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5章 发彪
    “你是樱花公司的进幽二德?”

    王红伟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进幽大德,形象惨不忍睹,刚才张横那一记怒踹,让他在地面上坐了一回滑梯,手脚脸皮都被磨破了,满头满脸的污血。

    因此,王红伟一时把他误认为是他认识的进幽二德了。

    “啊,红哥,他不是进幽二德,是进幽大德先生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闻飞扬心中一震,他还以为王红伟与进幽大德的弟弟有什么关系,连忙抢着回答道:“刚才,就是因为大德先生与张少……”

    闻飞扬还在解释,但是,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,王红伟已是怒喝一声:“浑蛋,闭嘴,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王红伟猛地踹起了一脚,把面前正点头哈腰向他解释的闻飞扬一脚给踹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闻飞扬做梦都不会想到,一向稳重,为人也非常和气的王红伟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大发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顿时被这一脚给踹成了滚地葫芦,惨号着那里还爬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人人骇然,个个震惊。

    大家也是没有想到,这位红少会突然发彪。

    “红哥,我,我,我,你,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骇,闻飞扬猛地回过了神来,却是你你你我我我地我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他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王红伟却那里还会理他,目光愤怒地望向了进幽大德。

    “呃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望着眼眸里如欲喷火的王红伟,进幽大德身形一震,也是吓得不轻,心里却是咯噔一下:“难道,难道这家伙已发现了?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心中大震,身形都不禁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错,王红伟身上所中的鬼符,正与进幽二德有关。

    进幽兄弟的樱花娱乐公司的大本营在江南钱塘,他们也一向在钱塘活动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他们准备来明珠发展,并买下了那幢楼凶凶的小洋楼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,搬入小洋楼不久,就发生了诡异的凶杀案,并由此引起了公安部门的注意,甚至暂时查封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让进幽兄弟无比的焦急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这个娱乐公司,背后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,要是被调查出来,绝对是后果无比的严重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尽快平息这一事件,两兄弟是到处找关系,托人情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公安系统的人,于是,就找上了王红伟这位大少。

    进幽兄弟采取的是曲线救国的手段,想通过收买高官亲属的方法,从而影响到案件的进程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王红伟这位大少对于他们开出的条件,完全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且,王红伟受家庭影响,为人稳重,在与进幽二德接触的时候,曾让人调查过他。

    但调查的结果却并不理想,貌似进幽二德的樱花娱乐公司,就是一家皮包公司。

    以王红伟的身份,自然是不屑与这样的人交往。

    因此,双方接触了一两次后,毫无结果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进幽二德采取了极端的手段,让他从倭岛请来的阴阳师,对王红伟暗中下了鬼符。

    他是想控制王红伟,以便能最快的速度,平息小洋楼的凶杀案件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也有一个想法,只要控制了王红伟这位明珠市公安系统大佬的公子,今后他们在明珠行事,也就有了一把保护伞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,王红伟身上的鬼符,还没有真正发作,却在机缘巧合之下,遇到了张横,并化解了它。

    此刻,王红伟看到进幽大德,心中一团邪火轰然爆发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客气,咆哮着冲了过去:“妈的,本少踹死你,踹死你!”

    王红伟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形象,当着这么多人,就痛奏起了进幽大德,他是要把胸中的怒火全部发泄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这一举动,再次震憾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别人可不知道王红伟被鬼符暗算的事,还以为他突然发怒,完全是为了给张横出气。

    天啊!

    堂堂的明珠顶级大少,竟然为了眼前这个年青人,不顾及体面,不惜亲自动手上前殴打这个倭岛人。

    那么,这年青人的背景该有多恐怖,这才能让红少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来?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寂静一片,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里已充满了怪异,满满的都是敬畏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闻飞扬这回是真的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本还以为,抬出个倭岛友人,能减少王红伟的怒气,那知,现在情况恰恰相反,进幽大德竟然引起了这位红少的雷霆暴怒。

    一时间,闻飞扬又惊又惧,身形都颤抖着要瘫软了。

    他已感觉自己这次是真的做错了,貌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一顿狂踹,进幽大德被奏成了猪头,整个人已是满头满脸的鲜血,现在估计连他在倭岛的爹娘都认不出他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王红伟狠狠地朝抱头蜷缩成一团的进幽大德吐了口吐沫,这才总算是停了手。

    “牧大总管!”

    他转过了身来,一脸的凛然:“你刚才不是要抓本少的张兄弟吗?现在,你倒是给我抓抓看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平时就看牧江风不顺眼,现在撞到了手里,他那里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呃,红哥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牧江风有些惊惶无措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把其他一些所谓的大少不放在眼里,可是,面对王红伟,他却没这个胆量。

    貌似王家可不比阳春白雪的主人背景差,王家老爷子也是入主中枢的巨头。

    因此,面对王红伟的责问,他身形已矮了一大截,那里还有先前的嚣张。

    “红少!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人群后又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,春哥,是春哥!”

    所有人尽皆一震,自动地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个身形伟岸的年青人,正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一脸的微笑,但整个人却有一股俨然的气度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阳春白雪会所的主人,刘春禹。

    “春哥!”

    王红伟也是一怔,他也没有想到,刘春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刘春禹自他老爹调任后,很少再呆在这里。

    怎么今天却偏偏如此凑巧,他就来到现场了呢?

    不过,王红伟可也没对他有多少的忌惮,朝刘春禹点了点头:“春哥,今天的事,你得给我一个交待。我这位张兄弟第一次来这里,却被你的这位大总管要像贼一样给抓起来,如果我就这样算了,以后我王红伟的兄弟就不用出去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红少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刘春禹微微点头,目光却是转向了张横,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