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4章 聚散离合
    来探望张远山的人一波接着一波,就在平振南到来不久,汪经伦和五洲大酒店的总经理吴行舟也连袂而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不一会儿,杜明以及丁浩庆等一众金泰国际的高层,也出现在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病房热闹非凡,这些人送来的花篮病房里根本摆不下,只好摆到了外面的走廊上。

    一众人上前对张远山嘘寒问暖,表示出了无比的热情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又送出了一个个大红包,以示慰问。

    按照丁浩庆和杜明的说法,原本,听说张横的父亲在这里住院,杨文竹也想亲自过来探望。

    只是,她接到的消息迟了,前天刚回到台岛,因此,已不方便再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特意委托杜明代表她,向张远山问好,并送来了礼金。

    望着床头上一个个沉甸甸的红包,看看四周一个个气度不凡的人,张远山,李凤仙的心情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这些住在省城的大人物,不是富商就是官员,现在却都来探望自己这个乡下的农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张横有了出息,自己那里能得到如此的礼遇?

    一时间,张远山和李凤仙感慨莫名。

    至于四周的村民,包括何大牛以及孙秋和马贤青在内,现在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满满的都是敬慕。

    大家热热闹闹地聊了一会,众人也不敢打扰张远山休息,纷纷告辞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又涌进来一大伙人。

    这回,却是中医院的一众领导带头,院长孔为民笑脸可掬地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,正是高建华和韩冰蕾。

    省厅韩厅的大秘和千金亲自到来,自然是引起了中医院一众高层的重视,大家陪同着一起过来看望。

    只是,众人也是没有想到,现在张远山的病房里人满为患,而且,随便瞄一下,还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傅志君和倪有水就不说了,平振南,杜明,丁浩庆以及汪经伦和吴行舟,那一个不是在省城鼎鼎大名?

    孔为民的脸色变得很是古怪,他也是没有想到,竟然会有这么多省城商界的名人来看望这位张少的父亲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在队伍的最后,金汉卿的神情一阵青一阵白的变幻着,羞愧的几乎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做为中医院的行政科主任,本以为自己也是年青有为,一向很是倨傲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看到人家的人脉,他才知道自己才是一只井底之蛙。

    想到当日他竟然敢与张横别瞄头,金汉卿的心就是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以这位张少的背景,要对付他一个小小的中医院科主任,也许就真的只要上下两片嘴皮子吧嗒一下,就能把他碾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金汉卿望向张横那边的眼神中,已是充满了敬畏和忌惮。

    原本心中的那丝怨气,现在就算是给他一个豹子胆,也不敢再有丝毫冒头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高建华和韩冰蕾的到来,也是让张横非常的意外。

    当张远山和李凤仙知道,眼前的这个年青女孩,竟然是省公安厅厅长的千金时,两人也完全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做梦都想不到,象韩冰蕾这样身份的女孩子,会亲自过来看望他们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旁边的马萍儿以及陆晓萱两女,知道了韩冰蕾的身份,不禁俏脸都是一阵异样。

    一个上午,从藤雅娟那边回来后,张横几乎就是在接待各方来看望父亲的客人,让他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终于,韩冰蕾和高建华在慰问了张远山后,一起离去。

    张横把两人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张横,我和父亲要回上京了。”

    韩冰蕾目光望向了张横,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:“父亲那边的调任已到了,最近一段时间,我们就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:“那得恭喜韩伯伯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韩家在上京也是名门世家,韩老爷子是当年的开国元勋,韩秦阳这次进京,是又要高升了。

    只是,望着韩冰蕾,张横的心中突然也有了一种莫名的怅然。

    与韩冰蕾的两次意外邂逅,让自己认识了这位名门千金,并与她似乎有了些扯不清理还乱的情绪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现在却要回上京,这一走,也许从此再也没有了相见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韩冰蕾轻轻地唤了一声,望向张横的眼神中满是莫名,她似乎想说什么,但终于只是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:“如果你有机会来上京,一定要记得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小蕾。”

    张横用力地点了点头,强自忍住了心中的那种别离的愁怅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过几天也要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见气氛有些压抑,高建华连忙扯开了话题:“古越县公安局的局长李军同志,已是到了退休的年龄,他这次提前退下来,我就顶了他的职。”

    “那恭喜高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由衷地祝贺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上次韩秦阳会让高建华与自己一起下乡。

    看来,韩秦阳显然已是知道了要回京的消息,这才开始着手为他的秘书安排前程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清楚了为什么平振南会要上调到市局的原因。

    从当日韩冰蕾一个电话,就把平振南叫过来的情形看,平振南也应该是韩系的人员。

    韩秦阳这次去上京上任,他自然也不会放弃自己工作多年的江南省。

    因此,他在离开前,已是开始布局了,不仅安置了自己的秘书,自己这一系的人员,都应该有了安排。这才会有平振南的上调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过几天有空,我们一起聚聚,以后你如果还在省城,见面的机会可就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高建华拍拍张横的肩,向他发出了邀请:“到时,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,大家也好有个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多谢高大哥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也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高建华这是在为自己拓展人脉,他确实也算是自己的一位铁哥们了。

    望着高建华和韩冰蕾两人离开,张横的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感叹。

    昨天刚与夏清莲离别,今天,又要与韩冰蕾以及高建华他们分开了。

    人生无常,聚散离合,也不知自己以后是否还有与他们再相见的机会。

    正心中感慨,这个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来电显示,却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下,还是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张少吗?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了一个很有亲和力的男子声音。

    “您好,胡总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记忆力非常的不错,一听那声音,立刻就听了出来,正是当日在莫干山药材市场偶然相遇,最后买走了自己一枚黄精珠的胡庆堂老板胡博渊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心中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自己与胡博渊自那天分开后,彼此间从来没有联系过。

    那么,他这次打电话给自己,又是为了什么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