并不是有钱有势可以得到,那是真正需要机缘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边的华雪莹也是不禁脸色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听两人说话,而且,她对自己的情况自然也是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听到张横有办法可以化解自己的孤阴体质,她本来也是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竟然听说要极阳属性的木针,却也让她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难度。

    “老哥,你也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见华老爷俩神色黯然,张横连忙道:“极阳属性的木针虽然不一定能得到。不过,雪儿的事却也不用着急,我可以暂时压制她的纯阴之脉,至少在十数年内,不会有任何的忧患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!”

    华老又是浑身一震,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:“那就拜托小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,你果然是雪儿的贵人啊!”

    华老喜难自胜:“有你在,老头儿我这回是真的放心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从华老办公室出来,时间已是快到中午,华雪莹跟在张横的身后,就象是个乖巧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被张横收为了徒弟,虽然是她心甘情愿,但是,一时还真有些不怎么适应两人之间的相处。

    张横也是感觉很别扭,一个比自己大上好几岁的美女徒弟,还真不知该怎么向别人解释。

    默默地走着,来到了住院部,乘电梯上了十二楼。

    因为直达十三楼高干病区的专用电梯还在维修,所以,两人必须从十二楼步行上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原先张远山住过的那间病房,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自主地向病房里望去。

    中医院的病床确实紧张,张远山刚搬走,他的床位已是有新的病人住进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,另一张床上却空着,小囡囡和她母亲藤雅娟竟然都不在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,下意识地已是停住了脚步,向病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请问那张床的病人呢?”

    张横朝新来的病床边一位陪伴的人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那个小姑娘啊!”

    陪伴病人的是位五十多岁的大妈,看起来挺热情:“唉,真是个苦命的人哟,刚才医院发来了病危通知书,说是她的父亲病情又加重了,正在进行抢救,所以,小姑娘她妈就急急地赶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姑娘为什么不在呢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陡地浮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感:“她烧伤这么重,不可能一个人出去吧?”

    “唉,她妈妈出去后,刚才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妈摇头唉叹:“哭哭涕涕的,好不伤心,我问她怎么了,她也不肯说。后来,她就抱着小姑娘出去了。我问她去哪儿,她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抽紧了。

    一种强烈的不安感,突然笼罩住了心神,脑海中也猛然浮现出了藤雅娟那双无神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离火不明,念断轻生!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地念道了一句,却是脸色骤变:“她不会是真的想不开吧?”

    猛地,张横转过了身来,正好看到华雪莹满脸狐疑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张横也来不及向她解释,急急地问道:“雪儿,你们的急救室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呃,急救室?”

    华雪莹正奇怪张横的举动,此刻听他突然问急救室,更是有些满头雾水了。

    “别问什么,快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张横急了,一把拉住了华雪莹,急急地催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华雪莹也意识到了肯定出了事,连忙向走廊的尽头跑去。

    住院部这边就有一个急救室,但是目光扫过,却并没有看到门口有藤雅娟和囡囡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好,真的要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从藤雅娟当时的相道来看,她已是对人生充满了悲观,正处于挣扎的境地。

    但是,刚才从病友那里打听来的消息,却是再次加重了对她的打击。

    如果她无法承受这种打击,确实是极有可能会想不开。

    尤其是,她竟然把病床上的小囡囡给抱走了,从她怪异的行径来看,张横还真感觉事情非常的不妙。

    那么,她现在带着小囡囡去了哪儿呢?

    “师父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张横神情很是难看,又是焦急无比的样子,一边的华雪莹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雪儿,快帮我去问问,十三床的小姑娘,她母亲带她去哪儿了,有没有人看到她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顾得上解释,立刻向华雪莹道。

    华雪莹是这里的主任医生,她在这里自然比较熟,所以,由她去打听,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也不迟疑,再次跑回了病区,向旁边病房的人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当问到电梯旁边病房的人,并没有看到有这样一对母女走电梯下楼时,张横是真的急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问过了,有护士说看到十三床的病人被她母亲抱着上楼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华雪莹跑了过来,把她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上楼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但立刻反应了过来:“雪儿,楼上除了高干病区外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高干病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华雪莹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思,但还是顺着他的思路回答道:“再上面就是阳台了,平时病人们会上去晾晒衣服,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不好,快,我们上阳台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他已猛然想到了什么,脸色变得难看之极:“希望还来得及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