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0章 乾爻格
    “要化解这龙虎斗的格局,其实也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早就想好了破解的办法,他手指一指工地前的一条道路:“造成龙虎斗的原因是山影的投影,所以,要解决问题,就得把这山影的投影给遮挡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也思考了这个问题,要遮挡山影,可以在这条路的两边,种上香樟树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香樟树树形较大,可以在这条路两边各种一排,然后,在前面的空地上,再种一排,这就形成了三排香樟树,能形成一个乾爻格的风水局,具有挡煞避邪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当日在古玩市场的时候,张横曾在藏珍阁中见识过成功店里,布置了一个奇异的坤爻格。

    虽然直到现在为止,张横仍是未能弄清那个坤爻格布置在店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也给了他灵感,现在就是依样画葫芦,要用香樟树在这里布置一个乾爻格。

    当然,乾爻格与坤爻格是完全不同的,乾爻格为三条直线,而坤爻格是三条虚线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乾爻格为极阳属性,坤爻格为极阴属性,以乾爻格的极阳,正好克制老何山山影造成的阴煞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用香樟树,除了香樟树本身树形较大,可以遮挡阴影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。那就是樟与桩同音,种下香樟树,就相当于是筑起了三道木桩。

    有了这道香樟树形成的隔栏,也就隔开了水龙水脉这条过江龙与老何山这头坐山虎之间的相冲,从而化解了这个龙虎斗的格局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刘高磊还感觉有些难以置信,想不到张横的办法竟然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嗯,在你们的小区还没有完工之前,这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:“有这道乾爻格的阻挡,工地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还有一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工地那边:“我白天在你们的规划图上,看到现在工地门口所在的地方,将会建一座商业用楼。我的建议是:把这座商业用楼朝老何山的这一面墙,可以改成玻璃幕墙。”

    “这相当于是一面巨大的反光镜,可以最大程度的消除老何山山影带来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到时,住在这小区里的人,也绝不会受到任何的冲煞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张少,你的建议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无比的兴奋,连忙朝身边的一名工程师道:“赵工,你马上把张少的这个建议记录在案,重新规划那座商业楼的墙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刘总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赵工的工程师年纪在三十多岁,他是精磊集团的专职设计工程师,他连连点头,把张横刚才所说的意思,全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次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感激地握住了张横的手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是风水师,但是,听张横对自己工地上冲煞的解释和分析,也已明白张横所说的绝对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    现在,工地冲煞的原因找出来了,并得到了化解的方法,压在他心头的石块也总算落了地,这让他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刘总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

    刘高磊似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又道:“前段时间,我们精磊集团开发了天都别墅区,那里现在还有不少房源还没卖出去。张少,如果你愿意入住那里的话,天都别墅区的房子,你可以任选一幢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给出了张横这次替他们解决问题的报酬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这话一说,四周的那些工地工程人员,却是人人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天都别墅小区,是精磊集团开发的一处高档小区,那里的别墅,每一幢的价格都在上千万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刘总竟然为了报答眼前的年青人,要送给他上千万的报酬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这些人心中暗自震惊。

    “刘总客气了,在下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,他自然也是清楚天都别墅小区的价值,也是没想到刘高磊会这么大方。

    旁边的王馨兰更是娇躯一震,俏脸变得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刘高磊的这个举动,确实也是把她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那里,那里,应该的,张少今天帮我解决了难题,这点只不过是小意思。”

    刘高磊哈哈大笑,拍了拍张横的肩:“以后要麻烦张少的地方还多的是,张少就不要跟我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见识了张横的手段,自己工地上连冯家以及韩岛来的所谓大师都无法解决的问题,在张横手里,就这么轻易地破解。

    现在的刘高磊,对张横佩服得五体投地,也是诚心想要结交眼前这位年青的风水大师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他可是做房地产的,以后在风水方面遇到的事可多着,他可不想错过与张横结交的[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一次看风水,仅仅是一天左右的时间,上千万的别墅就这么入帐,张横的心中也是有些莫名的感慨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曾经得住群居楼的打工仔,因为获得了天巫传承,人生的轨迹完全改变了。

    现在,更是拥有了一幢上千万的别墅。再加上金泰集团的那幢住宿,自己在钱塘这个省汇大城市,竟然也已是有房一族,而且还是住别墅的牛人。

    想到父亲现在正在住院,他们在乡下辛苦了这么多年,确实也应该是好好享享清福的时候了,张横心中已是打定了主意,等别墅拿到手,就让父母住进去。

    告别了刘高磊,张横把王馨兰送回到了群居楼。

    望望群居楼那简陋的房间,张横微一沉吟:“小兰,你以后就不要再住在这里了。我在钱塘青春路那边,还有一套金泰集团的住宿,你就住到那里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,张横!”

    王馨兰娇羞地点点头,神情却是变得莫名起来:“不过,这几天我要回江苏老家一趟,我哥哥那儿有点事,他让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今天与张横发生了这样的事,确实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但是,马上就要与张横分开了,她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怅然。

    “哦,你哥哥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惊讶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什么吧!”

    王馨兰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的情绪都有些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分开在即,一种别离的愁怅,让他们的心都是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张横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,一个来自明珠的手机号码,显示在了手机屏上。

    “古巅的电话?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:“他这么晚打电话给我,这是有什么事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