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1章 阴阳七煞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张横愤怒的声音,柳犁月和古巅连忙都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里囚禁的都是我们玄门中人,真他妈的不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愤慨,说话都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啊,囚禁的都是玄门中人!”

    古巅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黄道,却也知道赤道的一些事,因此对玄门这个名词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一向神秘的玄门中人,竟然曾经会被囚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柳犁月的眉毛陡地一挑,望向张横的眼神又有了些变化。

    做为特殊部门的人员,她自然清楚玄门的存在。甚至这次追查一零一特殊部队的痕迹,就是因为从一些资料中,了解到当年的一零一部队,对付的就是华夏的玄门人士。

    刚才,看到张横施展那些超乎寻常的手段,她就怀疑张横极有可能也是玄门中人。

    此刻,听他一语道破,心中更是认定了张横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原来当年一零一部队,所谓的特殊任务,就是为了对付我们玄门中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凛然,脸色悲愤之极。

    透过铁栅栏,张横看到了每一间房间里,都有一具骷髅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骷髅却与先前看到的不同,因为,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这些骷髅,竟然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他自然明白,只有玄门中人,因为修练真元,所以才会全身散发出光芒。

    当日的净禅大师如是,后来所见的冯之源以及冯慧草兄妹,甚至宋家那位大少宋长风,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玄门修者因为全身的肌肉骨骼都经历过真元的粹练,身体的每一部分,都溶入了天地灵气。所以,即使是死后,他们的骨骸,仍然会散发光芒。

    这就是玄门修者与其他人的区别。

    现在,他看到的那些栅栏房间里的每一具骷髅,就都是散发光芒的,这就意味着,这些人生前全部都是玄门中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第三间栅栏的房间里,他看到那具骷髅散发出淡淡的金光,气息竟然无比熟悉,与当日净禅大师身上散发的光芒和气息无比的类似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他明白,这一间中的骷髅,生前极有可能就是位玄门佛家之人,甚至还与净禅大师出自同源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震怒无比?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手一挥,伏以神尺已斩断了铁栅栏上那把锈蚀斑斑的锁,张横走入了房里。

    房间只有四五个平方,狭窄无比,里面的情形也是一目了然,除了几只碗碟外,没有留下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张横缓步走向了那具骷髅,先向它拜了三拜,心中默默告了一声罪:“前辈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这才蹲下身来,细细地检查起了这具骷髅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这些曾被囚禁在这里的玄门前辈,到底死于何因。

    骷髅保持着一种盘膝而坐的姿式,身上的骨骸还算完整,并没有遭到外物的破坏。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手段!”

    细细查看着骷髅全身,张横的心中悲愤之极:“竟然用阴阳七煞针封住了修为,怪不得他们身上都不用锁链等刑具。”

    骷髅的头顶百汇,眉心,胸口膻中以及小腹丹田,各有一枚针,背后的玉枕,风池和椎尾也有三枚。

    这七枚针颜色各异,正是极其歹毒的阴阳七煞针。

    据天巫传承百煞凶器中记载,阴阳七煞针排名四十九,比当日张横在杨家祖坟中看到的七星子母棺排名还靠前。

    阴阳七煞针具有断绝修者真元念力的效果,而且,一旦身上被中下阴阳七煞针,完全就象是废人一样了,并要接受每天子午两个时辰,如万蚁噬咬的痛苦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阴阳七煞针还能消蚀修者的真元,力量会被它慢慢侵腐,以至修为不断下降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绝对是世上无比恶毒的刑罚,对于一名玄门修者来说,只要身上中了阴阳七煞针,那无疑就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好恶毒。”

    张横额上的青筋突突地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再次仔细地检查了骷髅一遍,在他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物品。

    显然,当年被倭岛人囚禁到这里的时候,身上的所有物品,都已被搜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敢打扰它,把它按原样放好,再次拜了三拜,这才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前面的通道很幽长,也不知通向那里。

    两边就都是这样的房子,一边装着栅栏,用来囚禁囚犯,另一边却是当年一零一部队人员的住宿。

    而且,囚禁在这里的,确实全是玄门中人,每一具留下的骷髅,身上都散发着不同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路走,张横不时地进入那些栅栏房里,查看那些骷髅。

    果然,这些骷髅的情形与先前的那具一样,身上都被下了阴阳七煞针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这样的栅栏房已走了数十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突然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:“啊,这,这,这是我们天巫传承的修者!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他突然感应到一股无比亲切的气息,连他体内的巫力真元,似乎也陡地变得活跃了起来,仿佛受到了某种呼应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是张横以前从来没有过的,但是,这却是让他立刻意识到,自己遇到了与自己一样,同样修练了天巫传承中功法,这才会让自己的巫力真元产生共鸣。

    凝目一望,果然在那间栅栏房里,一具骷髅散发着淡淡的七彩光芒,这正是自己巫力真元特有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位就是得到过天巫传承的前辈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又惊又疑,连忙破开栅栏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骷髅盘膝坐在墙角,从留下的骨架来看,似乎是个身形瘦小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身上也没有任何的遗物,却已无法判断他生前的年龄和身份了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这具白骨,张横的心中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巫力真元产生的共鸣,让他对这具骷髅有一种亲人般的感觉。因此,心中的悲痛已是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然而,时光已过去了这么多年,自己面对曾经同源的前辈,不但不知道他的姓名来历,甚至无法为他做任何事,这让张横有一种愧疚和悲哀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默默地跪倒在了地上,向骷髅拜了三拜:“如有可能,晚辈必为前辈报仇血恨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默默地道,他现在根本无法知道当年的一零一部队,是否还有残留,更不清楚,这位自己同源的前辈,到底死在谁手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只能这么说,是否可以为前辈报仇,也只能看天意和机缘。

    若是这位前辈在天有灵,也许会给自己一点指示。

    叩完头,张横正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骷髅那紧闭的嘴巴,咔嚓一声,竟然张了开来,一点亮光,也从他的嘴里闪过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