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4章 囚字格
    眼见刘凯一副防贼一样的警惕目光,张横不由又是微微一笑,他也不在意,手指指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刘凯的这家店实在是太小了,十几平米的空间,一眼就能把一切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里的布局很简单,整个店面除了一个橱窗三面围成的营业区外,就是靠墙的地方矗立着一张橱柜,与橱窗相连,正好形成一个长方形,把刘凯围在里面。

    刘凯的收银台是一张写字台,就放在朝门口这一面的柜台里。

    “嗯,刘老板,你看你的橱窗和橱柜,形成的是不是一个长方形?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凯望了一眼四周,满是警惕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站在这长方形里,你说这是个什么字?”

    张横又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字?”

    刘凯一时还有些不明白张横的意思,不由下意识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他猛然回过了神来,脸色不由微微一变:“你是说囚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就是个囚字!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:“这就是你这店里风水的破败之处。你把橱窗和橱柜围成一个长方形,却把自己围在这里面,就形成了一个囚字格,你说这样你的生意还会好吗?”

    张横当然说的是实话,在天巫传承的风水篇里,有这样的论述:囚字无形多束缚,困在其中难出去。若想抬头谈何易,庸庸碌碌一生渡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生活或工作在囚字格的风水局里,无论是生活和做事,都不会如意,就象是被囚禁的人,那里还会有什么好结果啊!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我看你的面相,你的命理中,应该是五行属木的喜用神,你再想想,木字在这长方形里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是困!”

    这回刘凯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。

    他做的是古玩生意,本来就对命理风水什么的,也是非常的相信。

    现在,经张横点破,就算他对风水命理一窍不通,也是感觉自己店里的格局确实是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曾让人算过命,他确实是命理五行属木,如今,眼前的年青人却一语道破,仅是从面相上推断出了他命理的属性,他心中已是有些相信,张横应该是位真正的风水师。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凯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其实要解决也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张横却也没卖关子:“只要稍稍移动一下你店里的这些橱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指向了这三面围起来的橱窗。

    橱窗其实一共是三个,中间一个比较长,两边的两个比较短,这才能三面围起来,与橱柜形成一个长方形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你只要把这长的橱窗移到这边靠墙的位置,然后,中间放这两个短的橱窗,这样,长短三个橱窗形成的两条直线,与原本那边靠墙的橱柜,就形成了三条平行的直线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厌其烦地细说着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帮刘凯布置另一个风水局,而且,还是从当日在钱塘青春路古玩市场,成功那家藏珍阁坤爻格中得到的灵感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现在给刘凯布置的却不是坤爻格,而是巽爻格。

    巽在八卦方位中属于东南,正是青龙,属木,与刘凯命理中的木属性相符合,有助于他本身的命理气运。

    巽爻更是代表财富,也是智慧,所以,布置巽爻格,就是一个简单的聚财风水局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刘凯有些难以置信:“是不是还要用什么东西来镇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样的摆设和布局就已是在给你改善气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张老板,祝你生意兴旺,财源滚滚,下次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向古巅使了个眼色,施施然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呃,张先生,您不需要报酬?”

    刘凯一愕,他还以为接下来张横应该提报酬的事了。

    在下意识里,他还是把张横当成是想在他这里弄点钱的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说完后就这么走了,确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刘老板,你早就付过报酬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挥了挥手:“我刚才说过了,你提供了这驱蚊树的消息,我非常感激,这就是我报答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已是走远了。

    他已给刘凯提破了他店里的风水破败,至于这位刘老板是不是会按自己的意思去做,那就全看他自己的心意了。

    命运,就掌握在他自己手中。如果他能按自己的说法去做,他的生意会一跃千丈,从此兴旺发达。如果还是不相信自己,那他就这么囚在那儿,困在其中,当一个无所是事的闲老板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两人离开的背影,刘凯一时怔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总算回过了神来,细细地想着张横刚才的话,再看看自己店里的布置,他陡地咬了咬牙:“看来,是应该好好改变一下了,反正改一下布局,也让自己换口气,图个新鲜。老是这样下去,可不行啊!”

    刘凯还是从善如流,终于做出了要改变这里的决定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想到,正是因为这一决定,完全改变了他今后的人生,从此要兴旺发达了。

    花鸟市场就在这个古玩市场的旁边,隔着两条马路,张横和古巅离开这里,向花鸟市场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便找到了花鸟市场刘凯所说的那家商店。

    这回的店面更小,只有四五平米,而且还是在角落里。里面没有橱窗和橱柜,只在中间放了一张写字台,当做是收银台。

    在屋的三个靠墙的地方,摆着三个有五六层台阶样的货架。

    各种花草就摆放在这三个台阶状的货架上。

    这种台阶状的货架,能提高空间的利用,最大程度地在狭小的空间里,摆放和呈现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店主是个年青人,正坐在写字台边玩手机。

    张横一眼扫过店里,立刻看到在门口的角落里,果然放着好几盆天胶树的盆景。张横的眼眸顿时亮了起来:“老板,请问这盆景怎么卖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驱蚊树啊!”

    花店老板抬起了头来:“嗯,一百块钱一株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百块不算贵。”

    张横走进了店里:“要是我要买的多一点,不知老板能提供多少株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要买的多一点?”

    老板站起了身来,感觉今天有大生意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老板,贵姓?”

    张横准备与他好好地谈一谈,他想知道,自己踏破铁鞋也无觅处的天胶树,是不是真的如今已很稀少了。

    “免贵姓赵,我叫赵辉。”

    老板笑道:“不知这位先生如何称呼,你准备要多少株驱蚊树?”

    自称赵辉的老板,把张横当成是二道贩子的卖花人了,还以为张横可能也在其他地方开着花店,所以才会要买大量的驱蚊树,以便赚个差价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,更是把他给震惊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