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3章 借我十年运
    “啊!火刑冲?”

    藤雅娟惊愕地望着张横,满脸的怪异,她还真没想到,她心目中的神医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藤姐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不瞒你说,我是一位阴阳风水师,学的是医卜星相。所以,我才能看出你家董信和小囡囡,是受了火刑冲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个火刑冲比较厉害,不消除这种刑冲,对董信和小囡囡的恢复有很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因此,最好是什么时候方便了,你带我去你们所住的地方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。

    俗话有云:借我十年运,砒霜当药用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一个人气运旺盛的时候,就算是砒霜也可以当药来治病。

    这句话是有典故的。

    传说是清朝的时候,江浙一带有位大地主,讨了房老婆后,一直没有生育。最后,没有办法,只好又娶了一个小妾。

    那小妾倒是很争气,第二年就生了个男孩子。

    眼看小男孩一天天长大,母凭子贵,小妾也越来越受老地主的宠,地主的原配夫人却是心生妒忌,生怕这小男孩长大后,她没有了地位。

    于是,她最终想出了一条毒计,那就是要暗害这个小男孩。

    机会终于来了,小男孩六岁的时候,突然生了一场大病,地主夫人就假装关心小男孩,帮着给他熬药送汤。

    但是,暗地里,她却是把砒霜放入了药里,准备毒死小男孩。

    那知,小男孩在喝了她放有砒霜的药后,不但没死,反尔原本的重病奇迹般地好了。

    这让地主夫人大骇,还以为这位小男孩有神灵护佑,之后那里还敢再害她。

    然而,她却那里知道,小男孩之所以喝了砒霜不死,反尔大病全愈,这完全是因为,小男孩当时生的病是一种寄生虫病。

    她放的砒霜,正好药死了孩子肚里的寄生虫,相当于是给他打了一回虫,这才让小男孩重病好转。

    此事记载在玄门秘闻的医道篇中,当年的那位玄门高人,为此批注了一句话,那就是借我十年运,砒霜当药用。

    并备注道:气运虽然虚无飘缈,但善用气运者,凡事必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张横当日看到这一则记载的时候,心中也是颇有感慨,很是有所感悟。

    此刻,他之所以提出藤雅娟夫妇所住之地受火刑冲,就是想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气运为人的根本,董信和小囡囡两人受火刑冲的影响,这才会被大火烧伤。

    如果不化解这种刑冲,那么,他们的气运必有所损,即使是用药,也会大打折叩。

    所以,只有消除了刑冲带来的影响,用药才会更具效果。

    既然准备帮助藤雅娟一家,张横还是想把事情做的最好,不愿留有什么遗憾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谢谢张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说的严肃,藤雅娟也不得不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本就对张横充满了感激,对他无比的信任。知道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绝不会害自己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要自家好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约定了时间,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去藤雅娟所住的地方看看。

    把藤雅娟送回病房,张横回到了父亲所住的高干病区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傍晚,刘兴强和陆晓萱也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华雪莹亲自为张远山进行了一次检查,俏脸上却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经过了上午的治疗,张远山左腿的情况已有了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毫无知觉的残腿,现在已有了酸麻痛等感觉。显然,腿部的肌肉神经都已有了感知。

    这无疑真的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华雪莹的心中很是震动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满满的都是敬服。

    看到华雪莹异样的神情,一边的几人表情也都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谁都看出来了,这位高干病区的主任医生,貌似对张横的态度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马萍儿与陆晓萱两人互望一眼,神情都变得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一时间,病房里的气氛变得很是凝重,空气里似乎渗入了沉甸甸的铅粉,让众人都感觉很是压抑。

    望望众人,尤其是看到陆晓萱和马萍儿的神情,张横心里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又不是傻瓜,对于两女的心事,他自然也已是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与华雪莹之间的关系,还真不知该如何向众人解释。

    当时之所以答应收了华雪莹这个美女徒弟,一方面是为了那盒雷劫柳木针,另一方面,也是看在华老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无法解释,张横自然装起了糊涂。

    幸好,他的目光望向刘兴强,立刻发现了刘兴强的脸色很是憔悴,这让他顿时找到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刘师兄,你怎么了,是不是最近出了什么事,你的脸色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刘兴强。

    他的话果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,众人都转向了刘兴强,也立刻看出他似乎确实是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但眼圈有些发黑,而且神情非常的疲惫。

    “是啊,阿强,你是不是最近太忙,如果真是太忙,就不要天天跑过来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张远山也皱了皱眉头,关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唉,师父,师弟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叹了口气:“工作倒是不忙,可是,家里确实是出了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你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张远山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摇了摇头,脸上现出了一抹苦涩。

    “我们那边前几年拆迁,我丈人家分了套拆迁房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沉吟了一下,见师父师娘和师弟他们的目光都凝注在自己身上,终于把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:“拆迁房分来后,今年装簧了一下,就搬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,搬新房我想办个酒席,请师父你们全家来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解释了一句:“不过,前段时间,听说师父在治疗腿伤,所以我就不敢打扰您了。而我那口子急着要入住,所以,最后连酒都没办,就这么住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事,只要你们好,我就高兴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摆摆手,意思是让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住到新房后,本来高高兴兴的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脸上露出了苦笑:“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象心情就变得特别的火爆。为此,我与她总是三天两头的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。昨天晚上,她就又与我吵了起来,弄得一夜都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众人的神情不禁都是一阵古怪,目光却是刷地一下都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张师弟,你说我这是不是家里的风水有问题了?”

    刘兴强叹了口气:“不然,怎么搬到新房后,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