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8章 心怀鬼胎
    在王红伟的背心上,赫然有一个黑色的图案。

    这个黑点其实并不大,也就拇指大小,看起来就象是一块乌青。

    但是,这黑色图案却实在是太诡异了,因为,它活脱脱的就象是一张狰狞的鬼脸,有眼,鼻,耳以及嘴等脸部的五官,甚至因为背心肌肉随着心脏的跳动,出现的微微震颤,这张鬼脸似乎活了过来,正在狰狞地怪笑。

    “俄,我滴妈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纵然是这些衙内党,平时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,此刻看到王红伟背上这恐怖的黑色图案,也是一个个心中惊惶无比。

    “呃,你们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红伟却是又惊又急,那东西在他的背心上,所有人都可以看到,偏偏他自己却看不到。

    现在,见到大家这副震惊的模样,如何不让他惊疑之极?

    幸好,还是赵君儒反应快,把他拉到了旁边装有一片镜片的装饰物前,让王红伟终于看到了自己背心上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为什么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望着镜片中自己背心上的玩意,王红伟脸色骤变,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陡地,他转过了身来,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张少,请指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红伟的态度已然变了,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生冷,语气中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尊敬。

    屋里的所有人,目光也刷地一下,全部聚焦到了张横脸上,每个人都充满了期待。甚至连古巅,也是满脸的迫切。

    做为黄道,他虽然也曾遇到过不少西奇古怪的事,但王红伟身上这诡异的现象,他确实也是第一回看到。

    因此,他心中也是迫切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“红少,不知你是不是听说过,在倭岛那边,有一类人被称为阴阳师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问出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啊,你是说本少中了倭岛阴阳师的阴阳术法?”

    王红伟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他父亲是明珠市公安局的局长,已是部一级的高级干部,因此,能接触到许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一些秘密文件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曾听父亲说起过,有关倭岛阴阳师的事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倭岛有一类人被称为阴阳师,这一职业的人,与华夏的风水师差不多,也能为人看风水算命和预测。

    不过,许多人并不知道,他们与华夏国的风水师,其实大有不同。因为,倭岛的阴阳师,最擅长的是通灵,也就是他们所谓的阴阳之术。

    据说,倭岛的阴阳师,可以驱使鬼物,从而探察地气地脉,占卜他人命运,这就是他们能看风水,替人算命预测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是倭岛阴阳师的秘密,普通人根本无法了解。

    但是,王红伟却知道一些内幕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一听张横说起倭岛的阴阳师,他立刻明白了张横所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!红少你确实是中了倭岛阴阳师的阴阳之术。”

    见王红伟知道其中的内幕,张横很是欣慰,这却是省了自己大费口舌,普及倭岛阴阳师的知识了:“而且,你中的就是阴阳术法中的鬼符。”

    “鬼符?”

    王红伟身形一颤,脸上却是露出了狐疑之色:“还请张少明说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的倭岛阴阳师,也就是个大概,关于阴阳术法中具体的东西,自然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不清楚鬼符是什么,只要听听这名字,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四周的众人也是一个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,人人脸现好奇,期待着张横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鬼符是倭岛阴阳术法中的一种,简单地说,就是以鬼化符,驱鬼害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卖关子,仔细地解释道:“一旦中了鬼符,身上就会留下一个鬼印,红少你背心的这块印记,就是鬼印,是被鬼符的邪恶之物附身的标志,在倭岛的阴阳术法中,还有一个专有名称,那就是心怀鬼胎。”

    “啊,心怀鬼胎?”

    众人的脸皮又是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心怀鬼胎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凝重:“当然,这里的心怀鬼胎,并不是字意上的心脏怀了鬼胎的意思,而是指鬼印的特殊。因为,它只会出现在受术人的背心部位。”

    “中了鬼符,不但身体精神状态都会受影响,而且,时间长了,还能控制对方的心神,让对方听从阴阳师的指挥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这就是心怀鬼胎的含意,其实是心神被鬼符力量操控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啊!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赵君儒等人再次发出了一阵惊呼,人人神情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望向王红伟的眼神,却又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大家刚才看到王红伟在知道了张横是风水师后,就第一个向张横发难,其实心中都是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几位衙内党中,王红伟不仅年纪最大,是众人中的老大哥,他的身份也是最高,所以,平日里大家都是以他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只是,王红伟为人稳重,一向是很少惹事,就算真有些什么事情,也绝不需要他这位老大哥当出头鸟,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所以,他刚才第一个出头,确实是让众人有些不理解,这完全与他平日里的为人不相符。

    此刻,听了张横的话,这才一个个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红少的变化,正是因为他身上中了那诡异的鬼符,性格上受影响了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王红伟却是最也忍不住,爆了一句粗口,脸色愤怒之极:“原来是那个家伙,竟然敢对本少使阴的,看本少怎么玩死他。”

    经张横说破,他现在已明白了,自己到底是怎么会中了鬼符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,刚才张横已提醒过他,他最近与倭岛的什么人接触过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的王红伟,已完全清楚了暗算自己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强忍心中的愤怒,王红伟再次转向了张横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迫切:“张少,你既然看出本少中了鬼符,不知是不是可以化解?”

    他终于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是啊,张兄弟,你既然可以看出来,那你肯定有化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眉毛微微一凝,站起了身来,向张横道:“那就请张兄弟为红哥化解这鬼东西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请张少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其他一众衙内也纷纷向张横请求道。

    现在,所有人对张横都无形中充满了敬畏,张横一眼就看出王红伟身上的诡异东西,已是说明了他确实是有真本领。

    大家更是迫切地希望他能解了王红伟身上的这个邪术。

    “嗯,赵哥,红少,诸位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幸好,红少所中的鬼符时日还短,要化解它确实是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要化解鬼符,却是要一些特殊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语气变得凝重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