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3章 落水狗
    进幽大德被夏清莲喷了一头一脸,顿时恼羞成怒,一个大巴掌掴向了夏清莲。

    眼看夏清莲就要受辱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厉喝响起:“小鬼子,滚!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一个人影已陡地窜了过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巴掌声,夹杂着一声凄厉的惨号。

    但摔出去的并不是夏清莲,而是进幽大德。

    只见,这小鬼子整个人滴溜溜地打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,怦地撞倒了旁边的桌子,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这狗杂种的汉奸!”

    喝声爆起,正冲过来的武名,脸上也狠狠地被掴了一个大耳光,整个人横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一突然的变故,顿时把场中的客人们惊呆了。

    当人们仔细看去,这才看清,此时此刻,在二号桌的桌边,已多了一个人:一脸的凛然,除了张横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张横。

    刚才,当武名硬逼夏清莲喝酒的时候,张横已是怒不可歇,就要出手阻止。

    只是,情况发生得太快,进幽大德不由分说就给夏清莲灌酒,他已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等他从座位上站起来,夏清莲已是喷了进幽大德一头一脸,却也正好看到了这个小鬼子要打夏清莲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窜了过来,一巴掌甩飞了进幽大德。

    “小子,是你!”

    武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满脸恶毒地望着张横,神情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武名,形象还真是非常的悲惨,左边脸已肿起老高,嘴角都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他刚才得意忘形,根本没想到张横会出手,这才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小子,去死!”

    一抹嘴角的血迹,武名怒吼,身形猛地扑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手一拉,已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链子鞭,直抽张横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倒竖,心中已是邪火蒸腾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客气,手腕轰然一抖,伏以神尺刹那化形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,还没等武名的链子鞭抽落,伏以神尺已经敲到了他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顿时,武名惨号一声,脑袋鲜血怒崩,整个人如烂麻袋一样直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打武少!”

    武名同来的两名手下大怒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暴喝着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完全是送菜。

    身形刚动,张横手中的伏以神尺已噼叭两声,敲在了他们的脑壳上。

    刹那,两声惨号,这两个家伙也唱起了杀猪调,抱着脑袋,鲜血直流,那里还站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八格,该死!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挣扎着爬了起来,象狼一样的目光恶狠狠地瞪住了张横,脸皮都在不停地抽搐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竟然会有人敢出手奏他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掴他大耳光。

    进幽大德自以为是倭岛外宾,以他的身份,无论是走到哪里,都是被当成是最尊贵的客人,甚至连一些政府部门的人员,也得在他面前表现得非常的尊敬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向是倨傲无比,行事也从来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敢在歌舞厅这样大庭广众之下,敢戏弄夏清莲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却有一个人直接出手掴了他一个大耳光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进幽大德感觉羞辱之极,鳖屈之极,也是愤怒之极!

    “八格!打,打死他,一切后果由我负责!”

    一手捂着被掴得火辣辣的半边脸,进幽大德恶狠狠地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吼了一声,见并没有人答应,他这才回头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然而,一望之下,进幽大德却是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与他一起来的武名以及另两人,早已头破血流地瘫软在了地上,那里还能再做他的帮凶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心头一凛,陡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鬼子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已是冷冷地逼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,你要干什么?我是外宾,我……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这回是真的害怕了,不由浑身哆嗦着道。

    “哇,太嚣张了,竟然还敢打人!”

    场中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切说来话长,但其实只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。

    从夏清莲喷了进幽大德一头一脸,到进幽大德和武名出手要打夏清莲。之后张横突然爆起,痛奏进幽大德和武名,这一切的一切,仅仅只是发生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。

    场中的许多客人,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。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顿时,骂声一片,所有人都被进幽大德敢在大庭广众之下,羞辱中国女孩子的行径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操,阿横,奏这小鬼子,敢欺负梦魂梦泪小姐!”

    刘兴强猛地站了起来,咣当一下砸碎了一个啤酒瓶,怪叫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毕竟只是普通人,反应自然不能与张横相比,直到此时,才弄清了场上的情况,却已是暴怒无比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,兄弟们,上!”

    唐杰这位大侠陡地变得兴奋无比,操起了一把椅子,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苏志华有些犹豫,但看到刘兴强和唐杰都冲上去了,他终于也咬了咬牙,拿起两瓶啤酒,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只有焦俊昌退后了几步,神情焦急无比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负责这边歌舞厅的事,但他毕竟是翡翠之夜的工作人员,却也不能帮着张横他们与别的客人打架。

    “我是大倭岛的公民,是你们的外宾,你敢打我,你这是要负外交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四周人的怒骂声,望望眼前年青人一脸凛然的表情,进幽大德心中更是惊恐,不禁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呱噪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愿意听这家伙罗嗦,陡地一声厉喝,再次甩起了大巴掌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个清脆的大耳光,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进幽大德的脸上,他那胖乎乎矮敦敦的身形,顿时如同是一个肉球一样,滚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这家伙正好滚到了刘兴强和唐杰他们冲过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操你个外宾!”

    刘兴强早就心中憋了一团火,那里还会客气,一脚就狂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叫你欺负梦魂梦泪,老子日死你!”

    刘兴强可也不含糊,一边用脚猛踢,一边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敢当众侮辱梦魂梦泪小姐,奏死你!”

    唐杰和苏志华也反应了过来,见刘兴强都动脚踢,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一个个痛骂起来。

    脚下更是毫不客气,狠狠地踢向了在地上翻滚的进幽大德。

    有落水狗不打,那才叫对不起自己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