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5章 因果循环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也是窘迫之极,转身也不是,不转身更不是,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    幸好,柳犁月的话提醒了他,张横连忙道:“你稍等,衣服上面有。”

    他猛然想起来了,上面那间地下室里,有许多女孩子的衣物,现在正好拿来给这位女警遮羞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连忙转身跑到了自己的背包边上,从里面拿出了一套自己的衣物,先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次出门,背包里带了一套简单的换洗衣服,此刻正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张横这才感觉放松了些,连忙跑到了上面的地下室,拿来了一套衣裤,丢给了柳犁月。

    自己却转身奔向了古巅。

    他还真不敢再面对这位女警,生怕她向自己发彪。

    古巅仍是处于昏迷中,不过,他只是因为惊吓过度,又遭到了魑魅的一记狂抽,昏死了过去。虽然也受了点伤,但气息平稳,应该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敢迟疑,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,给他喂了一滴黄精珠的精血。

    这东西具有大补元气的作用,疗伤更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果然,喂下一滴黄精珠的精血,古巅苏醒了过来。一看到面前站着的张横,他惊喜若狂:“张老弟,我还以为这次是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抓住了张横,上上下下打量着,眼眶里都不禁**辣地湿润了。

    “老哥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轻轻地拍了他的肩头一下,心中也是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这次来这小洋楼看风水,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,几乎是真的就把小命给丢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救醒了古巅,张横转过身来,从地上捡起了那块青玉,心情却是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不是这块青玉,自己和柳犁月估计是绝难幸免。

    “一饮一啄,果然是因果循环!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感叹:“如果不是自己发现了那位前辈的骸骨,又下意识地因为他是同样得到过天巫传承的同源前辈,下了为他报仇血恨的誓言,这块青玉也许就不会从他嘴里露出来,自己之后也就无法靠它从魑魅体内逃得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正满怀的感慨,身后传来了柳犁月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已换上了那套衣服,正目光灼灼地望着两人,神情却是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次行动,一波三折,最后的时刻,如果没有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确实是危险之极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与张横在那鬼物的包裹下,那一幕赤条条相对的旖旎情形,柳犁月的俏脸又是一阵暗红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柳警官,我们这是同舟相济。”

    张横回过了神来,他还真有些不敢面对柳犁月。

    “嗯,今天的事就到这里吧!”

    柳犁月定了定神,脸色恢复了肃然:“希望你们不要把这里看到的一切说出去,这会是国家机密。”

    她慎重地道。

    刚才之所以提出要与张横他们合作,那是因为张横首先发现了这里的机关。为了能尽快弄清下面隐藏的秘密,她不得不借助张横的手段。

    现在,地下的情况已基本清楚,这里确实是当年倭人留下的一个地下基地,其他的事情,其实已不需要外人来参与。

    所以,她决定中止这次在这里的任务,也慎重警告张横两人,不要向外透露这里的事。

    “柳警官放心,我们绝不会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横和古巅两人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敢与国家特殊部门对着干。

    当下,三人收拾了东西,张横却回到了那位前辈的骨骸前,再次拜了三拜,感谢他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枚火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巫力真元注入,火丹光芒大炽,一团焰芒直射那具白骨。

    下一刻,白骨陡然燃烧起来,眨眼间便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把您带出去,到时找个地方好好安葬。”

    张横默默地祷告着,拿起一件自己换洗的衣服,把骨灰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位前辈不仅与自己一样,修练了天巫传承,而且,他还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能把他的骨骸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做好了这些,张横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柳犁月和古巅一直在旁边默默地看着,柳犁月也并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外面的时间已是傍晚,他们在地下竟然呆了大半天。

    走出小洋楼,张横与柳犁月告别,与古巅一起向他所住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,柳犁月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异样。

    直到张横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转弯处,她这才似是回过了神来,微微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回到古巅的家里,洗了个澡,古巅叫来了外卖,两人风扫残云地大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古巅是一人独居,楼上就是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里经常有风水界的朋友过来,所以有一间客房,张横今天晚上就住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来到客房,盘膝坐在了床上,张横的思绪却是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经历了白天的事,他现在已对那幢凶楼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。

    凶楼的地下工程,显然应该是早就存在,它上面的那个韦陀像,以及那间刻满符篆的石室,应该就是为了禁固那只魑魅所设。

    后来,倭人不知怎么的,发现了这处地下工程,他们把那里进行了扩建,成为了他们的地下基地。

    而且,从那里囚禁的都是玄门中人来看,倭人当年的那个特殊队伍,他们的特殊任务,显然就是为了对付华夏的玄门中人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地下基地,突然会放弃,甚至许多的人员,都被活活困死在里面,那只有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那就是,想必当时倭人不知什么原因,打开了那只魑魅被囚禁的秘室,从而让它出来肆虐。

    张横最后看到的那间石室,刻划了无数的符篆,张横最初以为是囚禁某个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应该就是禁固那只魑魅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那些被活活困死在铁门后的人员的情形可以看出,当时情况无比的紧急,估计他们的长官不得不下令封死铁门,以求自保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当时走的匆忙,铁门上布置的符篆也并不牢固。以至于当进幽二德杀了那女子,鲜血引发韦陀金刚像,再次开启地洞时,让那只魑魅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虽然只是张横的推测,但想来也应该离事实不远了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有一些想不通的地方,那就是关于进幽二德的事。

    进幽二德之所以会买下这幢凶楼,可能他得知了这地方有个地下室,否则,他短短的这段时间,不可能利用那处地下室做为关押那些女子的地牢。

    而且,从当时从韦陀金刚中所获得的消息,进幽二德并不知道这地下室的下面,还有另一层建筑,不然,他也不会在地洞打开的时候,吓得狼狈逃跑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小洋楼的凶杀案,那两个受害的女子,被吸成了人干,这明明是魑魅所为。

    那么,为什么进幽二德会把这两具尸体暴露在人前,从而引来警察的观注?

    他这样做,完全不符合他暗中所做那些见不得光的行为。

    这却是让张横心中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想了良久,也没什么答案,张横暂时把这些乱绪搁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要弄明白这些,只有与进幽二德正面接触,反正有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从韦陀金刚影像中,获得了那些信息,张横已是把进幽二德给瞄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信息因为无法复制,不能做为证据,把那家伙的罪行公布于世,把他绳之以法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心中已暗暗打定了主意,绝不会放过这个倭人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把那块青玉从怀里拿了出来,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这块青玉,救了自己一命,让自己的修为来了一次突破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体内的经脉比先前更拓展了一倍有余,真元的流转速度,更是以前的数倍。

    虽然同是二品,但是,从中期跨入后期,普通的玄门修者,那是需要经过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张横得到的是同源力量的灌注,相当于这力量是自己修练的也没多大差别。

    所以,却是在刹那间就进阶。

    为此,张横心中对那位不知名前辈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青玉上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他自然没忘了,这块青玉是块传讯灵符,那么,那位同样修练了天巫传承功法的前辈,他会在这里面留下什么信息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