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3章 琉璃月
    “它是魑魅!”

    张横大叫,脸色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他终于认出这玩意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天巫传承中,对这世上的灵异事物,都有所记载。

    天下万物,都具有修练的根本,除了人类的修者之外,还有就是渡仙灵物。当然,另有一种另类的东西,也是人们耳熟能详,那就是鬼祟之物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魑魅魍魉,那就是鬼祟之物的统称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鬼祟之物,虽然形成各异,有的是万千生物死后的怨气凝聚而成,有的却是生物的尸体,在某种特殊的环境下,变异而化。但它们一旦具有了一定的灵智,就能修练,并不断地强大。

    人们常把魑魅魍魉混为一谈,以为这是同一类事物。其实却不然。

    魑魅和魍魉是两个不同的类刑,虽然同属于鬼祟之物,但魑魅是由怨气凝成,最初的时候,本身并不具有身体和实质。

    魍魉却是由生物尸体变异而来,一开始就具有实质的身体,传说中的僵尸等,就是这一类东西。

    眼前看到的那团诡异的鲜血状流质,正是魑魅。

    同是可以修练的存在,魑魅自然也有品阶。按天巫传承的说法,它们也分为五品,一品为气状,根本看不见,摸不着。

    二品为雾状,可以形成朦胧的轮廓。只有达到三品,才会化为液态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只魑魅,就是属于三品的存在,它已有了液态流质的身体。

    至于达到四品,就可以化为实体,五品之上,已是能具有神通,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鬼祟之物了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这座小洋楼的地下,竟然就存在着一只魑魅。

    “看来,上面那个金刚像以及下面这个刻满符篆的石室,就是为了禁固这只魑魅设置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念电转,已是想到了一些可能:“只是这个地方却被当年的一零一部队发现了,最终成为了他们的一个地下基地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敢迟疑,手中伏以神尺一抖,厉声大喝:“伏以点星,**锁阴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星光暴逸,六点星芒狂旋怒转,飞向了前面的那只魑魅,刹那把它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魑魅曲扭摆舞,上半身化为蛇形,奋力地猛撞星芒组成的**锁阴。

    “去死,琉璃月!”

    柳犁月娇喝一声,全身陡地闪起了一阵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她手猛然一挥,旁边地沟中的积水,陡地象是活了过来,猛然狂窜奔腾而起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风声骤急,光芒爆耀,一轮由水滴凝成的圆月,如同是一轮琉璃般晶莹的月轮,赫然现形,发出呜呜呜的怪啸,象一片刀轮一样,狂切向了魑魅。

    “啊!凝水成冰?”

    张横正竭力加持**锁阴的风水局,想困住魑魅,此刻,看到柳犁月这一手,顿时嘴张成了蛤蟆,脸色也变得难以喻意:“她是位特异功能拥有者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震动了。

    柳犁月这一手化水凝冰的本事,正是特异功能。

    在刚才柳犁月走下洞来的时候,张横就用天巫之眼洞察过她,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之处,身上也没有散发光芒。

    因此,当时还以为她只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,柳犁月竟然使出了这化水凝冰的手段。而且,在这一刹那,她全身散发出了光芒,强度甚至不亚于张横本身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张横反应了过来,她是位特异功能拥有者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妞儿能进特殊部门,能成为神龙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:“原来她是位异能者。”

    对于异能者,张横虽然是第一次看到,但在网络小说中,可是耳熟能详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净禅大师的那本玄门秘闻里,也记载了有关异能者的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异能者并不属于玄门百家中的任何一家,甚至可以说,异能者的出现,也是近代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异能者却是这世上的神之宠儿。因为,他们并不是靠修练获得力量,而是天生本来就具有了操控某种元素的本领。

    比如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,以及风雷等,甚至变态的还能操控时间和空间。

    眼前的柳犁月,她就是位能操控水元素的异能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寻思着,这个时候,那片琉璃般的月轮已射到了魑魅面前。

