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7章 衙内党
    “哦,赵哥,你快说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你所说的那个地方,当年确实是有一户姓叶的老财主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道:“只不过,那已是七八十年前的事了,而且,在当年的时候,叶家不知是犯了什么事,被倭人租界的警察给抄了家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,有些迫切地问道:“赵哥,那有没有调查到,叶家有什么后人还留了下来?”

    “唉,据多方的了解,叶家当时全部人员都被抓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叹了口气:“只是,因为时间实在是太久了,谁也记不清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真的这么不幸吧?”

    张横一惊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是从一户曾经住在叶家旁边的人那儿,得到了一些不确定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继续道:“那人现在也都有六十多岁了,他曾听他爷爷讲过,叶家人被全部抓走后,在半路上,好象有人营救,把叶家的一个小孙子给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吗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人也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兴奋之极:“赵哥,那个被营救出来的叶家后人,现在有他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别急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耸耸肩:“这只是一个不确定的消息,当年是不是真有这样的事,那人也只是听爷爷说起过,无法证实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叶家那位小孙子,后来到底怎么样了,他也是不知道。因为,从此后,再也没有听到过叶家的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摇了摇头:“所以,张兄弟,这事急不来,本少现在已把有关消息传了开去,相信只要一有叶家后人的蛛丝马迹,一定能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赵哥,这事太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很是感激,却也明白自己这是关心则乱了。

    七八十年前的事,那里能说查出来就查出来,更何况,那时还是乱世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赵君儒邀请的朋友陆续到来。

    来的一共有七人,全是明珠市政府部门身处要职官员的子侄辈,年纪与赵君儒差不多,是真正的衙内党。

    其中身份最高的是明珠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王红伟,年纪比在座的都大些,已三十出头了,他与其他几位衙内一样,都与赵君儒有生意上的往来,说起来也算是死党了。

    一翻热闹,众人入座,赵君儒却站了起来:“各位,这是我的张兄弟,张横,他可是位了不起的风水大师,医卜星相,无一不能。哈哈,给大家介绍一下,今后可还得请各位大少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说着,为张横一一介绍起了在座的诸人。

    然而,当众人看到赵君儒今天隆重接风宴请的是张横这位年青人,而且还是位风水师,几人脸上的神情顿时都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貌似他们还真有些看不起张横。

    “张少,君少说你是位风水大师,还医卜星相全能?”

    王红伟目光斜瞄了张横一眼:“不知张少是不是可以给本少看看,本少是不是有什么隐疾或冲煞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旁边几人也纷纷附和,一个个用异样的眼神望着张横。

    衙内的圈子,看似你好我好大家好,但是,其中却还有着一个门槛的问题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结交的都是些与自己本身身份相等的人物,非富即贵,或者是具有特别本领之人。

    否则,要想进入他们的圈子,得到他们的认同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张横仅是靠与赵君儒相识,就想与这些衙内党结交,这是根本办不到的。他们可不会藐你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王红伟已是在考验张横,想看看君少如此推崇的年青人,是不是真有本事。

    “红少说笑了,在下那里是什么大师,只不过是君少与我合得来,这才会如此夸我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却也不在意几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如今的张横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打工仔了,对于人情事故,以及高层圈子里的潜规则,也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自己如果不表现出点手段,只怕会被眼前的这些衙内党看扁,甚至给他们提鞋都嫌自己臭。

    所以,谦虚了一句,张横也不迟疑,目光望向了王红伟:“红少既然让我看看,那我就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王红伟点点头,旁边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赵君儒却是一点不为张横担心,在场这么多人中,他是最信任张横的本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悠闲地手拈茶盏,慢条斯里地喝起了茶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古巅却是脸色无比的紧张,旁边这一众大少,不是某个局局长的儿子,就是某个部门一把手的少爷,这让他感觉自己卑微的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,红少,你最近一段时间,是不是感觉身体很疲惫,而且,总是有种想磕睡,提不起精神,记忆力似乎也不象以前那样好?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会,终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王红伟目光陡地一凝,但是,他并没有其他的表示,示意张横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,你应该是与某位倭岛人接触后,这才有了这些现象。”

    张横语气很是笃定:“而且,这个状况应该是越来越严重了,你最近几天,可能晚上就没睡过一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王红伟这回是真的无法淡定了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张横所说的那些症状,还可以从他脸色中看出点端倪。

    但是,他最近与某个倭岛人接触,这样的事,却也能说出来,却实在是让他心中震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的行踪,别说是张横,就算是赵君儒他们这些死党,也是不一定清楚。

    而且,他细细一想,自己确实是自那天与那位倭岛人接触后,身体开始感觉不适。整天很是疲惫,精神不振,晚上睡眠也突然变得非常的不好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眼前的年青人,竟然象是亲眼看到一样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王红伟心中震动?

    但是,让他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红少,不知你自己是否知道,你背心的地方,最近生出了一样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本少背心怎么会生出东西来?”

    王红伟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有些不信这话,貌似背心不痛不痒,他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不妥的地方,怎么就会生出东西来?

    “嗯,红少如果不信,可以撩起衣服,让大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仍是一脸淡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红哥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此刻也全部被吸引了注意力,不禁一个个神情好奇地望向了王红伟,每个人都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终于,赵君儒道:“你就撩起来让大家看看,是不是你背心真有什么,也好看张兄弟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红伟沉吟了一下,猛地点了点头,他也不再犹豫,手一拉,已把身上的衣服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楼阁里顿时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