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8章 八只蛤蟆
    张横竟然说有办法改变风水局,这顿时让胡博渊大喜。

    一边的刘高磊也是身形微微一震,目光望向了张横,满脸的迫切。

    两人都想知道,张横会用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胡总,其实要改变这个风水局的消耗,并不是件难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想来胡总应该知道古代的地震仪吧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东汉时期张衡制造的那种地震仪?”

    胡博渊脸上现出了狐疑的神色,他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:“当年张衡所制造的地震仪,形如一只酒樽,四周有八条龙,每一条龙嘴里都含着一粒铜珠。”

    “当那一个方向发生地震,那么,这条龙的嘴里,它所含的铜珠就会掉到地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解释道:“我的想法与此类似。你们胡庆堂用一只铜蛤蟆布置了一个蛤蟆吞天局,用以吸取四周的元气,并以蛤蟆嘴里的黄精珠来消蚀业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只蛤蟆形成的风水局,力量是大,但是消耗也大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:“我的想法就是让它减负,按当年地震仪的方法,中间的鼎壶中构造一个八卦,在八卦的八个方位上,各放一只铜蛤蟆,这样,八只蛤蟆替代原先的那一只,自然是减轻了它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胡博渊脸上陡地露出了惊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经张横一点破,他已清楚了张横所修改的风水局的原理。

    不是吗?用八只蛤蟆替代一只蛤蟆形成的蛤蟆吞天局,八只蛤蟆所承受的力量,自然要小的多,相当于是原先的八分之一,甚至因为有中间那个八卦镇的辅助,还能再少些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是把原先的风水局给分担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张少,如果换成是八只蛤蟆的吞天局,该用什么东西来替代它嘴中的黄精珠?”

    胡博渊立刻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八只蛤蟆分担了力量,所以,消蚀业障的根本不用黄精珠这样的天材地宝,一般普通的玉石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道:“玉石也具有过虑和驱煞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这个方法,虽然并不是天巫传承中所记载,但是,却正是他在修为跨入了真巫二品中阶后,从风水阵中感悟而获得的一丝灵感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东汉时期的张衡与他名字同音,他对地震仪的记忆特别深刻,这才会在此时拿出来做为原形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东汉时期的那个张衡也不是普通人,据玄门秘闻中记载,那位张衡也是个玄门中人。

    他制造的地震仪,也是一件风水道具,这才能测定地动。

    张横当日在玄门秘闻中看到过这翻记载后,就一直记在心上。此刻就拿那只地震仪做模型,为胡博渊设计了另一件风水道具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太感谢你了。这回总算是解决了我们胡庆堂的后顾之忧啊!”

    胡博渊大喜。

    有张横提出的这个方案,以胡庆堂的实力,模拟古代的那只地震仪,制造出一只新的风水道具来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有张横在,遇到问题,随时可以找他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一说,胡博渊已是完全看到了改变自家风水局的希望。

    玉石虽然珍贵,但比起天材地宝级的灵药来说,那自然算不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别说是以胡庆堂的实力,就算是一般普通的企业,也是能用得起玉石的消耗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解决了胡庆堂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“张少,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刘高磊此刻也插上了话:“胡总的问题解决了,我那边的问题也得拜托张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总客气!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微微一凝:“不知刘总遇到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张少,你应该也听说过,最近我们精磊集团,正在之江大学附近,建设一个高档别墅楼盘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也不隐瞒,把事情的原由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刘高磊所说的那个楼盘,张横确实是知道,而且,他还去过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,刘高磊所说的那处建筑工地,就是小黑妞的哥哥郑虎在做泥水匠的地方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,自己去过两次,都感应到了那个工地上有浓重的煞气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自己与工地没任何一丝关系,所以才没有细纠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刘高磊这次竟然会主动找上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们那个楼盘,是与韩国金元集团合作开发的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继续介绍着:“光是地皮,我们双方就投资了十多个亿,准备开发成一处集餐饮,学校以及医院和商场商铺为一体的高档小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自这工地开工以来,事故不断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:“最初还是一些小事故,工地那边的负责人也并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最近,事故越来越多,而且,前几天还出了一个大事故,搭好的塔钓竟然倒了下来。不但压垮了正在建筑中的一幢楼房,而且,五名工人当场死亡,八名工人受伤,如今还在急救中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叹了口气:“这样的重大事故,还是我们集团自创立以来,从所未曾发生过的。现在,整个工地已被政府部门勒令整顿,正在进行自我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一震,他有些担心黑妞和郑虎了。

    貌似他们兄妹就是住在工地上的,而且,这段时间因为实在是太忙,还真没有关心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了解了情况,对工地也进行了自查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喝了口茶:“可是,并没有发现什么违反操作程序的地方,甚至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故,也都是有些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我们怀疑,是不是这工地上出现了什么风水破败,导至了事故频发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脸上却是现出了疑惑之色:“刘总,在下冒昧地问一句。以精磊集团的实力,你们又是搞建筑和房产的,难道就没有集团专署的风水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!”

    刘高磊无奈地摇头:“在建设之初,无论是测量还是堪舆,我们都是由集团的风水师负责进行的,甚至因为这次是与韩方合作,还有韩方的阴阳师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没发现问题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更加的奇怪了。

    貌似当日自己随便去了一趟工地,就感应到了工地上那浓重的煞气。

    以精磊集团的实力,所聘请的风水师,自然也是有一定实力之人。

    那么,对方怎么可能没有发现问题呢?

    “不是没有发现,而是找不到问题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苦笑:“所以,这次听到张少在龙翔酒业的事,这才会请胡总帮忙,约张少过来。想让张少看看,我们那边的工地到底是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了问题,却找不到原因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凝成了一个角度,心中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刘高磊的话确实是有些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照说,风水冲煞,只要感应到了煞气,那么,探寻到源头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对方的风水师感应到了煞气,却会找不到源头呢?

    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?

    张横现在也是对那个工地产生了兴趣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