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2章 诡异的阴影
    古巅发过来的视频中,首先是两张尸体的照片。显然,应该就是那两个惨死之人。

    只是,照片中的两名死者,样子却实在是有些诡异。因为,那两人完全是两具干憋憋的干尸,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肉,只剩下了一张皮包着骨头,形象实在是惨不忍睹,甚至分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已让张横很是意外。但是,让张横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下面发过来的影像,就不是诡异可以形容了。

    影像是一个摄像头在晚上拍摄的,因为光线的关系,非常的昏暗。

    最初出现在镜头里的是一条空旷的走廊,没有任何的异样。

    但是,过了一会,一团阴影从走廊的墙上,突然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说流,那是因为那团阴影,就象是屋漏时滴下的大片水渍,缓缓地从墙上漫延而下。

    渐渐的,这片阴影竟然渗入了一间房间里,转眼间看不到了它的痕迹。

    仿佛这真的是一团漏水渗透下来,却迅速地被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寂静的房间里,紧接着便传来了一阵恐怖的嘎吱嘎吱声,好象是什么东西正在磨牙,让人感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这段视频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,这才结束。

    当第三段视频传过来时,张横的脸色更加的难看。

    这是用手机拍摄的影像,时间应该已是大白天,可以看到窗外的阳光。视频的影像也无比的清晰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房间里,满屋的碎屑,无论是里面的任何东西,全部化为了碎片。

    依稀从残留的那些东西的轮廓,可以分辩出,这屋里原本有桌子,椅子,电脑以及一些办公用品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的这些东西,支离破碎,象是被什么东西践踏过,或者是搅烂过,看起来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下面还有一段文字说明,这个房间,就是那段诡异视频拍摄到的第二天一早,进幽二德公司里的人,来到办公室看到的情形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也正是在那天晚上,那座楼凶凶里,发生了两名女孩子被残害的事件。

    “张老弟,这些视频都是楼凶凶出事后,进幽二德传给我看的。”

    古巅解释道:“这小鬼子本来是不信风水,也不信鬼神的,但是,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些摄像头拍下的视频,这才真的害怕了。也才会再次找上我,一定要我给他一个说法,怪我没有帮他的这幢小洋楼镇住凶煞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老哥,你放心,我明天一定赶到你那儿,有什么事,我们明天详谈。”

    与古巅通完话,时间都已是凌晨两点多钟。

    原本张横还想陪陪王馨兰,但到了这个时候,自然也不愿她熬夜,所以,在古巅传来视频的时候,他已回到了自己的群居楼里。

    “看来,那幢楼凶凶果然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再次细细地看了那些视频,张横皱紧了眉头:“这团阴影到底是什么呢?为什么看起来这样的诡绝?”

    从张横的见识中,还真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诡异的东西,一时间,张横还真猜不透这是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让张横提高了警惕,想来,这次明珠之行,绝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他要趁天亮还有一段时间,好好准备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十二面小旗。

    这些旗子都曾经被冯慧敏祭炼过,但是,因为张横不知其中的法诀,根本不可能使用它们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现在要重新对它们进行祭炼,并炼制自己心想中的法器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张横把那枚火丹拿在了手中,一缕巫力真元注入其内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火丹刹那焰芒大作,火丹内的那只火狐虚影,也似乎突然活了过来,陡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焰芒更炽,刺人眼目,火丹如同是一轮小太阳般,发射出了灼人的热度。空间都似乎微微地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熊熊的焰芒滚滚地汇向了十二面小旗,旗子上顿时蒸腾起了一股青烟,青烟曲扭摆舞,渐渐的化为了一个人形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化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一声,手中印诀急舞,竭力摧动火丹内蕴含的火元之力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耳际似是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号,那个曲扭的影子,终于轰然炸散,化为缕缕烟雾消散。

    “成了,终于把这十二面小旗上的神魂烙印给消磨掉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,目光望向了手中的火丹:“幸亏有这宝贝,否则,以哥们现在只有二品的力量,还真无法炼化别人法器上的神魂。”

    法器分无主和有主两种,无主的法器,只要自己溶合后,就可使用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主的法器可就没有那么简单,必须把其中原主人的神魂烙印炼化,才可以真正的使用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远在数十里外的冯家,此时此刻,冯慧敏正盘膝坐在一个房间里,凝气屏息,调养伤势。

    突然,他浑身剧震,口中也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,整个人刹那萎糜无比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你竟然能炼化十二兜率旗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脸上露出了痛苦而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十二兜率旗溶入了他一缕神魂,与它们之间有感应。

    现在,他心口剧痛,仿佛是被人在心头扎了一刀,这让他立刻意识到,他溶入十二兜率旗中的神魂,竟然被人抹去。

    这如何不让冯慧敏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陡地,冯慧敏的神情变得怨毒无比:“姓张的,不管你有什么本领,本少如不杀你,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法器上溶入的神魂被抹,冯慧敏伤上加伤,现在的他,已是把张横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“啊涕!”

    群居楼里的张横,猛地打了个喷涕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有人在背后算计哥们了?”

    张横耸了耸肩,表示并不在意。心念再次集中到了手中的十二面小旗上。

    如今的小旗,与先前又不同了,上面那些奇异的篆符,已全部消失,恢复了它最初的面貌,却是十二面颜色各异,闪烁着氲氲华彩的旗子。

    制造这些小旗的旗面,非绸非锦,但柔软无比,光滑之极,手感极佳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传承了数百年的大家族,拿出来的都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这小旗的旗面,正是传说中的天蚕丝,不仅坚韧无比,而且不具水火,却是炼制法器的极佳材料。

    以这些小旗本身的价格,估计没个几千万,根本休想弄到它们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却是白白地得到了这些好东西。

    手指一划,指尖滴出了一抹鲜血,张横也毫不犹豫,以血为媒,在小旗上刻划起巫符来。

    他要以这十二面小旗为引,结合自己所学的天巫传承和伏以点星诀上的秘法,炼制一件完全按自己心意来制作的风水法器,以备在这次明珠之行中,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一夜忙碌,当天边亮起第一缕曙光的时候,十二面小旗已炼制成功。此时再看这些小旗,已完全不同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