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4章 十二兜率
    嗡!

    阴风骤起,黑雾翻滚,那只蜈蚣的虚影,陡地窜入了雾气里,向张横和王馨兰潜去。

    这只阴符蜈蚣,虽然不具有实体,但绝对的可怕。因为,它具有直接攻击神魂的作用。

    一旦被它所伤,轻者神魂重创,变成白痴。重者,当场魂飞魄散,后果自然是连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普金玄恨张横当着那么多人对他的无视,更恨王馨兰在如此的场合不给他面子,心里确实是起了歹心,要在这里暗算两人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王馨兰娇躯剧颤,俏脸煞白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明白四周这诡异的变化是怎么回事,甚至也看不到隐藏在黑雾里的那只巨大蜈蚣虚影。

    但是,一股彻骨的冰寒侵蚀了她的心神,让她有种胆战心寒的感觉,一时却是惊恐之极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小兰!”

    张横的手伸了过来,握住了王馨兰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手心的冰凉,以及颤糜的身体,张横的心中不禁一阵怜惜,不由自主地伸手把她揽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握着张横厚实而宽大的手掌,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暖,王馨兰心头一颤,不禁娇羞难忍。

    但是,说来也是奇怪,靠在张横的怀里,原本那种恐惧和害怕,却是刹那消失了,仿佛在这个男人的怀里,就是这天下最安全的港湾。

    对张横,王馨兰有一种莫名的信任,相信他就是可以保护自己的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王馨兰的俏脸却已是红到了脖子根,一颗芳心也突突突地象小鹿般撞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哼,米粒之珠,也放毫光。”

    安慰着王馨兰,张横却也不敢大意,眼眸陡然一凝,望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张横天巫之眼里,一头巨大的蜈蚣虚影,正急速地向这边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区区阴符,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。

    他立刻辩认了出来,这是被法器封印的阴符魂魄,并不是法器本身力量化形的器灵。

    象这种东西,属于最低阶的阴阳术法,以张横如今达到二品中阶的力量,实在是没把它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手腕上的伏以神尺赫然化形:“伏以点星,**锁阴!”

    张横低叱,伏以神尺轰然一抖。

    星光闪逸,空气振荡,六点星光从伏以神尺中暴射而出,飞向了那条蜈蚣虚影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蜈蚣虚影正昂首怒嘶,但是,下一刻,它的身影却陡地僵住了,被那六点星芒困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**锁阴,正是伏以神尺中一项秘法,具有锁住阴魂的效果。

    区区一条阴符封印的蜈蚣魂魄,自然逃不脱它的束缚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张横手指一弹,背包里的羊脂白玉盒陡地打开了一条缝,一缕细如发丝的细线,猛然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那细丝正曲扭摆舞着,如同是一条怪蟒一样,扑向了阴符。

    这细丝正是灵犀,它可是对阴符这类阴魂最感兴趣了。张横正好放它出来开开胃。

    果然,灵犀现形,刹那射入了蜈蚣的虚影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灵犀一下子钻入了那条蜈蚣的体内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异响响彻,整条蜈蚣的虚影,就这么轰然炸散,化为了一团黑光,陡然消失,却已是被灵犀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躲藏在大树后的普金玄,猛然喷出一口鲜血,身形狂震,脸色也刹那死灰一片:“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普金玄真的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他多年培育的阴符,那条蜈蚣的魂魄,竟然被对手毫不费力地吞噬了。

    阴符是以他精血喂养,与他心意相连。阴符被破,他顿时是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心中大骇,普金玄那里还敢再呆在这里,也顾不得别的了,连忙收起手中的八卦镜,拼命向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想走,把东西留下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一眯,手指又是一指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灵犀顿时化为一道细芒,直射普金玄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普金玄发出一阵惨号,手中的八卦镜那里还拿得住,怦地一下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猛然感到手腕象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,痛彻心肺,甚至整条手臂已刹那酸麻无力。

    这让他惊骇莫名,知道是张横还击他了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顾得上那个八卦镜,没命似地就往山下滚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还是保小命要紧。要是真的在这里莫名其妙地被人害了,他死都没地方诉冤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间一阵剧震,原本笼罩这片树林的黑雾,陡然炸散,又现出了四周的景物。

    天依然还是正午,是阳光明媚,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自大无耻的棒锤子,这回该知道本少的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望着狼狈逃窜的普金玄,张横冷笑,他也不客气,上前捡起了那面八卦镜,收入了背包里。

    这东西明显就是中国的古物,张横自然不会便宜了韩岛,有机会也就顺手把它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以普金玄只有一品初阶的力量,想暗算张横,那完全就是做梦。他的那头阴符蜈蚣,无疑就是给灵犀送点心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,吞噬了那条蜈蚣的魂魄,灵犀似乎变得凝实了许多。它一阵摇头摆尾,身形刹那化为一道流光钻入了背包里。

    收回了伏以神尺,依然叩在了手腕上,张横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普金玄出现在这里,那么,冯慧敏那家伙呢?

    张横可不信,以冯慧敏的性格,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这让他顿时提高了警觉。

    “真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山顶上,冯慧敏透过茂密的树林,也看到了普金玄吐血而逃的情形,不由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次要在山上暗算张横,自然就是他提出来的建议。

    之所以让普金玄在半山腰上先拦截张横,也无非是拖延一下时间,并由此探察张横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普金玄败走,冯慧敏在不屑普金玄的同时,心中却也是不由一紧。

    张横的力量,比他想象中更强大,尤其张横使用的那柄伏以神尺,更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“看来,舍不得孩子,打不着狼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的眼眸里陡地闪过了一抹狠色:“不拿出点压箱底的东西来,还真收拾不了这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只要收拾了这家伙,他的那把伏以尺就是本少的了。这也应该可以弥补本少的损失了吧?”

    冯慧敏喃喃着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狰狞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在山顶上,就是在布置一个陷井,准备对付张横。

    现在,见识了张横手中法器的厉害,却是让他想到了使用更厉害的手段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冯慧敏目光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山顶的一片空地上,已插了十二面小旗,每一面小旗上,都画着一个狰狞的似人似兽的怪物,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这十二面小旗,正是一套法器,被称为十二兜率旗,能利用这小旗内封印的十二头阴符魂魄,产生一个恐怖的风水局,把人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这一切似乎还不够。

    冯慧敏暗暗咬了咬牙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制的小葫芦,眼眸里闪过了一抹肉痛的神色。

    小葫芦只有拇指大小,通体血红,似是燃烧着一团烈焰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为了对付你,本少可是连老祖宗赐我的三煞阴火都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暗道:“这回你可别让本少失望啊!”

    作为传承了数百年的风水世家,冯家的底蕴确实是无比的深厚,就以冯慧敏而言,他身上所带的法器,不是一件两件。

    除了天机笔外,还有许多用于布置风水术法和护身的玩意。

    身上更是有一件冯家老祖宗赐予的保命之物。

    此刻,为了对付张横,冯慧敏不惜把那老祖宗所赐之物也拿了出来,这是绝意想要张横性命的打算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冯慧敏眸中闪过了一抹杀机,手也猛地拔开了那只玉葫芦。

    顿时,一幕诡异的情形,出现在了山顶上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