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9章 龙虎斗
    张横确实是找到了精磊集团这个工地的冲煞原因,心中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,把张横惊醒,低头一看,正是刘高磊的号码。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按下了通话健。立刻,话筒里传来了刘高磊的声音:“张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哦,刘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诧异,不知道刘高磊这么晚打电话过来,却莫名其妙地问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知道,此时此刻,刘高磊确实是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下午张横上山去探察,他就和一大伙工地上的工作人员,就这么等在指挥部里。

    那知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也不见张横回来,这让他很是狐疑。

    只是,老何山山势不高,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大刑的野兽出入。再加上张横这次上山,是与王馨兰一起去的,他还以为是两人在山上乐不思蜀了。

    然而,后来接到手下人的报告,却是让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先是听说韩岛的那位普大师从山上走下来,衣衫上满是鲜血,脸色也是无比的难看,似乎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这也罢了,或许是这位大师上山不小心摔了。

    但是,当夜晚的时候,再一次接到消息,说是冯家的大少冯慧敏也身受重创,从山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刘高磊意识到了问题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两位风水师竟然都在山上受了伤。而去探察的张横,却一直未见回来。

    那么,此事没有古怪,那才叫见鬼。

    所以,他再也忍不住了,打了个电话给张横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一连打了好多个,张横的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,刘高磊的心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当时的张横被困在了冯慧敏的风水局中,早就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。别说是电话,就算是近在咫尺,也绝对找不到他和王馨兰的行踪。

    此刻,终于打通了张横的电话,刘高磊心中确实是又惊又喜,这才会问出你有没有事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对于刘高磊来说,张横是他请来的风水师,而且还是经胡博渊介绍的。

    要是张横出了点什么事,他还真无法向胡博渊交待。

    “哦,刘总,我没事,我现在还在山上。”

    听了刘高磊的解释,张横心中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:“刘总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们工地上冲煞的原因,我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?”

    话筒里刘高磊的声音,顿时变得惊喜莫名:“张少,那你马上下来,我还在工地上等你。哦,不,要不我派人上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马上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答道。

    当张横和王馨兰走下山来的时候,刘高磊和一众工地上的工程人员,果然都已等在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两人衣衫有些凌乱,但身上似乎都没什么伤痕,刘高磊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上前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:“张少,辛苦了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刘总。”

    张横望望四周,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那你快说说,我们的工地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刘高磊有些迫不急待,也顾不得向张横问冯慧敏和普金玄在山上受伤的事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跟在他身后的一众工地上的工程人员,也是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,满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导至了工地上事故频发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手指指向了工地那边的那条小河,又指了指面前的老何山:“刘总,其实你们的工地,是犯了龙虎斗的冲煞。”

    “啊,龙虎斗?”

    刘高磊一怔,却是满脸的疑惑,一时搞不清张横所说的龙虎斗到底是什么意思:“请张少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刘总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卖关子:“你们工地的那条从钱塘江引来的小河,是一条水龙龙脉,能增益这里的地脉地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刘高磊点头,他自然清楚自己的这片工地上的设计和规划的全部内容。

    “那么,刘总,你再看看这老何山象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手指指向了旁边的山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刘高磊一愣,目光却是连忙望向了老何山。

    旁边所有人也是尽皆一怔,一个个全部聚焦到了老何山上。

    “呃,这老何山看起来象一头卧着的老虎!”

    半晌,刘高磊终于看出了点端倪,不由自主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老何山就是卧虎之势的风水格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所以,此处也可以称为坐山虎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又是一指那边的小河:“这条小河引钱塘之龙脉,因此,它是一条过江龙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,坐山虎与过江龙互不相干,并无冲煞之处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可是,问题就在于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横手指又是遥遥一指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刘高磊和一众工程人员却是个个满头雾水了。

    因为,张横所指的地方,完全是一片空地,根本没有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“刘总,你难道没有看到山影吗?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山影?”

    刘高磊又惊又疑,这才仔细地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此刻月色正浓,老何山的山影,斜斜地被月光折射,在地面上投出了一个很大的阴影,却如同是一片阴云一样,笼罩住了半个工地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你是说这山影造成的?”

    刘高磊也有些回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:“坐山虎与过江龙,本是互不侵犯。但是,每当月色或阳光投影的时候,把山影投到你们的工地上,坐山虎的气脉,已延伸到了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过江龙虽然是引来的水龙龙脉,但它也是具有一定的灵性。因此,坐山虎的气脉侵犯了它的领地,自然会产生反应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这就是你们的工地上,会产生煞气的原因。这是过江龙对坐山虎的抗争,从而形成了龙虎斗之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事实,在山顶上,他利用伏以神尺四象归位的秘法,测定了此处老何山以及山下的地脉地气,却是让他发现了这个奥秘。

    这也解释了,为什么工地在早上的时候,煞气会如此的恐怖,但到了中午,煞气却又会消失的原因。

    老何山在工地的东边,早上太阳从东边升起,正好把老何山的山影投映在了工地上。这立刻引起了水龙龙脉的反抗,龙虎斗格局形成,自然是煞气暴逸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太阳到了南边,直射在山上,山影缩小,也偏离了工地的范围。

    水龙龙脉感受不到坐山虎气场的压迫,自然也就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到了中午煞气会消失的原因。

    老何山的情况也是如此,中午上山时,张横没有感觉到煞气,但是,到了晚上,却感受到它散发出了恐怖的凶煞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因为它受水龙气脉相冲,暴发出的气场。

    张横前两次来工地看小黑妞,来的时候都是早上,所以,他每次都能感受到工地里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刘高磊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但是,他立刻回过了神,马上想到了问题的关键,神情也陡地变得迫切起来:“张少,那该怎么破解这龙虎斗的格局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