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6章 欲火焚身
    冯慧敏从那小玉葫芦里弄出的那点火焰,并不是普通的火,正是三煞阴火中的一种。

    天下万物皆分阴阳和虚实,火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阳火中以三昧真火为极阳属性,可以焚烬一切,是这天下最霸道的实火。

    三煞阴火与三昧真火刚好相反,为极阴属性。而且,还是虚火。

    所谓的虚火,就是它本身并不是真正的火焰,而是一种虚妄的火。

    平时我们说虚火上升,就是说的是这种虚妄的火。其中就有怒火,妒火和欲火三种,这三种虚妄之火,都是因为人的某种情绪所产生。

    三煞阴火并不真正产生火焰,却能触发生命体内本身蕴含的邪火,燃烧的并不是事物的实质,而是神魂。

    小玉葫芦里装的就是三煞阴火中的欲火,这是只有达到四品以上的玄门修者,才可以粹炼的一种极端火焰。

    冯家当年的一位老祖宗,修为就曾达到过四品,并炼制了这三煞阴火中的欲火。

    冯慧敏做为这一代中冯家长子,就有幸得到了这一簇欲火,做为保命之用。

    此刻,他却是用于了对付张横。

    “欲火焚心,三品之下,绝无幸理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的心中在冷笑:“敢与本少作对,这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已是夕阳西下,一片血红的霞色,笼罩在山顶,让整个山峰仿佛是燃烧了一团火焰。

    山顶上,焰芒蒸腾,但并无实质的火焰在燃烧,只有熊熊的焰芒在跳跃。

    一股淫糜的气息,却充塞在空气里,让所有的一切,变得无比的旖旎。

    这正是三煞阴火之欲火产生的效果。

    张横和王馨兰陷入十二兜率形成的风水局中,又受三煞阴火之欲火焚身,此刻已是完全陷入了最原始的**里。

    两人死死地纠缠在一起,但是,他们并不知道,就在他们陷入疯狂的这一刻,他们的体内,一团熊熊的欲火已被点燃,正炙烤着两人的神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意识里一片模糊,仿佛身体里一座火山爆发了,滚滚的岩浆正倾泄而出,要把身体的每一寸经脉焚为灰烬。

    张横的喉咙底里发出了一阵阵如同野兽般的低吼,他要把体内的这座爆发的火山倾泄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并不知道,他这疯狂的举动,正是受到了三煞阴火之欲火影响,那熊熊燃炽的欲火,正在炼焚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只见,他全身的皮肤,都已变得血红一片,一根根的青筋,突兀地跳动着,似要撑破皮肤,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焚燃的欲火,已侵蚀了他全身经脉,如果一直维持这种状态,他必然会全身血脉爆裂而亡,甚至连神魂都会焚为灰烬。

    四品玄门修士粹炼的三煞阴火,三品之下绝无幸理。纵然是张横如今已跨入二品的真巫境界,仍是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王馨兰的情况更是如此,她完全被动地承受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霞色更艳,山顶上的那片血色也更浓,仿佛一切都已焚燃。

    张横和王馨兰的情况也是越来越不堪,炼燃在体内的欲火,已完全燃烧了他们,让他们忘掉了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眼看两人就要被炽烈的欲火所焚化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旁边的地面上,张横的那个背包里,怦的一阵振颤,羊脂白玉盒陡地自动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级光闪耀,空间振荡,一枚如同小孩子拳头大小的赤色石头,悬浮到了空中,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极光中,一只火红色的狐狸虚影,浮突到了空中,出现在了那块石头上。

    这东西正是当日张横从藤雅娟所租住的地方找到的火丹,此刻却是自动现出了形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狐狸虚影光芒大作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弥漫开来,一股奇异的力量,也陡地笼罩住了张横和王馨兰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焰芒爆闪,红光急耀,一缕缕奇异的焰光,从两人体内,如同是长鲸吸水一般,被那只狐狸虚影所吸收,滔滔地汇向了火丹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远处的树林中,冯慧敏正满脸得色地望着这边,突然,他的脸色骤变,身形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: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不错,他陡然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三煞阴火中溶入了他的精血,以他只有一品中阶的力量,只能用本命精血催动它,才能发挥出作用。

    此刻,他突然感受到,一股可怕的力量,正在吞噬那团三煞阴火,这顿时让他全身的精血,如同是决堤的洪水一样,汹汹地被抽离身体。

    冯慧敏大骇,他做梦都想不到,三煞阴火竟然还能被吞噬。

    要命的是:一旦那团三煞阴火被吞噬,必然会将他全身的精血吸干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小子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宝物?”

    冯慧敏心中震骇无比。

    但是,他那里还敢有丝毫犹豫,猛然手指点向了自己的眉心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冯慧敏狂喷一口鲜血,整个人猛地被抛了起来,摔出了四五米,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,一时竟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拼着最后的力量,断绝了与那团三煞阴火之间的联系,却是被那股反噬的力量,重创了神魂。

    粗粗地喘着气,冯慧敏却那敢迟疑,勉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瓶,把瓶里的药液全部灌入了嘴里。

    他那煞白的脸色总算泛起了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本少与你誓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狠狠地低骂了一声,却也不敢再呆在那里,踉跄着身形,摇摇晃晃地向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经此一遭,他不但神魂受创,似乎修为也降了一层,从原先的一品中期顶峰,退回到了一品中期的初阶。

    这让他又恨又怒,已是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今天,本以为可以收拾张横,报了当日之辱。

    那知,偷鸡不成蚀把米,不但老祖宗所赐的三煞阴火就这么白白浪费掉,而且身受重创,连修为都降了一层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恨断切骨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旷野里,正处于风狂中的张横,陡地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切,却是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四周的一切似乎又有了变化,那些正狂欢的人们,变得朦胧而虚幻起来,一堆堆妖异的火篝,却正在渐渐熄灭。

    然而,血色的火篝掩映下,张横发现,自己怀里正拥着一团柔软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正是王馨兰。

    而且,貌似自己和她,两人全部是赤条条,还是如同八爪鱼般,死死地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张横就算是傻瓜,此刻也明白了两人这是在做什么:“我竟然对小兰做了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张横整个人震呆在了当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