    可是,那只魑魅象是能感受到一样,它那恐怖的身体,陡然一阵变幻,月轮切来的地方,竟然出现了一个空洞,三那片月轮就这么凌空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柳犁月俏脸变得难看无比,她还真没想到,这鬼东西竟然这么变态。貌似她的攻击,对它完全无效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凝聚水滴,化成一轮琉璃月的攻击,正是她的绝技,名字就叫琉璃月。

    甚至在小组中,她也由此而有了一个琉璃月的雅号,可以说,这是她最强的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诡异的魑魅面前,竟然丝毫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震惊莫名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魑魅全身血光暴耀,困住它的**锁阴刹那炸为粉碎。

    以张横现在的力量,施展的**锁阴,要想困住达到三品的魑魅,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魑魅怒嘶,身形猛然拉长,一下子从原先只有半米,形如一滩鲜血的模样,刹那化为了有四五米长,粗如儿童手臂的怪蛇模样,而且,两端竟然都化为了两个蛇形的脑袋,扑向了张横和柳犁月。

    张横和柳犁月的攻击,已触怒了这鬼物,它放弃了古巅,要对两人做出报复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。

    他施展出**锁阴后,正在背包里翻出那十二面巫祖幡,想借助十二巫祖的力量,来对付魑魅。

    然而,这鬼物的动作实在是太快,他刚把旗子拿到手中,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动作,这玩意的一端已扑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张横骇然,手中的伏以神尺当成是兵器,尖端的刀片轰然向魑魅划去。

    但是,魑魅血光暴闪,竟然诡异地从中间分开,伏以神尺的刀片,从那分开处划了个空。

    当张横再想动手,一切已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红光暴耀,血芒急闪,一团妖艳如同鲜血的东西,已猛地缠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横惊骇莫名,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但是,全身刹那传来一股巨力,他身体的表面,已被一层血色的流质所覆盖,魑魅的一半身体,已把他整个人包裹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另一边,柳犁月也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,她也遭到了张横同样的命运,整个人被魑魅的另一半身体,包裹成了一团血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俄,我的妈!”

    古巅整个人这回是真的瘫软了,一对眼珠子都差点掉到地上,浑身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情形,实在是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和柳犁月两人,都已被魑魅那团如同鲜血般的流质物给包裹住,从外面看来,就是两个人形的血色身体,在诡异地扭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,也是诡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两个血色的人形,逐渐靠笼,完全叠合在了一起,整只魑魅,也又缩成了一滩鲜血的模样,急剧地蠕动起来,似是要把包裹在里面的两个人磨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啊!张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古巅终于回过了神来,也不知是从那里来的胆气,他猛地怒吼一声,向面前那团血糊糊扑去。

    在下意识里,他想去救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行为注定是徒劳的,诡异的血糊糊陡地探出了一条血色的触角,如同是鞭子一样,轰地向他抽来。

    顿时,古巅惨号一声,整个人就摔了出去,撞到一边的墙上,立刻就昏死倒地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魑魅曲扭摆舞,发出刺耳的尖啸声,蠕动也是越来越剧,越来越急,似是要把包裹在里面的两个人碾碎。

    张横奋力挣扎,但是,那股束缚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,他竟然丝毫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正骇然间,突然怀中一暖,与此同时,鼻间也似乎嗅到了一股女子特有的体香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但是,他立刻回过了神来,应该是同样被包裹在魑魅身体里的柳犁月。

    魑魅身体的延展也是有限度的,所以,它在包裹住两人后,把两人挤压到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和柳犁月,就象是两张贴饼,身体已紧紧地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柳犁月发出了一声惊呼,她也是没有想到,魑魅竟然把她和张横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,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,两人几乎是身贴身,她却根本无法躲避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:随着魑魅的蠕动,她身上的衣物,如同是一条条丝缕一样,被魑魅粘住撕落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她只觉全身冰凉,身上的衣物已完全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与她紧贴在一起的张横,也是如此,全身变得光溜溜的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赤条条地被魑魅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老天!”

    张横也感觉到了异样,心中却是有些哭笑不得,他还真没想到,临死前竟然还会有这样的艳遇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