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3章 踏破铁鞋
    “呃,聚宝斋?”

    见张横快步走向了旁边的店铺,古巅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店面的招牌,上面写着聚宝斋。

    但是,这家店面非常的小,只不过是间十多平米的小店,里面摆的东西也不多,一排玻璃橱窗,一个橱柜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好象经营的并不是风水道具,而是古玩钱币。

    那么,张老弟怎么对古玩钱币感兴趣了呢?

    古巅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不敢迟疑,连忙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店面很小,柜台里坐着一个男子,正在玩电脑游戏,里面冷冷清清,没什么顾客。

    然而,让古巅更加惊疑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张横进入了店里,并没有看橱窗和橱柜上的那些商品,而是直接走到了柜台边,对放在那里的一株植物,细细地观赏起来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似乎对人家放在店里的这盆观赏植物特别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古巅更加的西里糊涂了。

    那盆植物是一侏盆景,长着象枣树一样的叶子,植株也不大,更是没有花和果,看起来普通之极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这株天胶树是那里买来的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已在向那店里的男子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这株驱蚊树啊!”

    男子是个长得清秀的年青人,戴着一副眼镜,很有几分书卷气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望张横所指的那株盆景,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张横脸现兴奋之色:“我说的就是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又道:“老板贵姓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免贵姓刘,名刘凯,你就叫我小刘吧。”

    自称刘凯的人年纪与张横差不多,为人倒是非常的和气。

    “哦,刘老板你好,我叫张横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也想买你这株驱蚊树一样的植物,不知你是从那里买来的?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之所以看到这株驱蚊树,就立刻来了兴趣,那完全是因为,这株所谓的驱蚊树,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植物。

    这株长着枣树叶子的植株,看似没什么特别,但它正是张横一直在寻找的一种药材,名为天胶树。

    医院里囡囡和她父亲董信被大火烧伤,大面积的皮肤坏死。需要进行植皮手术,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就算是进行了植皮手术,也会留下极其难看的疤痕。

    对于囡囡这个小女孩来说,如果身上长满难看的疤痕,她的这一生就毁了。

    所以,自从解了他们的火刑冲后,张横心中一直在打算着,要为父女两人配制一种可以消除皮肤疤痕的药剂。

    幸好,在天巫传承的医药篇中,就有这样一个生肌药方。

    然而,当日在胡庆堂,为胡博渊修正了风水局后,张横也曾想在他那里把那生肌药方的药材配齐。

    可是,其他的药物都有,唯独一味主药天胶树的树汁却是没有,甚至连胡博渊这样的医药世家的专家,也是没有听说过什么叫天胶树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很是头痛,后来也去过莫干山药材市场,但问遍了那里的商家,也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天胶树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很是无奈,以为这天胶树,也许如今已是绝种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没想到,今天逛这里的古玩市场,竟然会在这家不起眼的古玩店里,看到天胶树。

    刚才进来的时候,他已是仔细地察看过了,这盆景里的植物,与天巫传承中的记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他手指在树杆上掐了一下,树杆上立刻渗出了象乳汁一样的汁液,这正是那药方中的主药,天胶树汁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就是自己要找的那味主药。

    “哦,张先生对这株驱蚊树感兴趣?”

    刘凯脸现诧异。

    这株驱蚊树还真没有别的名字,因为它会散发出一股微微刺鼻的气息,而这种气息,能驱赶蚊虫。

    所以,它就被人叫做了驱蚊树。

    刘凯把它放在店里,就是为了驱蚊所用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没料到,还会有人对这东西感兴趣。

    仔细地打量了张横半晌,感觉眼前的年青人并不象是个没事找事的人,刘凯这才答道:“张先生,这株驱蚊树就是从前面的花鸟市场买来的,不过,好象就只有一家店在经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沉思了起来,好半天,才把那家花店的地址记了起来,告诉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那多谢刘老板你了。”

    竟然在花鸟市场里可以买到,这让张横兴奋不以。

    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毫不费功夫啊!

    心中兴奋,张横就准备走人,去刘凯所说的那家花店看看。

    不过,刚转过身来,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,又停住了脚步,脸上的神情有些怪异:“对了,刘老板,有件事不知该说不该说?”

    “哦,张先生有什么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刘凯感觉眼前的年青人很奇怪,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刘老板,你这家店的生意是不是非常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终于还是说道:“以我的估计,你现在是有些入不敷出吧?”

    “呃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刘凯震惊了,不由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目光异样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不瞒刘老板,我是位风水师,我看出你这店里的风水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突然停步,就是要想告诉这位刘老板,他的这家店风水布置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这位刘老板给自己指出了购买天胶树的地方,这可是解了自己的一个老大难问题。

    就算不为别的,张横也要报答他。

    正好看出他店里有风水布置的破败,张横岂能就此视而不见?

    “啊,你是风水师?”

    刘凯再次上上下下仔细打量张横,感觉有些难以置信:“我这店里风水有问题?”

    在刘凯的观念中,风水师一般都是胡子一大把的老头,象张横这样年青的人,竟然说是风水师,他还真有些置疑。

    “刘老板,我这位张老弟确实是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古巅此刻终于插上了话:“而且,他还是位水平极高的风水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刘凯沉吟了一下:“那张先生,你倒是说说,我这店里到底什么地方风水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刘凯抱着置疑的态度,想先听听张横会怎么说。他可不会随便信一个跑到店里来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心中甚至怀疑,刚才他说什么对这株驱蚊树有兴趣,可能只是个借口,目的只是想与自己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他对张横已是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没想到,张横接下来所说的话,却是完全把他给震憾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