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4章 天灵灌顶
    魑魅把张横和柳犁月包裹在了其中,让两人赤条条地挤压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香艳也就仅仅只是一会,就在两人无比尴尬的时候,陡地,张横的全身一阵刺痛,仿佛是一下子扎入了万千枚细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体内的真元象是决了堤的洪水一样,汹汹地向外泄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,不好,这鬼东西在吸取哥们的精血了,这回哥们要成人干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,立刻想到了魑魅的恐怖。

    据天巫传承的记载,魑魅可以吸取生命体的精血,以补充它的力量。

    同时,张横也想到了当时古巅传过来的视频,貌似这次小洋楼的凶案中,那两个受害者就是被吸成了人干而死。

    显然,这应该就是魑魅所为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心机灵灵地直打寒战,这种恐怖的死法,实在是让他感觉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此时此刻的柳犁月,也是遭到了同样的待遇,魑魅那鲜血样的流质,化为万千枚细针,扎入了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眼看两人就要成为魑魅的养料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,张横左右手的手腕上,陡地暴起了两团刺目的光芒。正是伏以神尺和净禅大师的那串佛珠,在这一刻乍然产生了感应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嗤嗤异响骤起,正在吸取两人精血的魑魅,如同是遭到了电击一样,猛然一阵蜷缩,刺入两人体内的那些血色细针,也全部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张横的胸口陡地传来一阵振动,一团蒙蒙的青光闪烁飞腾,陡地膨胀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黑暗中亮起的青光,让张横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青光大耀,一个朦胧的虚影迅速在眼前扩大,刹那间化为了一个干瘦的老头。

    只见,他穿着一身马褂,样子象民国时期的老财主。但是,他虽然只是个虚影,浑身却散发出了一股凛凛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前辈,是那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惊醒,不由惊呼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从这虚影中,感受到了巫力真元那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让他立刻想到了那块青玉。

    貌似自己刚才就是把它贴身放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,这块青玉突然有了反应。看现在的样子,青玉中不仅有那位前辈的信息,还有它临死前灌入其中的某缕意识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这个时候,空中的虚影陡地伸出了掌来,一掌就按在了张横的头顶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张横心神大震,只觉头顶一股澎湃的力量,轰然灌来,滔滔如同洪水,直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,天灵灌顶,这是天巫传承中的天灵灌顶**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狂震:“前辈是要把他生前残留的力量以天灵灌顶**输入我的体内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震憾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此刻眼前的这个虚影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同为天巫传承的修者,他正在把生前残留的力量灌输给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那股汹涌的力量灌入,张横体内的巫力真元,如同是鲸鱼吸水一样,饥渴地吞噬起来。

    两者本来就是同样修练了天巫传承,可以说力量本就是同源,彼此的溶合完全没有任何的滞碍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!

    只是刹那,体内陡地传来了一阵如同玻璃被砸碎的异响,张横整个人也仿佛是打了鸡血一样,气势轰然高涨。

    “啊,突破了,竟然突破真巫二品中期,一下子达到后期的初阶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惊喜莫名,心中更是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下突破修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心中振奋,这个时候,老财主的虚影急速膨胀,一股恐怖的力量直迫而出。

    束缚住张横他们的魑魅,再也无法承受住这股力量,怦地破了开来。

    在灌输了残留的真元给张横后,这缕意念所携带的最后一丝力量,以自爆的形式,为张横破开了魑魅的困局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眼眶中不禁有**辣的东西在滚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这次全靠这位前辈生前留下的这缕意念,才有了这逃过一劫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却也不是感慨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下意识地抱住了怀里的柳犁月,猛地向一边滚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柳犁月,刚才被魑魅一阵狂吸,全身酥软,那里还能动弹,只由任凭张横抱着,滚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那个虚影撑破了魑魅形成的屏障,却是骤然炸碎,化为点点青光飘散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魑魅曲扭摆舞,那团如鲜血般诡异的流质,再次聚集起来,向张横这边流来。

    “鬼东西,看哥们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暴缩,神情凛然一片。他也顾不得什么了,把怀里的柳犁月放到了一边,自己就这么赤条条地站了起来,双手陡地一招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十二面小旗轰然怒旋,向着张横这边飞来。

    刚才,张横本就想用十二巫祖幡对付魑魅,只是因为魑魅当时速度太快,他根本来不及施展。

    现在,魑魅遭那位前辈所遗留的一股意念冲击,身形炸碎,它再次凝聚需要时间,这却是给了张横机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修为刚刚进阶,体内汹涌着澎湃的力量,张横施展阴阳术法的速度,也比先前快了数倍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招来十二巫祖幡,要对付这鬼物。

    “天巫叱令,巫祖借法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口中急速地发出了一段扭涩的音节:“十二地支捆仙阵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极光暴耀,空间振荡,十二面小旗上那十二位巫祖的影像,象是突然活了过来,一个个从旗面上浮突而出,在空中化形,刹那把魑魅困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十二巫祖的身影虽然个个都是虚影影,甚至如同烟雾般飘缈,但是,每一尊巫祖影像,却都散发出了凛凛的神威,连空间都似乎被这股神威震摄,在剧烈地颤抖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魑魅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嘶,它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威压,身形急剧收缩,似是想拼命地冲出这十二尊巫祖像的包围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是徒劳地!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张横打出了一个手印,手指猛然指向那十二面巫祖幡。

    刹那,光芒急耀,黑气翻滚,那十二面巫祖幡狂旋怒转。迅速向中间收笼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十二面巫祖幡竟然合为了一体,原本每面小旗只有巴掌大小,现在却变成了一面有尺许高的大旗,旗面上十二巫祖围着魑魅,赫然印在其上。

    十二地支捆仙阵,这是张横得自天巫传承中,以他现在的修为,可以炼制的最强威力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十二地支代表的是一天十二个时辰,十二巫祖化身十二地支,这是把时间凝固了。

    在现在的这面巫祖幡中,时间已定格在了刚才的那一刻,魑魅就算是力量最大,也休想从中脱离出来。

    困住了魑魅,张横松了口气,却是不由擦了擦满头的大汗。

    使出十二巫祖幡,布成十二地支捆仙阵,也把他体内的巫力真元几乎消耗一空,身体也都有些软绵绵的几欲瘫软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可没忘了,现在还不是可以松懈的时候,貌似旁边还有柳犁月和古巅两人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同样遭到了魑魅的攻击,不知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转身望向了柳犁月。

    然而,转过身来,那边的柳犁月却是啊地一声惊呼,原本正站起来的身形,也陡地蹲了下去,蜷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但也立刻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借着远处昏暗的烛光,他看到对面的柳犁月全身赤条条的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自己也是。

    “老天!”

    就算张横自认脸皮比麻袋也薄不了多少,这回也是感觉糗大了。

    自己竟然赤条条地在柳犁月这位女警面前裸展。

    “阿,你有没有衣服!”

    柳犁月此刻也是娇羞难忍,不禁急急地叱道。

    刚才两人的衣服被魑魅全部搅成了丝丝条条,现在还散落在一边,要想再拿来遮体,已是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让柳犁月尴尬之极,要是这样赤条条的出去,这怎么见人啊!

    一时间,柳犁月又羞又恼,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整个人蜷缩在地上,站也不是,蹲也不是,尴尬之极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