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0章 鬼瞳
    倭岛国阴阳师所下的鬼符,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,那就是鬼瞳。

    只要是被中了鬼符之人,他的眼瞳里就会呈现出一张鬼脸的影子。

    当然,一般人很难注意到眼瞳里的这细微的变化。不过,张横当时在第一眼看到王红伟的时候,就已觉察到了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倭岛阴阳师所下的鬼符,之所以会让人产生鬼瞳的现象,主要是他们炼制鬼符时的手法不同。

    一般华夏风水师炼制类似的阴符,都是收集人或动物死后的阴魂。

    可是,倭岛阴阳师,为了发挥出鬼符最大的力量,他们却是选择活人来炼制。而且,选的都是刚刚出生的婴儿,活生生把他的神魂抽离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炼制的鬼符,比一般的阴符更恐怖,也更具有灵性,从而会让中者出现鬼瞳的现象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营造黄泉路,来化解鬼符,这也正是因为,倭岛阴阳师炼制的鬼符,采取的都是婴儿生魂,怨气极重,如果不把它送入鬼门关,走上黄泉路,即使是把它们炼化了,却仍是无法消除那股怨气,会对四周的人造成一定的伤害。

    所以,在玄门秘闻中,有当年的玄门高人,创造了这项术法。

    张横现在只不过是依样画葫芦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面小旗,插在了一只盛满米的饭碗中。

    这面小旗上的图像非常怪异,完全是只巨鸟的形象,其状如黄囊,赤如丹火,六足四翼,浑敦无面目,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这上面的人物,正是十二巫祖中的帝江。被称为空间速度之祖巫。

    “天巫叱令,祖巫借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低叱,手指轰然一点。

    猛地,帝江巫祖幡光芒暗闪,一团黑气轰然弥漫开来,刹那笼罩住了地面上那用香灰和无根水等物画出来的黄泉路。

    帝江是空间速度之祖巫,此刻,张横就是要借助他的力量,在此营造一片幻境,以让王红伟经历一次走黄泉路的过程,从而把那鬼符中的阴魂送入地狱。

    “红哥,可以了!”

    张横再一次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红伟一直有些犹豫,现在终于咬了咬牙,踏步走向了朱砂所画的那道门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身上,众人都想看看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王红伟的脚步刚跨过那道门,他的眼前陡然一阵恍乎,所有的景象已然改变了。

    四周听雨轩大厅的一切乍然消失,他已出现在了一片蒙蒙的雾气里。头顶不见日月星辰,旁边没有任何东西,好象这是一片浑沌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红伟一惊,脸色变得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红哥,朝前走。”

    突然,耳边响起了张横的声音,似乎很遥远,又似乎就在近前。

    只是,王红伟却怎么也看不到张横在何处,也摸不透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再次望望四周,王红伟还是选择相信张横,举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步踏出,四周的景色轰然剧震,蒙蒙的雾气里,出现了一条曲折蜿蜒的大路,一直伸向远方,似乎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再看路边,是一条涛天的大河,滚滚的流水,正汹涌起伏。

    然而,这里仿佛是个被遗忘的角落,除了这一条路和一条河之外,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,别说是人影,连根野草都不生。

    一种难以喻意的阴森感觉,也刹那充塞了王红伟的心神,让他不禁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是个成年男子,而且平时见识过的大场面也不知凡几,心志也算是坚定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乍然处于这样诡异的环境中,他虽然有些心惊,却也仍能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“红哥,走完这条路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耳边遥遥地又传来了张横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红伟答应一声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举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,王红伟就这么低头向前踏步,渐渐地淹没在了淡淡的雾气里。

    然而,在旁边看着的一众人,此刻却是个个神情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的情形,与王红伟看到的自然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只看到王红伟在那条香灰撒出的弯曲线路上,一步一步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他走的速度也实在是太慢了,就象是放慢境头一样,每一步踏出,都需要好几分钟。

    但是,让众人感觉诡异的是:明明他踏在香灰上,只留下一个脚印。

    可当他的脚离开后,香灰上却又会出现另一双脚印。

    而且,那双脚印比王红伟留下的足足小了一大半,看起来就象是个婴儿的小脚丫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?”

    众人用一种惊疑的目光望向了张横,个个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附在红哥身上那鬼符阴魂留下的脚印。”

    张横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鬼魂留下的脚印啊!”

    赵君儒等一众人个个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用香灰营造黄泉路,就是因为香灰可以显现阴魂的痕迹。

    在阴阳风水中,香灰有着很重要的作用,它就象是我们用的墨水,只要有阴魂沾染,必然会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无遐理会他们,一边说着,一边又用一只碗,盛起了一碗黑狗血,在原本无根水留下的那些痕迹上,浇洒起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幻境里,王红伟身边的那条大河,突然一阵轰鸣,奔腾的河水刹那变成了血色。滚滚的浪涛中,竟然浮突出了无数的白骨骷髅,一声声凄呼惨号也刹那响彻耳际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这死一般寂静的世界,突然变得无比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这副情形,王红伟心头大震,下意识地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的声音在这时传来:“红哥,你不要管别的,你走你的路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让王红伟心神一振,他那里还会迟疑,再次放开了脚步,这回却是没命地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如此恐怖的环境,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,只想快点能走出这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仿佛只是经历了一刻,又象是渡过了千年,当王红伟奔得全身汗出如浆,再也没有力气再迈步的时候,他的眼前,突然出现了一座桥。

    “奈何桥,这竟然是奈何桥!”

    望着桥头上写的奈何桥三字,王红伟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惨白一片:“难道,难道我现在走的是黄泉路?这条河是冥河?”

    他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,纵然是王红伟自认也不是个胆小的人,但是,突然看到奈何桥这三个字,确实还是让他有种魂不守舍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是吗?是华夏人,谁不知道黄泉路奈何桥啊!

    “难道我死了?否则,怎么会走到了奈何桥上?”

    王红伟心底陡地冒起了一个让他遍体生寒的恐怖念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