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0章 三阳开泰
    “其实这幅画之所以有败笔,就是它水流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卖关子,指着墙上的画道:“你们看,这画里的水流,是朝着门口方向流的,这也就是说,它是一个泄财之潮,所以,这画有破败,绝不能挂在这办公室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说的是实话,一般人很少注意画中水流的朝向,但是,这却正是风水中特别在意的。

    因为,在风水中,水代表的是财,如果水流朝外,那就意味着财气外泄。

    只有水流朝内的搏浪画,才是真正的聚财之格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刘兴强恍然大悟,敲敲自己的脑袋,很是懊恼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兼着财务经理一职,这方面是更加要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否则财气外泄,不但影响到公司,而且对你本身的工作也是非常的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师弟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,那里会置疑。

    “还有,师兄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落在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那里右边摆了两台电话机,一台是内线,一台是外线。左边还有一排文件夹,桌子的正前方摆了两面小国旗。

    老板桌很大,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占了很小的一部分,显得很是空旷。

    “这办公桌上,你可以放一盆富贵竹。”

    张横道:“一方面是聚集财位散逸出来的气运,另一方面也有装饰的效果,而且,富贵竹盆景喻意特好,能增添你的贵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师弟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自然知道,师弟对自己所说的一切,都是要自己好,所以,张横的每一句话都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“师兄,其实还有一处,你也可以摆上些风水道具。”

    张横最后指向了办公桌后的文件柜,那是上半部分有玻璃门的立柜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东西。下半部分是储藏柜,柜门紧闭着。

    现在,文件柜里除了一些文件外,还摆了几件瓷器做装饰。

    “瓷器虽然美观,但没有意思的瓷器放在这里根本不起什么作用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以你现在的情况,因为是刚刚上任,需要稳固地位。所以,我建议你在文件柜里放三只羊的生肖道具。”

    “羊与阳同音,三只羊有三阳开泰之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解释道:“正符合你如今刚刚上任,需要打开局面的境况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在这位置上坐了一年半载后,可以换三头牛的生肖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厌其烦地对刘兴强作着说明:“三个牛合起来就是个‘犇’字,它却有奔跑,超过的意思。所以,等你坐稳了这位置,就得换风水道具了。”

    一般人并不知道,以为风水道具放在那儿后,就一逸永劳了。

    但是,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运程在不断地变化,随着运程的变化,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各种关系也都在变化。

    因此,适时地调换合适的风水道具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只有适应当时运程的风水道具,才会对主人有所帮助。否则,反尔会适得其反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嗯,师弟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自己与师弟之间,根本不用说那些感谢的话,他只有把这一切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师兄,你办公室的布置只要按我的去做,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望了望四周,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只要你按我的去做了,最近一段时间,工作的状况,肯定会有所改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也不再停留:“师兄,我和藤姐先走一步,下次有空再来你这里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师弟,那你自己也多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刘兴强把张横送出了门去,望着两人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藤雅娟与他老公做生意的地方在钱塘市的郊区,那里是一个城乡结合部,名叫海盐村。

    因为做的是石灰生意,所以,他们租的是海盐村最西边靠近清澄江边的一处荒地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是在荒地上搭了个窝棚,一家三口就住在里面。

    窝棚外十几米的地方,还挖了一个石灰池,用来炼石灰,以便能买卖熟石灰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原本还有一条运生石灰的船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那条船已因为给董信和小囡囡治病需要筹钱,藤雅娟没有办法,只好把它给贱卖了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,脸色变得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说是荒地,但其实还残留着许多建筑,不仅有藤雅娟他们建的那个窝棚被火烧过的残留部分,而且旁边还有石阶石板的结构。

    看起来这里以前好象应该有过什么庙宇类的建筑,只是不知什么原因,已经被拆除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张横断定这里以前有庙宇类的建筑,就是因为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类似神台的台子,旁边还有香薰火燎的痕迹。

    显然,这里曾有许多人在此烧香点蜡烛,否则,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火刑冲的冲煞之地。”

    感应着四周,张横的神情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自一来到这里,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气息,让体内的巫力真元都似乎变得燥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感应过的。

    这只能说明,这片地方,有一股强烈的火元隐藏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么,明明是看起来一片空旷的地方,四周也没什么山脉,又是靠近水边,为什么此地会有如此浓烈的火元呢?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那里还会犹豫,手腕上伏以神尺一抖,已化为了尺状,对着四周测量起来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天巫之眼开启,对着四周的地形进行了洞察。

    “好强烈的火元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起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不错,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下,他可以看到,四周蒸腾着一股焰芒,似乎要把空气都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这缕焰芒,与藤雅娟头顶三花聚顶中的那缕火刑冲出自同源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的判断确实是没错,藤雅娟老公和她女儿,之所以会受到如此严重的烧伤,就是受了这火刑冲的原故。

    可是,问题在于,此地为何有如此强烈的火元?它的来源在何处呢?

    张横心中越来越狐疑,手中的伏以神尺也不断地转换着方向,测定着这股火元的出处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神情猛然一滞,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:“难道是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