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9章 无根水
    “张少,你要什么东西,只要说得出来,我们一定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旁边众人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以这些衙内党的人脉,确实是没有弄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我要无根水和黑狗血。”

    无根水就是没有落到地面就被接着的雨水,因为从没有接触过大地,所以叫无根水。

    从阴阳风水的角度来说,因为它没有沾染地气,是这世上最干净最纯净的水。所以,在许多阴阳风水的术法中,具有很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在以前的农村,无根水还有办法,许多人家会在家门口放只水缸,接雨水。

    但是,在如今的这个大城市里,别说是雨水,只怕是干净的天然水原都找不到了,人们所用的,都是自来水。

    不过,衙内党的能量果然是不可小觑,张横一提出要求,这些人马上就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有人惊喜地叫道:“张少,有了,无根水有了,我刚才问佛教学会的一个朋友,他说玉佛禅寺那边的和尚,就长年饮用无根水,那边庙里,储藏着大量的无根水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位衙内也叫道:“黑狗血马上送到,我让一位养狗的朋友,把他的两条黑狗给宰了,血马上就可以送到。”

    普通人一时半会绝难办到的事,在这些衙内面前,似乎还真不是回事儿,仅是几个电话,一切就搞定。

    “好,那等无根水和黑狗血拿到了,我就可以为红少化解这鬼符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“张少,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脸现感激:“你也不要再叫我什么红少红少的,我在这里痴长几岁,大家都叫我红哥,你以后也就叫我红哥吧!”

    见识了张横的手段,现在又是有求于他,王红伟的态度也已完全改变,甚至现在让张横叫他红哥。

    这其实已是接受了张横进入他们这个圈子的表示。

    “红哥,那我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也是暗自高兴。

    能成为这些衙内党圈子里的人,自己以后在明珠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人脉。

    说话间,赵君儒叫服务员上菜。

    无根水和黑狗血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拿来,所以,大家决定边吃边等。

    席上的气氛变得很是热烈,众人对张横如今已是刮目相看,再也没有了先前的轻视,一个个上前敬酒,与张横交换名片和电话。

    古巅也是沾了光,与这些衙内大少,相互换了名片,心里狂喜不以。

    这些衙内也许本身不算什么,但是,他们的老爹或亲人,那一个不是跺跺脚,明珠都要晃上几晃的人物。能与这样的一伙大少结交,今后他古巅在明珠市,也算是打开了局面。

    酒喝到一半,无根水和黑狗血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望望送过来的两大桶黑狗血,再看看旁边一只大水缸的无根水,张横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送这些东西的人,生怕不够,竟然连人家玉佛禅寺接无根水用的水缸,都直接给运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当是用来洗澡呢!

    众人都离开了席位,站到了一边,大家的目光再次都凝注到了张横身上,看他到底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目光扫视了四周一眼。

    听雨轩二楼的地面是水磨地板,吃饭的厅堂也足够宽敞,足足有百多平米。

    他也不迟疑,拿来了一只干净的碗,从盛无根水的水缸里,盛了满满的一碗,然后在地面上撒起水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弯弯曲曲如同是小河的水渍痕迹。

    让古巅拿来了自己随身带的那个背包,张横又从里面取出了一瓶香灰,同样撒在了地面上,就撒在那弯曲的水渍旁边,仿佛是一条弯曲的道路一样。

    最后,张横拿出了笔墨,沾着朱砂,在这两条由香灰和无根水画成的地面,最前方画了一扇门的图形,而在末端却是画了一座小桥的图案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又让人拿来了一只洗脸用的脸盆,盛了满满的一盆黑狗血,放到了最末尾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细细地看了一遍,张横抬起头来,目光望向了王红伟:“红哥,你就跨过这扇门,从这条香灰路上走过去,最后越过那座桥,到那盆黑狗血里洗一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就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王红伟有些狐疑,完全看不懂张横这是让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一个个脸现狐疑,目光惊疑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只有一边的古巅,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,眼眸却是一片炽烈,心中暗道:“难道这就是古藉中记载的黄泉路,血芜池,他这是要用地狱的喻意,来送附身在王红伟身上的那个鬼祟上路吗?”

    古巅已隐隐地猜到了张横所用的办法是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猜的确实是不错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布置,正是营造出了一条地狱之路。

    他用朱砂所画的那扇门,就是鬼门关,用香灰撒成的那条弯曲的路,自然就是黄泉路,旁边用无根水形成的水渍痕迹,代表的是冥河,最后的所画的桥是奈何桥。

    他让王红伟跨过门,走上香灰的路,就是要让他模仿走一遍地狱之路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一盆黑狗血,就是十八层地狱中的十三层地狱血芜池,也叫血池。

    只有模拟走过地狱之路,才能把王红伟附身的那个鬼祟化解,从而消除他身上的鬼符。

    这在阴阳风水术法中,有一个专门的名称:送鬼上路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横之所以知道,王红伟所中的是倭岛阴阳师所下的鬼符,并懂得化解之法,这完全得自净禅大师的玄门秘闻记载。

    玄门秘闻,不仅对华夏数千年来的玄门情况有详细的纪录,对周边一些国家的玄学界也有涉及,尤其是倭岛国。

    倭岛国的玄学界原本也是出自华夏,早在秦朝时期,就有华夏的玄门人士,远渡重洋,去海外寻仙探秘,到了倭岛国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不少在倭岛定居了下来,开宗立派,成立了自己的门户。

    大唐之后,倭岛与华夏的交往更见频繁。倭岛许多有识之士,来到大唐,不仅学习大唐的文化和各种技能,更是有人拜玄门修者为师,用尽手段,学习各种本事。

    倭岛的阴阳师,就是出自华夏的阴阳家一脉,只是,他们所学并不全,再加上一些自己的研究,终于传下了阴阳师这一脉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对倭岛阴阳师的情况,做了很详尽的介绍。因此,现在的张横,对倭岛阴阳师所施展的阴阳之术,的确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除了鬼印之外,倭岛阴阳师在施法后,会在受术者身上,留下另外一个非常明显的痕迹。张横当时就是看到留在王红伟身上的那个特征,这才敢认定他是中了鬼符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