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7章 绝不负你
    突然发现,自己与王馨兰赤条条地纠缠在一起,这让张横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怀里的王馨兰也陡地清醒了过来,立刻,她也发现了自己与张横之间那无比香艳的姿式,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啊,小兰,对不起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我,我,我不是人,我是畜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王馨兰惊惶莫名的神情,再看到她得眼角滴下的两串晶莹的泪珠,张横真的慌了,忙不迭地向王馨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王馨兰的一只手已轻轻地按在了他的唇上:“张横,我没有怪你,是我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兰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心中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望望娇羞中带着一抹悲喜交加的王馨兰,目光落在她身下那斑斑点点如同樱花般绽放的落红,张横的心震动了。

    自己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,占有了她,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王馨兰,张横虽然一直对她有好感,也很关心她。

    但是,在心底里,他其实是把王馨兰当成是邻家的妹子看待,还真没有想过要占有她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在这诡异的情形下,却是与她做出了如此不堪的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难以莫名?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王馨兰喃喃地呼唤了一声,心情也是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曾经幻想过无数的梦境,自己会与心爱的人,在洞房花烛夜,献出自己最贞洁的初夜。

    但是,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今天在这样的情况下,竟然与张横来了一次野合。

    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想象,也不是她梦想中的那种温馨和甜蜜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男子,王馨兰的心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“小兰,我对不起你,但是,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,绝不会负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爱怜地轻扶着王馨兰满头的长发,目光灼灼地望着王馨兰,一字一句地道。

    不管今天的事是否是个意外,但是,既然做了,张横绝不会推诿责任。

    所以,他慎重地向王馨兰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王馨兰娇躯一震,俏脸上泛起了异样的红晕,神情却是变得更加的娇羞难忍:“不要承诺什么,我相信你,张横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害羞地把头伏在了张横的怀里。

    不过,埋下头来,她猛然似是又意识到了什么,忙不迭地又把张横陡地推开,慌乱地寻找起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幸好,衣服就在两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而且,此刻旷野上,又恢复了原先的寂静,原本的一堆堆火篝,已然消失了,那一对对疯狂的人们,也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,放眼是一片苍茫和荒凉。

    只有那一座黑色岩石砌成的高台,依然矗立在远处,上面那十二座诡异的雕像,屹立在上方,正俯视着大地。

    原本雕像间燃烧的那堆火焰,也已完全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也回过了神来,迅速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目光落在了面前悬浮着的那枚火丹上。

    此刻,那枚火丹依旧光芒闪耀,四周仿佛蒸腾着熊熊的烈焰。一只虚幻的火狐身形,在火丹里浮沉。

    “这回幸亏是这枚火丹救了我一命,否则,这次恐怕真的要被三煞阴火中的欲火给焚得心神尽毁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感慨莫名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的情形,张横也已明白了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先前四周燃起的火焰,那并不是真正的火,而是阴阳术法凝成的三煞阴火,而且是其中最霸道的欲火。

    在天巫传承中,对三煞阴火也是有所记载。

    只是,刚才因为乍然遭袭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那霸道的欲火炼焚了心神,从而与王馨兰做出了那不堪的事。

    幸好,在危急时刻,藏在羊脂白玉盒里的火丹自行启动,吸取了炼燃的欲火。

    否则,以自己现在的修为,只怕神魂真要被欲火焚成灰烬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也知道,三煞阴火,那是达到四品的玄门修者才能粹炼的强大力量,三品之下,绝无幸免。

    只是,人算不如天算,自己有一枚渡仙灵物的火丹,却是可以吸取天下任何火焰,这才让自己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因必有果,好人有好报啊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注意到藤雅娟一家的火刑冲,就不会去他们所住的地方,更是不可能得到这枚火丹,也就不会有今天救自己一命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何尚不是一种因果呢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手一招,已把那枚火丹收到了掌心。

    吸收了欲火的力量,现在的这枚火丹变得更加的璀灿,里面的那只火狐的虚影,也似乎变得别样的凝实,仿佛是活过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火丹是渡仙灵物的精华所在,可以说本身就是件天材地宝级的宝贝,如果善加利用,可以炼制成一件威力无比强大的法器。

    只是,以张横现在的修为,还无法真正炼化它,只能让它发挥出本身所具的力量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把火丹放回了羊脂白玉盒里,目光却是望向了前面的那座高台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,用风水局困住我,又用三煞阴火中霸道的欲火焚炼,这是想要哥们的命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变得锐利起来:“这应该是冯家那位大少使的手段吧!”

    虽然张横走上山来,并没有遇到冯慧敏。

    但是,从眼前的布置来看,张横已猜测到了这是他所使的阴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手腕猛地一抖,伏以神尺赫然化形:“破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伏以神尺星光大耀,尺身上无数的符篆刹那狂旋怒舞,一头朦胧的怪蟒身形,也轰然现形,冲着前面的高台怒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轰隆隆的巨响陡然响彻,天地翻转,大地震动,整个世界象是突然崩碎了一样,眼前的景物如同波纹般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脚下巨震,眼前极光暴耀,所有的幻像轰然炸散,张横和王馨兰,再次出现在了原先的山顶上。

    时间已然是夜晚,四周一片寂静,一轮圆月悬挂天空,洒下清冷的月辉。

    再看旁边,地面上十二面小旗插在那儿,歪歪斜斜地已是乱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而就在张横破阵而出的刹那,正在向山下踉跄奔走的冯慧敏,猛然身形剧震,口中又是哇地喷出了一嘴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啊,这小子出来了?”

    冯慧敏脸色大变,神情却是怨毒之极,一个站立不稳,竟然就这么骨辘辘地从台阶上滚了下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