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3章 阴符
    “对不起,普先生。”

    王馨兰神情肃然,却是用极其纯熟的韩语回答道:“请你放尊重点,不要以为张少听不懂韩语,他只是不屑学这种小国的简陋语言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馨兰完全无视普金玄伸出来的手,昂着头,从他面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刚才在一边,就是因为普金玄讥讽张横,这才出来,准备与这家伙好好论一论。

    心中本就对普金玄充满了愤怒,此刻却那里会给这家伙好脸色。

    说着,她已走到了张横身边,甜甜地一笑:“张横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你,你是他的朋友?”

    普金玄这才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道王馨兰与张横是一起来的,这才敢上前搭腔。

    那知,却是大大地吃了个憋,一时间很是恼羞成怒,目光羞恼地望向了张横,眼神中满是愤恨。

    他把这一次丢脸,全部算到了张横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!”

    普金玄目光阴冷地瞪住了张横,这回也不用什么韩岛的鸟语了,用很标准的普通话道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根本不屑理会他,连眼角都没再瞄他一下,向王馨兰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目光,这才转过了头,对刘高磊道:“刘总,这里的问题有些奇怪。我等会需要到山上去看看,从全局的角度,也许才能看出点端倪。”

    风水注重的是形意和气脉,因此,只有登到高处,才可以真正统揽全局。

    在这工地上,遇到了一些奇异的现象,原本强烈的煞气,竟莫名其妙地消失,这让张横心中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决定登上前面的老何山,细细对整个区域进行一翻探查,以弄清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少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点点头,他也是不希望看到冯慧敏和普金玄与张横之间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此刻,见张横不再理会他们,心中也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,一边的冯慧敏和普金玄两人,脸色却已是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张横的无视,这根本就是没把他们两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两人感觉象是一拳打在了空气中,很是郁闷,更是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本是兴冲冲地过来,想与张横较量一翻。

    那知,人家完全不理会。现在更是直接把他们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两人憋屈之极?

    但是,问题在于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们却也不能太没风度,否则,也就太有失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两人还真只有生闷气的份。

    “张少,时间也不早了,要不一起去吃顿便饭?”

    刘高磊热情地邀请张横。

    “谢谢刘总,我在这里还有两位朋友,中午已与他们约好一起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客气地拒绝:“等这里的事解决,再麻烦刘总不迟。”

    刚才在指挥部又是看沙盘模型,又是查阅图纸资料,确实是化了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后来又探察了那条小河的水龙气脉,现在时间已是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,确实是到了吃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不过,张横根本不愿与普金玄和冯慧敏打交道,所以就拒绝了刘高磊的邀请。

    当下,他与王馨兰一起,走向了郑虎和小黑妞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!”

    小黑妞早就等在一边了,看到张横过来,开心地扑了上来,抱住张横的脖子,在他脸上吧滋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郑虎也是憨笑着,站到了张横旁边。

    “哦,这人好象是我们工地的人?”

    看到那边的情形,刘高磊眉毛微微一挑,向旁边的工地负责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刘总,这人叫郑虎,安徽人,在我们精磊施工队已工作了好几年,表现一直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看他与张少关系也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点头:“如果有合适的机会,就提拔他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刘总。”

    工地的负责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,却连连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此时的郑虎却还是西里糊涂,天上真的掉下了一块馅饼,砸到了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张横抱起了黑妞,与王馨兰和郑虎一起,往朱天星的那个小绍兴大排当而去。

    也有好一段时间没去小绍兴大排当,张横也想看看朱天星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和王馨兰离开的背影,冯慧敏和普金玄两人的目光都变得阴冷起来,眼神中都闪过了一抹阴狠。

    下午二点,张横和王馨兰再次回到了工地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他们并没有进工地里去,而是向工地东边的老何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答应了刘高磊,张横自然不会半途而废,他决定上老何山的山顶,从高处来探察下面整个工地的地气地脉。

    王馨兰今天也是休息,她就陪同张横一起上山,全当是游山玩水了。

    老何山并不高,山势也并不险俊,远远望去,就象是一只伏卧的老虎,俯视着大地。

    山上植被茂盛,许多还是生长多年的古树,一条蜿蜒的山路,直通山顶。

    虽然天气还是炎热的夏季,但走在这树荫茂密的林荫道上,却遍体生凉。

    张横和王馨兰两人一边游览四周的景色,一边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一阵淡淡的雾气从林间弥漫开来,渐渐的笼罩住了四周的景物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一切仿佛变得朦胧起来,天色也好象一下子从正午,变成了黄昏,视野无比的灰暗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馨兰娇躯一震,俏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小兰,别怕,有人在暗中搞鬼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。

    不错,在这一刻,张横陡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波动,这正是有人驱动法器,在这里布置风水局的现象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天巫之眼刹那开启,已洞察起了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果然,那雾气越来越浓,四周的景物也越来越昏暗,一切都仿佛笼罩在了夜幕中,树林变得阴森森的可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普金玄这家伙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陡地一凝,他已发觉了隐藏在树林中搞鬼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普金玄正躲藏在一棵参天大树后,目光阴冷,手中却拿着一块古朴的八卦形法器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今天普大师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,让你知道得罪我普大师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普金玄喃喃着,眼眸里闪过了一抹狠色。

    这棒锤子还真是个中国通,连吃不了兜着走,这句成语都会用。

    刚才在众人面前,被张横完全无视,又在王馨兰面前吃了个憋,这自大无比的家伙,已是把张横给恨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趁张横和王馨兰上山的机会,在半途准备好好整整他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普金玄嘴里陡地念起了一段拗口的音节,手中的八卦也轰然振荡起来,一圈圈奇异的波动,刹那延伸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阴风骤起,雾气中猛然现出了一条淡淡的诡异虚影。

    长有丈许,浑身长满了节肢的长腿,身体却呈现出一节节的节状,狰狞的脑袋上,还生有一对恐怖的獠牙。

    这竟然是一条巨大的蜈蚣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虚影,若有若无,但是,随着这条蜈蚣虚影的现形,四周的温度也陡地似是下降了十几度,一股彻骨的冰寒,刹那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普金玄手中的这个八卦,乃是当年他师父所传给他的一件法器,据说是从中国的一个古墓中所得,称为伏羲八卦镜。

    而且,这面伏羲八卦镜里,被封印了一条蜈蚣的魂魄。

    这在韩岛的风水界中,被称为阴符,乃是一种极其歹毒的阴阳术法。

    此刻,他就是释放出了这蜈蚣阴符,准备暗算张横和王馨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