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3章 玩阴的
    “呱噪!”

    钟鸣等三人扑来,张横冷喝,他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身形一闪,迎着三人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惨号迭起,悲呼乍响,钟鸣等三人,顿时如同是三只麻袋一样,被张横一击就直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!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钟鸣还真没想到,眼前这个看起来身上完全没多少肌肉的年青人,竟然这么变态,眨眼就把他们三名刑警给击倒了,一时骇然地望着张横,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“飞少是吧?”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会理会钟鸣等人,目光冰冷地望着闻飞扬:“给倭岛人撑腰,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是逼向了闻飞扬。

    “啊,你想干什么?你敢对本少……”

    闻飞扬此刻也是脸色大变,他做梦也没想到,张横的武力值是如此的恐怖,一个照面,就放倒了钟鸣他们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钟鸣的身手,貌似这位刑警一队的大队长,曾在全市刑警大比武中,夺得了散打的亚军,一般普通壮汉,就算是十个八个,也绝不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却在眼前这个年青人面前,连一个回合都没撑过去,就成了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骇然?

    “嘿嘿,你想对本少干什么,那么,本少现在就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张横已是决意要教训一下这位替倭岛人出头的飞少,冷哼一声,一脚就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闻飞扬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身形已如同是一段烂木桩一样,直飞了起来,撞向了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他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树上,顿时双眼一翻,很痛快地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一脚踹飞闻飞扬,张横陡地转向了进幽大德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!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刚还在得意,以为这次把闻飞扬他们当枪使,张横是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正期待着钟鸣他们痛奏张横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知,事情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,张横三下两下撩倒了所有人,现在却向他逼了过来。

    进幽大德大骇,转身想跑。

    他可是尝过张横的厉害,可不想再试试张横掴他大耳刮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那里会放过他,进幽大德刚转过身来,还没跑出两步,张横已是一脚怒踹,狠狠地踢在了他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顿时,进幽大德一声惨号,整个人如同是一只烂蛤蟆一样,来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卟通!

    进幽大德面朝地摔在了地上,在地面一直滑出了五六米,这才被一棵大树挡住,整个人却已是头破血流,惨不忍睹,一时那里还站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回叫你后悔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。

    他刚才踹的那一脚,暗中使了点手段,在踹中进幽大德的时候,一股巫力真元的内劲,已注入了进幽大德的档部。

    现在的进幽大德,虽然只是感觉全身骨头都要碎了,但是,他真正的内伤却还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只要这家伙一动歪心思,体内的欲火升起,那么,等待他的就是悲惨的命运。

    因为,张横注入他体内的巫力真元就会爆发,到时,他下半身会直接经脉被撑爆,下半身的脉络也会刹那错乱。

    等待他的结果自然就只有一个,从此成为一个太监,并且下肢瘫痪。

    在那幢小洋楼的地下,从韦陀金刚影像中获得那段信息。张横已是对进幽家两兄弟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绝对是一丘之貉,想到那些影像中悲惨的女子,张横心中的一团邪火已然燃炽,所以,他是绝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,更是直接对进幽大德使了阴招,让这家伙后半生就生不如死吧!

    “啊,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一翻打斗,立刻引起了阳春白雪会所里其他人的注意,几名保安,急冲冲地向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些客人也从旁边的楼阁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大家看到地上横七竖八地躺倒的五人时,一个个不禁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没想到,竟然还真有人敢在阳春白雪会所动手打架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不是飞少吗?”

    终于,有人认出了翻着白眼昏倒在大树边的闻飞扬,顿时惊呼不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飞少都被人打了,是谁这么大的胆量啊!”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刷地一下全望向了张横,一个个脸上都露了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飞少是什么人,那可是虹口区刑侦局局长的公子,在阳春白雪的一众纨绔里,也已算是身份极高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明珠是个直辖市,下面的一个区,就相当于是一般省的一个地级市。虹口区刑侦局局长,级别也是厅级,算起来可是高级干部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是公安系统这样的强力机构,权力可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眼前的年青人,竟然打了飞少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惊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当众人看到张横,只不过是个衣着普通的年青人,而且,在场的众人,根本没一个人认识。

    “啊呀,不知是那里来的愣头青,怎么混进阳春白雪,还在这里大打出手,这是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  旁边议论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指指点点着,已对张横充满了敌意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许多都是与闻飞扬有些交情,自然不会帮张横这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?是谁敢在这里闹事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人群后又是一阵叫嚷,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,同样穿着马褂长袍的中年男子,急冲冲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长衫衣袖上,绣着三道金线,显然地位与一般的总管不同。

    “牧大总管来了,是牧大总管来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纷纷让开,让出了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这里的大总管牧江风,也相当于是这里的总经理。

    阳春白雪的主人,很少在这里出现,因此,会所也就得有人打理。

    牧江风是这里主人的远房亲戚,所以,就被任命为了此处的大总管,平时所有的一切事务全是由他在处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没有想到,今天阳春白雪会所,竟然会有人闹事。

    貌似自会所开馆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牧江风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“牧大总管,这小子不但打了倭岛友人,还把本少也打了,牧大总管,你可不能放过这小子啊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闻飞扬也在几名客人的救助下,终于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牧江风来到了场中,顿时叫嚣起来,满脸的怨毒,手指猛地指住了张横:“小子,敢打本少,今天本少不让你少点零件,本少就不姓闻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