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9章 财神开光
    古巅手里捧的正是一尊财神像。

    头戴紫金冠,身穿大红蟒袍,玉带朝靴,一手玉如意,另一只手中托着聚宝盆,上面还写着招财进宝四字。

    这个财神像面容慈祥,脸带笑容,正是文财神李诡祖的塑像。

    在民间,文财神有许多,如:范蠡、财帛星君、增福相公李诡祖、比干等。

    只是,人们所请的大多是增福财神李诡祖。

    李诡祖生前是北魏孝文帝时期的官员,爱民如子,很得人们爱戴,死后被封为财神。

    不过,这尊文财神只是瓷器,大小也只有半尺多高。如果在商店里出售,估计也就几百块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一眼望去,便可看到,这尊财神只是普通的瓷器,并没有开过光。

    显然,古巅刚才说为顾客去林隐寺,请智能方丈请了一尊开光过的文财神,那完全就是忽悠人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古巅的身份,要想请林隐寺智能方丈出手,还真是不可能的事,他之所以那样说,也就是提高自己的身份,也是为他自己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当然,目的仍是为了能从顾客手中多得点报酬。

    “马女士,这尊文财神你就请回去,我给你排一下八字,看看你家店里的财神位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古巅再次坐回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那就谢谢古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马铃誉无比的感激。

    当下,古巅为她排了八字,确定了她命理中的喜用神,并由此为她店里定了财神摆放的位置。

    关于财神位,在前面的章节中已说过,所以老猫不再赘述。

    马铃誉仔细地问了请文财神的有关注意事项,这才千恩万谢地站了起来,准备捧起那尊财神像走人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财神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微笑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,你是?”

    马铃誉一怔,不由满脸狐疑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马女士,这位是张少,他也是位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古巅连忙为马铃誉介绍,脸上却也是现出了一丝惊疑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张横此时要看看这尊财神像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马铃誉还是有些惊异。

    张横微笑着向马铃誉点头,却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桌边,一只手已轻轻地按在了财神的头顶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微的荡漾,一道若有若无的光芒闪过,整个财神像的全身,猛然闪起了一道七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?”

    马铃誉一直注意着张横的一举一动,突然看到财神像发生这样的异像,不由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但是,这异相只是刹那,再瞪眼看去,那尊财神像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彩光。

    马铃誉有些茫然地擦了擦眼,还以为自己刚才是眼花了。

    “张老弟!”

    一边的古巅却是神情刹那变得古怪无比,望向张横的眼神也不同了。

    马铃誉没看出什么,但是,古巅却已是明白了张横刚才所做的一切,心中震动无比:“开光,张老弟竟然信手就帮这尊财神像开了光。”

    不错,张横刚才轻轻用手一抹,已是为这尊财神像开了光。

    财神的开光,或者风水道具的开光,有两种方法。

    一种是把要开光之物,放在寺庙或道观的菩萨和三清像前,请和尚或道士念经,一般七天之后,便可开光。

    另一种是道家或是阴阳家的风水师,以风水局来开光。

    事实上,所谓的开光,就是为要开光之物倾注灵力,以便让这物品更具有灵性,达到聚气纳元之效。

    以张横现在二品后期的力量,要为这尊财神像开光,自然是轻而易举之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之所以要帮马铃誉为这尊财神开光,也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马铃誉头顶的三花聚顶,散发着一层淡淡的柔光。

    这是为人向善的征兆,可见,这位马女士,必然是个行善积德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,她现在中间代表本命气运的光团中,却现出了一抹阴暗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她如今确实是气运不佳,怪不得生意会受影响,会有遭人口舌之灾。

    想到古巅忽悠了她,拿一个普通的财神让她破费那么多钱,张横还是感觉对不起眼前这位马女士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自己是古巅的朋友,他忽悠人骗人钱财,张横看到了,却不能当面说破,还是感觉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弥补眼前这位马女士,真的帮她消灾解难,张横这才决定出手帮她一把,为这财神像开光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,再次向马铃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马铃誉仍然有些迷茫,下意识地伸手抱起了桌上的财神像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她抱住财神像的刹那,财神像上,陡地闪起了一圈彩光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马铃誉心头一震,她这回是真切地感受到了,手中的财神像,似乎发出了一股柔和的清风,吹拂到了她身上,让她整个人的心神,不禁为之一清。好象是被洗涤过了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,这种感觉仅是刹那,之后仿佛又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马铃誉又惊又疑,用怪异的眼神望了张横一眼,这才走出了玄堂。

    她感觉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似乎很异样,自从他出来后,自己好象产生了两次幻觉。

    这让她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但是,马铃誉却那里知道,张横已是帮了她很大的忙。

    刚才,她一接触开过光的财神,财神身上蕴含的灵气,已把她头顶三花聚顶中的那一抹灰暗冲散。

    这就是开过光与未开过光的财神的最大区别。

    风水道具也是如此,开过光的蕴含了灵气,不但可以滋补主人,而且,平时更能聚气纳元,对主人大利。

    而这也正是马铃誉会产生心神如被洗涤过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马铃誉,请回了这尊开过光的财神,她的气运已有所改变,这段时间来生意上的烦心事,将会很快解决。

    “张老弟!”

    见马铃誉走出了玄堂,屋里只剩下了自己两人,古巅目光怪异地望向了张横,神情有些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老哥!为人消灾解难,乃是积德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摆手阻止了古巅后面的话,他知道古巅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古巅叹了口气,他也听出来了,张横这是有责怪他忽悠人,骗人钱财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也是无奈,谁叫他只是黄道中人,虽然懂得一些风水命理上的知识,给人看个相,算个命还可以,但要真正化解灾难,有时光靠一张嘴皮子,还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而这一行业,是他赖以生活的,他不玩些手段,难道真去喝西北风啊!

    长叹一声,古巅摇了摇头,也不再纠结此事,正想坐回座位。

    不过,他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禁眼眸一亮:“张老弟,有件事想请你帮忙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