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8章 大忽悠
    此时此刻,古巅下面的玄堂已经开业了,正有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女子,坐在古巅那张为人看相算命的桌子对面,仔细地听着古巅为她看相。

    “嗯,马女士,你的相道相当的不错,是个旺夫之相。”

    古巅一只手轻握着女子的右手掌心,一边摇头晃脑地道:“你看,你手掌坤位微微发红,这正是旺夫之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看,你手掌的震位,饱满而丰腴,这可是贵子之相。”

    古巅脸上露出了感叹的神色:“这可意味着,你的儿子大有出息啊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被称为马女士的女子,脸现喜色,显然,她被古巅这翻话说到心槛里去了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却是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古巅所说的手掌上的坤位震位,张横自然知道,这是手相中的八卦定位法。

    在相道中,手掌部位也可以划分为八个方位,与八卦相对应。并且,从这些部位的颜色,纹路以及形状,可以看出此人的相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,手掌上的坤位和震位,确实是如古巅所说的那样,有旺夫得贵子之相。

    看来,古巅虽然是黄道,但在相学的知识上,显然也是下过苦功。

    不过,看古巅那老神在在的模样,张横心里却是感觉无比的好笑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看出来了,貌似古巅这开场的赞美,可不一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果然,夸了马女士一翻,古巅的神色陡地一凝:“啊呀,马女士,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?”

    “呃,你怎么知道,古大师?”

    马女士脸色微变,不禁身形都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从你的手相中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古巅神情更见肃然,手指指向了马女士的手掌边缘部位:“你看,你手掌的兑位,隐隐有青紫之色,这是有破财之兆,而且,还会被人欺压,遭人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马女士脸色变了:“最近确实是生意不怎么好,我是做个体生意的,做的是调料。以前一直好好的,生意也不错。但是,最近这段时间,总有顾客来反应,调料这也不对,那也不对,弄得我好不心烦。所以,这次过来,就想请古大师看看,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马女士一股脑儿把心事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位马女士名叫马铃誉,本是河南人,与丈夫一起在虹口区开了一家调料店,自己做调料自己出售。

    因为她做的调料口味非常好,在这一带的声誉也非常的不错。几年下来,已是在明珠买了房,现在小孩子也都入户明珠,成为了真正的明珠人。

    然而,最近调料总是出问题,许多顾客前来投诉。她却是找不到原因,这才想到古巅这位风水命相大师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古巅说自己有破财的预兆,不禁惊慌起来,也更相信眼前的这位大师,是真正有水平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,要化解你的这个破财之相,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古巅摇头晃脑地沉吟了起来,拖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钓鱼了,开始在卖关子。

    果然,马女士有些迫不急待:“古大师,您说,只要您帮我化解,我一定会好好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在马女士也是良善之人,我古真人今天就给你指条路吧!”

    古巅心里暗乐,脸上的神情却是更见凝重:“所谓鱼有鱼路,虾有虾路,这财帛之物呢,自然也有它的财路。”

    “马女士,你店里可请了财神?”

    古巅半眯着眼睛,望向了女子。

    “古大师,你说财神啊,我家里有,所以,店里就没有放财神。”

    马铃誉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家里供奉的是什么财神?”

    古巅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关公财神,每个月我都要请一下财神菩萨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古巅脸色更加的肃然:“财神分五路,东南西北中,又各司文武,你以前是创业之初,所以要武财神帮你打天下,现在你却是处于守业的时候,再请武财神,难免就要大动干戈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古大师,您的意思是说,现在不应该请关公武财神了?”

    马铃誉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古巅已一步步地把她引入了自己挖好的坑里:“武财神当然还是要请的,不然,关公老爷帮了你这么多年,你现在不再请他,岂不是忘恩负义。但是,现在光请了一尊关公财神,对你的生意作用已不大。所以,你必须再请一尊文财神,可以把他供奉在店里,这样,既不忘恩负义,又可再开财路,就可化解你如今的困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古巅语气变得凝重起来:“不过,这文财神也不是随便请的,你要是随便请一尊没有加持过法力的文财神,对你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啊,古大师,那就请您帮帮忙,不知什么地方可以请到加持过法力的文财神。”

    马铃誉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,那能听不出眼前这位大师的意思,连忙接口道:“只要您能帮我请来一尊真正的文财神,我一定会好好谢您,至于费用上面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已是完全相信了古巅的话,确实是愿意化费点,也要破除这破财之兆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你还真是有福之人。”

    古巅微微颌首:“前段时间,刚好有位我的老顾客,要我帮他请一尊文财神。我去了一趟灵隐寺,好说歹说,这才让智能方丈亲自为我开光请来了一尊文财神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那位老顾客出国去玩了,要过段时间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古巅继续道:“那我就先把这尊文财神让你请回去,解你燃眉之急。我那老顾客的事,我就再辛苦一趟,要不得又得让智能方丈再出一次手了。”

    古巅说的似是很无奈的样子,心里却已是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古大师了,多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马铃誉满脸的感激。

    想了一想,连忙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叠钱来,看样子足足有两千块,塞到了古巅的手中:“古大师,这是我的小小心意,请您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马女士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古巅嘴上说着客气,手已捏住了那叠钱,毫不客气地收入了抽屉里。

    拿了钱,他站了起来,向后堂走去。

    望着古巅忽悠这位女子的全过程,张横的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黄道中人为人看相,现在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说黄道中人全靠一张嘴。

    古巅的话半真半假,先是把人夸上几句,然后再来一个转折,说出让对方害怕或担心的事。

    当对方表现出惊慌或焦急的时候,他已是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的迫切心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如何让对方心甘情愿化钱的事了。

    忽悠了人,还得让人感激不尽,黄道的这些手段,还真不得不让人感叹。

    正寻思着,这个时候,古巅手里捧着一样东西,已从内堂走了出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