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3章 宾客如云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远山的高干病房里人满为患,许多人把若大的一个病房挤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些人正是白马山村的村民,有张家的亲戚,也有村里的邻居,何大牛,孙秋以及马贤青等人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当然,各种礼品和水果花篮,也摆满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村里的人会从乡下赶来,到省城中医院来看望父亲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心中还真是感动莫名。

    “啊呀,阿横来了,阿横回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众人也看到了门口的张横,顿时热情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马叔叔,大牛,小秋!”

    张横一个个与他们打着招呼,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张少,来迟了,来迟了!”

    门口突然又响起了一个人的说话声:“不好意思,听说张老先生在这里住院,在下连忙赶了过来。但还是来迟了,真是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看,原来是新时代公司的老总倪有水,在他的身后,还有两个年青人抬着一只大花篮,显然,他也是来探望张远山的。

    “倪总客气了,谢谢倪总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迎了上去,与倪有水握手。

    一边的马贤青和何大牛等人,也上前与他寒喧。

    现在的倪有水,与白马山村里的人也都很熟了。

    自从朝家倒台,朝百万以及他的两个儿子被抓起来后。朝家在白马山村的那些苗圃,经上级主管部门的调查,大部分属于强抢强卖所得。

    因此,这些苗圃现在也都归还给了原先的主人。

    何大牛和倪有水抓住这个机会,在村里组建了一个合作社,由他们新成立的公司提供花苗,苗木成长后,统一收购。与村民们签定了合作协议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整个白马山村的村民都无比的兴奋,对何大牛和倪有水也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貌似有了这个合作社,村民们以后的收入基本有了保障。这可是以前朝百万在时,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,这段时间来,村里那些原本外出打工的年青人,也都陆续回到了村里,开始做起了苗圃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倪有水投资的一千万,现在也已划到了古越县的帐上,并组成了一个特别的筹建委员会,专门负责此事。

    白马山村通往外面的路,已如火如荼地在建设中,这更是让所有村民看到了至富的希望。

    如今的马贤青,腰杆也感觉挺了几分,白马山村以前没任何的收入。但是,自合作社建起来以后,光是每年要交给村里的费用,就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有钱自然是喉咙响,现在的马贤青,即使是在昌安镇里,也不象以前那样低三下四,也敢粗着嗓子与其他村的书记打招呼了,感觉很是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为张横带给他们的改变。

    因此,如今的白马山村里,每一个人都对张家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不是张少父亲张远山同志的病房?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门口又是一个人捧着花篮走了进来,望望满屋子的人,那人满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也是一个个很是狐疑,因为大家还真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傅校长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幸好,张横回头一看,立刻认了出来,正是当日替小黑妞去报名时,之江大学第一附属小学的校长傅志君。

    “啊呀,张少,您好,您好。”

    傅志君一看到张横,脸上顿时露出了馋媚的笑意,连忙上前握住了张横的手:“您父亲在我们这边住院,您咋不通知我一声,若不是平局跟我说,我还蒙在鼓里呢!”

    傅志君有些责怪地说着,神情中却满是馋媚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张横确实是充满了莫名的敬畏。

    不仅是张横的背景,更是张横所表现出来的能力。

    当日得张横的指点,他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迟疑,马上就着手在校门口塑一座名人雕像。

    最后,选定了孔子像做为学校的形象,矗立在了校操场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自孔子像矗立起来以后,学校门口的交通事故竟然奇迹般地减少了,尤其是学校里的学生,自此之后,就没有再发生过一次车祸。

    这让傅志君在感慨之余,心中也是对张横充满了尊敬。

    看来,那位张少果然非同小可,他的一个主意,就解决了困扰学校这么多年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听说张横的父亲在省中医院住院,他自然是要亲自前来看望,以表示心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傅,想不到你比我还快啊!”

    傅志君正与张横寒喧着,这个时候,门口响起了一个爽朗的笑声:“哈哈,我这可是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平局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不好意思,今天才知道你父亲在这里住院,所以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平振南大笑着与张横握手,一脸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平局客气,那敢劳你来看望啊!”

    张横客套着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还跟我客气!”

    平振南满脸的感怀:“如果没有你,那有我平振南的今天!以后张少有什么事,我平振南就是过刀山,趟火海,都是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现在的平振南,对张横确实是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自从西城区公安分局门口建起了花坛,消除了那个路冲的冲煞,他平振南的侍途,还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最近,听上面的风声,好象市局领导有意要提拔他,前几天,组织部的人员,已私下里找他谈过了话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可能要从分局提拔到市局去了,这可是大大地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只有四十多岁的年纪,一旦进入市局的班子,那么,他今后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眼前这位张少的功劳。

    不说他给分局布置的风水,就以张少所拥有的人脉,只要上面有人帮他说一句话,他今后就是前途无量啊!

    因此,平振南这次一听说张横父亲在这里住院,这才会迫不急待地赶过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与张横关系紧蜜的一种表现,他那能错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张横与平振南说着话,而四周白马山村来的村民,望向张横的眼神又不同了。

    傅志君已悄悄地向众人透露了平振南的身份,这让大家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本以为张横也就只是在古越县有些人脉,那知,来到省城,他竟然也是如此的牛皮,连钱塘市公安分局的局长,也要对他如此的恭敬,他父亲生病,都得亲自过来探望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大家心中震惊?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