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4章 梁压顶
    “刘师兄,如果按照你的说法,应该是你家新房有风水上的破败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横,那你快给你师兄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急忙道:“这事可不能拖延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阿横,你现在就去给你师兄看。”

    李凤仙也在一边催促道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把刘兴强当自己的儿子看的,当年刘兴强在张家可是呆了好多年。如果不是因为张远山从山上摔下来,家里陷入困境,只怕现在的刘兴强,还会在张家。

    “好的,爹,娘,我这就跟师兄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张横无奈,只好答应。

    他本想陪父母多在病房呆一会的,可是,现在他们催得这么急,不走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娘!”

    刘兴强感觉很是不好意思,正想说些什么,却被张远山阻止了:“阿强,你快带阿横去,我这里这么多人呢!”

    张远山这么一说,刘兴强也不好再坚持,当下,便与张横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如今的刘兴强,也是金泰国际钱塘生物公司的一位副总了,他也配了一辆奥迪。

    张横今天确实是有些累,不仅给父亲治病,还参与了董信的急救,所以,也就没有再开车,坐上了刘兴强的奥迪。

    刘兴强的新房仍然在莫干山药材市场附近。上段时间,张横住他家,那时所住的是他们临时的安置房,现在却是要去拆迁分的新房里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两人来到了镜湖小区,这里就是刘兴强所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镜湖小区环境还算不错,小区附近有一个叫镜湖的大湖,现在已成为了一处公园,小区就以这个湖命名。

    镜湖小区内住的都是拆迁户,楼层也并不算高,十几幢楼都在十四五层左右。

    刘兴强的家就在b幢的五零二室。

    车子进入小区,张横就观察起了四周的情形,一路走,一路看,心中却不由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镜湖小区的格局还算可以,并无多大的冲煞,尤其是四周的绿化非常好,住在这里,确实也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坐电梯上楼,来到了刘兴强家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张横的眉毛就微微地蹙了起来,心中暗道:“看来,刘师兄家确实是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不错,刘家的家门口,就有一个风水的冲煞。

    拆迁房的楼层都是框架结构,五楼的格局如同一般的楼层一样,中间是条走廊,两边各有六户人家。

    走廊上方的墙壁并没有装簧,只是用白石灰进行了漂白,因此,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周的结构。

    刘家的大门上方,就是一根横梁。

    这是一根承重梁,并不是顶梁,以水泥钢筋浇注,大约有二十公分的粗细,就这么架在门上方。

    “梁压顶,这是梁压顶的冲煞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望着大门上方的横梁,心中暗道:“横梁压顶门,背上负千斤,纵有万般力,难免床头病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低咕的正是关于横梁压顶的风水谒语,意思是说,家中有梁压门,就象是一个人背着千斤的重物,就算是身强力壮,也是因为长期负重,最终会得病。

    住在这样门户的房子里,自然是对家主不利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设计这户刑的人,没有考虑风水问题。”

    望望四周,基本上每一户人家的情况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因为户刑相同,住在这一幢楼里的住户,其实都是受了这梁压顶风水的冲煞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只有苦笑的份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城市的楼房,因为是开发商统一设计的户型,许多时候,有些开发商为了节约成本,根本不考虑风水等问题。

    因此,一些户型,总是有这或那的风水破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又因为是统一的户型,一旦风水有问题,大多数是整幢楼的住户都有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各家各户气运不同,不一定会产生同样的影响,但是,对于整体来说,却还是会受一定的危害。

    这也是如今商品房的一个缺陷之处。

    心中暗暗摇头,张横已随刘兴强进入了房里。

    家里一片漆黑,刘兴强妻子和孩子都不在。

    路上就听他说过,因为昨天晚上夫妻闹别扭,他妻子带孩子住到父母家里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,刘兴强是上门女婿,他和妻子与丈人一家都是住一起的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拆迁,他们家却是分了三套中套的房子,所以,现在父母与他们却是分开来住了。

    刘兴强打开了灯,有些不好意思:“师弟,她今天不在,屋里有些乱,我也懒得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师兄!”

    张横摆了摆手,目光却是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进门就是个客厅,里面摆着一张六人座的餐桌,一边是一排壁柜,上面摆放着一些花瓶等摆设。

    房间确实是有些乱,餐桌上还放着碗盘,甚至还有小孩子的作业本,地上也乱七八糟的丢了些电动汽车等玩具。

    显然,刘兴强的妻子不在,刘师兄这位大老爷们还真够懒的,连动都没动这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望着屋里的情形,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房屋里的杂乱倒也罢了,但是,目光望向对面,张横就看出了这房屋的格局不对。

    对着大门,对面就是一间橱房间和一间卫生间。而且,卫生间的门还与大门的门相对着。

    张横进来时就已测定了刘家的方位,大门朝南,房屋是正宗的坐北朝南向。

    现在橱房和卫生间相邻,橱房的方位在东南,这个位置没有错。但是,卫生间在这个方位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所谓青龙怕臭,就是指东方以及东南方的青龙方位,不能有臭水沟和厕所。

    刘家卫生间在东南方位,正是犯了这条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卫生间门与大门相对,这也是一个冲煞,称之为门冲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刘师兄家搬到这里来,夫妻关系会紧张,会经常闹别扭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苦笑:“青龙怕臭,犯此忌多会家庭不和,口舌多,是非多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门冲,那更是冲上加冲。”

    张横无奈地摇摇头:“门就象是一张口,两张口对着口,不闹别扭不吵架那才叫见鬼。”

    “张师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到张横神情古怪,刘兴强有些担心地问道:“是不是我家问题很严重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,师兄。”

    张横倒也不隐瞒:“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你家里犯了三大忌,梁压顶,青龙受克,还有就是门冲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多?”

    刘兴强这回是真的吃惊了:“那该怎么办,师弟,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