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2章 火丹
    几位老太与藤雅娟聊了一会,终于散了开去,场中只剩下了张横和藤雅娟两人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手中伏以神尺一挥,尖端部分已探出了一个刀片。

    目光锁定神台上的一块青石,沿着它的边沿,张横把刀片插了进去,在四周划了一圈。

    伏以神尺不愧是件高阶的法器,它的刀片看似玄玉制成,却是锋利无比,切石如同是切豆腐,把青石的边缘全部给划了开来。

    轻轻一撬,整块青石就被撬开,掀翻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一个防护的风水局!”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:“怪不得哥们的天巫之眼无法穿透。”

    破开了上面的青石,他可以清晰地用天巫之眼洞察到,下面蒸腾着一团氲氲的红芒,正是一个风水局散发出的气场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张横低叱,手中伏以神尺陡然星芒大耀,一条朦胧的怪蟒身形赫然现形,冲着神台上那团光氲轰然冲去。

    布置在这神台青石下的风水局非常的奥妙,以张横现在的能力,根本无法看破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有采取暴力的手段强行破解。

    幸好,现在的张横,伏以神尺在那次与宋长风的斗法中,莫名其妙地进阶,力量又强大了几分,对破解这个风水局,他还是有很大把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地陡然剧震,四周的地面都仿佛是摇晃了一下,神台更是在这一刻剧烈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在四周收拾着东西的藤雅娟,猛地被吓了一跳,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呼,目光也望向了张横这边:“张横兄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张横摆了摆手,神情更见凝重,目光死死地瞪着神台上青石被挖出来的那个坑,心中已是震憾无比:“这是,天啊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层防护的风水局被强行破去,青石的坑中,出现了一样奇异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粒有小孩子拳头大小的石块,看起来象鹅卵石,呈现椭圆的形状,表面光滑圆润,整体却如同是火焰般红赤赤的一团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椭圆形的石头,竟然是半透明的,隐隐约约的,可以看到石块中心的部位,仿佛燃烧着一团烈焰,这让这块石头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“渡仙灵物的内丹,这是一枚专修火元的渡仙灵物内丹。”

    细细地洞察着眼前的怪异石头,张横的嘴张成了蛤蟆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不错,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下,他终于发现,在这块红色的石头内部,那团似燃烧的火焰中,浮沉着一团奇异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东西象是一只缩小版的狐狸,全身火红色,虽然蜷缩成一团,但尖嘴利爪,惟妙惟肖,就仿佛是一粒被溶入琥珀中的装饰品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这石头中的这只狐狸影像,张横刹那明白了这块奇异的石头是什么,正是一粒渡仙灵物的内丹。

    按照天巫传承中的描术,渡仙灵物达到四品之后,体内就会蕴育出内丹。

    内丹是渡仙灵物灵根所化,更是它力量和精华的凝聚。

    只是,一般的渡仙灵物,能修练出内丹的,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在藤雅娟这处被火烧过的住处,发现了一枚渡仙灵物的内丹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我明白了,为什么这里会建有一座火神庙,又为什么这座火神庙会被莫名其妙的一场大火烧个精光。”

    目光细细地凝注着那枚内丹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脸色也变得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当他的意念透入这枚内丹,触及那浮沉的火红狐狸时。陡地,那只狐狸的影像似是突然活了过来,眼眸中竟然闪烁起了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张横的脑海中嗡的一声,一幕无比诡异而恐怖的情形,出现在了意识里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乌云滚滚,怒雷轰鸣,一道道电弧如同是光蛇一样,在天空中狂旋怒舞。

    茫茫的大地上,一座庙宇孤零零地矗立在河边,庙宇门口的匾额上,赫然写着:火神庙。

    庙宇的中央,一个丈许方圆的神台上,一尊全身披着铠甲,形象威猛的神像威然而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,天空撕裂,一柱雷电直劈而下,向着庙宇轰来。

    刹那,神像轰然倒塌,露出了下面的神台。而一头全身火红的狐狸,正昂首怒嘶,全身火焰蒸腾,形象凄厉之极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雷声大作,怒电狂舞,倾盆大雨瓢泼而下,无数道电火怒闪狂鸣,向着神台上的火红狐狸劈去。

    终于,那只狐狸化为了一团烈焰,熊熊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整座庙宇轰然蒸腾起了一团烈焰,纵然是在如此瓢泼的大雨中,仍是猛烈燃烧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原来这座火神庙,是当年的百姓为一只渡仙灵物所造。只是,这只渡仙灵物在渡劫时失败,这才导至了它的庙宇被大火烧毁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:“那只渡仙灵物在渡劫失败后,化为了灰灰,最终只留下了这一枚内丹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手已捡起了那枚火红色的内丹。

    触手一股灼热的感觉,仿佛是捏住了一块烙铁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心中早有预防,体内巫力真元运转,这才没有被它灼伤。

    “张横兄弟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藤雅娟这个时候也已走了过来,看到张横手中的这块奇异的石头,不禁满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藤姐,这就是造成你们全家火刑冲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已从背包里拿出了羊脂白玉盒,把这枚内丹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,就是这东西?”

    藤雅娟又惊又疑,望向那块石头的眼神也刹那不同了,充满了一种惊恐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,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安慰道。

    如果说藤雅娟一家,住在火烧地上,这原本就是犯了风水的大忌。

    那么,有这枚渡仙灵物内丹的存在,就相当于是住在一枚炸弹旁边。

    正如张横所说的那样,他们所受的火刑冲,就来自这东西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小囡囡和董信两人被火烧伤后,火刑冲的影响一直存在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因为这枚内丹一直留在这里的原故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看出了其中的祸端,赶过来查个究竟。

    否则,要是这枚内丹一直留在此地,不知以后还会有多少人受它所害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张横来说,这却是一件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绝对是个宝贝,有钱也买不到的玩意,甚至与雷劫柳木针一样,都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自己无意中弄到这枚内丹,无论是对自己的修练,还是对自己今后布置风水局和施展术法,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帮助。

    解决了藤雅娟他们所住地方火刑冲的根源,张横也不再逗留,当下驾车与藤雅娟回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然而,刚到病房,看到那里的情形,张横整个人都傻在了那儿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