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6章 钻石贵宾
    “阁下就是钱塘的张横张少?”

    刘春禹目光转向了张横:“当日净禅大师向王书记推荐的那个张横张少?”

    “春哥客气了,在下正是钱塘来的张横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心中却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眼前的这位春哥,竟然知道当日净禅大师向江南省省委王书记推荐的事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刘春禹目光满含深意地再次望了张横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翻话,却是再次震动全场。

    貌似听他的口气,好象这位阳春白雪会所的主人,也是知道眼前这个叫张横的年青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旁边交头接耳声一片,大家更加狐疑张横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红少!君少!”

    刘春禹微微沉吟,向王红伟和赵君儒打了个招呼:“今天的事,确实是我们阳春白雪做的不对,在没有调查清楚事情的原由之前,就胡乱插手此事。在此,在下向红少,君少和张少你们道个歉,此事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陡地转过了身来,神情变得凛然无比:“牧江风,你做的好事。本少把这里的事交给你,但是,你看看,你现在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春哥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牧江风身形剧震,一张脸色刹那变得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跟我解释,你这大总管的位置看来也做的太久了,你明天去强叔那儿报到吧!”

    “啊,春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牧江风脸如死灰,但终于没有再争辩什么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刘春禹在明珠的产业自然不只有这一处阳春白雪,而他自己也不管理在外经营的产业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强叔,正是帮他全权管理在外事物的一位老人,他让牧江风去强叔那儿报到,已是把牧江风给撤了这会所大总管的职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他会怎么安排,那就得看强叔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决定,无疑是让牧江风感觉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不是吗?在阳春白雪,他可是一人之下的大总管,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接触的都是明珠商界或官场的巨头。虽然他只是一名阳春白雪会所的管理人员,但在人前,那也是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一旦离开阳春白雪,丢了这大总管一职,他今后那里还有这样的威风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只怕他这么多年辛苦经营的人脉,也会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一个被春哥处罚的人,谁今后还敢与他交往啊!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牧江风懊悔之及?

    现在,他是恨不得给自己拍上几个大巴掌,为什么他就这么不长眼呢,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,你叫陶刚吧?”

    处理了牧江风,刘春禹也不再理会他,目光转向了陶刚。

    “是,春少,我叫陶刚,负责听雨轩。”

    陶刚此刻也是惊惶莫名,以他的身份,以前是绝对没资格与刘春禹正面对话的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这位春哥竟然找上了自己,又看到刚才牧江风被撤职,心中已是害怕无比。还以为他也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但是,接下来的情形,却是让陶刚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微微点头:“从现在起,你就当这阳春白雪会所的大总管吧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陶刚一怔,续尔惊喜若狂:“多谢春少,多谢春少,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做事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该如何表自己的决心了。

    幸福来的太突然,他都感觉要晕觉过去了。

    总管与大总管,虽然只是一字之差,那却是天壤之别。不说待遇,身份就是云泥之判。

    貌似当上大总管,他就是春少的心腹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仅仅只是因为今天自己出头为那个张横说了几句话,却有这么大的幸运就落在了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陶刚兴奋莫名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也充满了无限的感激。

    “红少,君少,张少!”

    处理完了阳春白雪内部的事,刘春禹再次转向了王红伟他们:“不知在下的处理,是否满意?”

    “春哥,你处事,我王红伟佩服!”

    王红伟向他竖了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花花轿子人抬人,刘春禹这么给他面子,王红伟那能不识趣。

    “嗯,春哥,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懒洋洋地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多谢春哥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谦虚地点点头,以示谢意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刘春禹微微一笑:“今天的事,那就此揭过。以后还希望张少有空多来玩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一掏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来:“这是我们阳春白雪的贵宾会员卡,张少请笑纳。”

    “阿,金卡,竟然是金卡!”

    四周看到那张卡片的人,却是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许多人眼里露出了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卡片是纯金打造,上面有阳春白雪的标志,还有一串数字零零五。

    这正是阳春白雪的金卡,而且,还是数量极少的数码卡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阳春白雪开业以来,送出这种金卡的,连这张算在内,也就五张,其中两张就是在王红伟和赵君儒两人手中。

    编了数码的金卡,是特级钻石贵宾,在阳春白雪会所内的消费钱免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这就是身份的象征,只有真正的顶级大少,才能拥有这样的金卡。

    但是,刘春禹一出手,就把如此尊贵的金卡送给了张横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惊?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旁边的赵君儒和王红伟的神情也有些异样,他们也是没有想到,刘春禹第一次与张横相见,竟然会如此的器重。

    如果是看在他们的面子上,也是绝不会送出如此贵重的金卡。

    一时间,赵君儒和王红伟也是满脸的狐疑,不明白刘春禹的意图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却那里知道,刘春禹之所以送张横金卡,不是一时心血来潮,而是他确实听过张横的名头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张横出手的时候,他就站在不远处的一座楼阁上,看到了全部过程,也意识到了张横是个不同寻常的人。

    刘春禹是何等人物,立刻有了结交之心。正好借着处理事情的机会,把这张金卡送上,以向张横示好。

    刘春禹是个有抱负的人,对于他来说,一个有真正本领的奇能异士,岂能错过结交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多谢春哥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会拒绝人家的好意,连忙道谢。

    一场小小的闹剧终于结束,进幽大德如同是一条赖皮狗,被两名保安架着,拖出了阳春白雪,丢到了外面的马路上。

    至于闻飞扬和钟鸣等人,却是灰溜溜地如同丧家犬一样,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上十二点多,当下,张横和王红伟以及赵君儒等人告别刘春禹,离开了阳春白雪。

    “红哥,有件事想与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张横凑近了王红伟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张兄弟,有什么事尽管说,咱哥们还需要客气啊!”

    王红伟爽快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看暗算红哥的倭岛人,应该就是与进幽大德有关吧?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王红伟惊异了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,甚至是说,在今天来此之前,他自己也是不知道被人暗算了。

    那么,张横又是如何知道的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