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6章 阳春白雪
    赵辉确实是很怀疑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一棵树就买一百块,但从它那里弄出来的汁液,就能卖到一百块,而且还是长期能生产的。这天下做生意的,那有这样的做法?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,点了点头:“如果你答应,我们马上可以签合同,我可以先给你定金。”

    张横当然是看出了赵辉的怀疑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要给赵辉这样高的价格,这自然也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从赵辉的相道来看,他是个纯朴厚道的花农。而且,看他经营这么小的一家花店,显然本钱并不多。

    张横所在白马山村就都是培育苗木的农民,他自然清楚,花农都是赚的是辛苦钱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去狠心宰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反正,只要他弄出生肌膏来,赵辉的这点钱,根本算不得成本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决心给赵辉高价,也算是对他的一点帮助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也留了后手,那就是从赵辉这里买走了六株天胶树,他这是准备带回去交给何大牛培育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何大牛与新时代合作,白马山村不适合种天胶树,那么,以新时代的实力,总能找到一片可以培育这种树苗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了这六株天胶树,就有了树种,就不怕它会绝种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好好照顾这些驱蚊树,我付的价格就值了。”

    见赵辉还震惊在当场,张横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啊!”

    赵辉总算回过了神来,上前一步,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:“张先生,您真是我的贵人啊!”

    赵辉激动莫名,他做梦都没想到,这天上掉馅饼的事,还真会砸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赵老板客气了,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张横笑得很灿烂。

    赵辉的这句贵人还真没说错。

    从他头顶三花聚顶的命理气运来看,他确实是有得遇贵人之格。而张横,确实就是他的贵人。

    一翻交谈,两人把收购天胶液的合同签定了下来,张横先付了他一万的预付款,说定了过几天来提货,以后每个月都会按时交易。

    望着两人签合同,一边的古巅已是完全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今天跟张横逛市场,感觉自己就象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自己这位张老弟做的事,他是真的看不懂了。怎么看古玩变成买花了,现在更是莫名其妙,与这个花店老板签定了收购树汁的合同。

    这是哪跟哪啊!

    一切谈妥,张横和古巅抱起了那六株天胶树,离开了市场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远去的背影,赵辉还是有种象做梦的感觉,今天发生的事,实在是太不真实了,就这么一下子掉下每年净利六十万的一笔大生意来。

    愣了半晌,狠狠地捏了一把脸,再看看手中的合同和那一万块钱,赵辉总算相信了这是事实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:“哥们这回是发达了,哈哈哈,哥们遇到贵人,时来运转了啊!”

    叫了辆出租车,把天胶树带回古巅的家,时间已是傍晚。

    两人今天晚上还有应酬,张横答应了赵君儒晚上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来到明珠,赵君儒也算是半个地主,他当然要为张横接风,而且,还叫了不少的朋友,想介绍给张横认识。

    晚宴就在阳春白雪会所,这里是明珠衙内们聚集的会所,只招待圈子里的人,一般顾客自然无缘进入。

    可以说,能来阳春白雪会所的人,非富既贵,绝对不会有普通人。

    曾经明珠上层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北有天上人间,南有阳春白雪。

    这足见阳春白雪的地位,它能与在上京的那个天上人间相比拟。

    阳春白雪在徐汇区,这里原本是清朝时一位官员的养老之所,后面连接着一个公园,占地有数十亩。

    在明珠这寸土寸金的地方,确实是算得上奢侈。

    不过,它的门面却很低调,没有象一般会所的那种豪华装簧,只是在门口挂了一块黑漆的牌子:阳春白雪。

    当张横和古巅来到这里的时候,赵君儒已等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阳春白雪不招待外人,如果没有会员陪同,任何人都是无法进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,赵君儒亲自等在了外面,也算是表示他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你可是让我把脖子都等长了啊!”

    赵君儒热情地迎了上来,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赵哥,我看你脖子好象没长,似乎还比以前短了些,是不是发福了啊!”

    张横在赵君儒面前可没什么顾忌的,也开起了他的玩笑。

    说着,两人来了个熊抱,相视大笑,气氛热烈之极。

    望着张横与赵君儒谈笑风生,古巅的神情却是有些拘束。

    说真的,象金泰国际大陆地区一哥这样的牛人,他古巅以前还真没姿格接触。

    至于阳春白雪会所,他自然也是听说过,这可是明珠衙内的圈子,只有那些超级富豪以及本身有着极大权势的子弟,才能成为会员。

    以他古巅的身份,就是赤着脚赶一辈子,也休想靠近这个圈子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他却也可以亲自感受这个圈子里的气氛,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让他感觉很有压力。

    “走吧!张兄弟!”

    与张横打过了招呼,赵君儒领着两人向内走去。

    阳春白雪是一幢仍保持着明清时期风格的建筑,两扇黑漆的大门,显得很是厚实,门口站的也不是保安和迎宾小姐,竟然都是穿着明清时期服装的家丁和丫环的打扮,两盏红灯笼,让这里增添了几分平和宁静的气氛。

    然而,望着阳春白雪的大门,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凝:“好浓重的贵气,果然是非同小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不错,在张横天巫之眼里,这处庭院的上空,蒸腾着一团紫气,仿佛是一片霞云,笼罩在上方,显得特别的详瑞。

    能产生紫气霞云的地方,足以说明这里贵气冲天,此处的主人,也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怪不得都说阳春白雪会所,出入无白丁,来往皆显贵。

    张横不禁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进入院里,里面曲径长廊,假山亭台,一幢幢楼阁星罗棋布,掩映在树丛间,显得特别的幽静,全然没有其他地方的喧哗热闹,有的是一种让人心神为之一荡的平和清雅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里的主人也算是个高雅之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欣赏着四周的景色,心中暗暗点头:“而且,这里也是请大师布置过,否则,无法营造出如此详和宁静的气氛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今天招待张横的地方,是在阳春白雪的听雨轩,小楼只有两层,复古式的建筑,靠窗面临一个池塘,环境十分的清雅。

    落下座来,赵君儒所邀的几位朋友还没到,三人闲聊了几句,赵君儒神情一肃:“张兄弟,你让本少去办的事,刚才已有了些回音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