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7章 出格的要求
    张横竟然猜到了暗算自己的人与进幽大德有关,这让王红伟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张横给他化解的那些神奇手段,他却也恍然了,还以为这又是张横的一项特殊本领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那个进幽二德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也不再隐瞒,把他与进幽二德接触了几次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我曾调查过这个小鬼子所开的公司,貌似背后很不干净,所以,拒绝了与他们的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那知,这家伙竟然在背后暗算我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的脸色已变得阴厉无比:“看我怎么收拾他们,如果这次不让他们倒血霉,我王字倒过来写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是真的发狠了,连这发誓的话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红哥,进幽二德确实是个丧心病狂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张横叫住王红伟,就是想要告诉他,当日在小洋楼地底下,他从韦陀金刚影像中获得的那些信息,以便王红伟有调查的方向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之所以能猜出鬼符与进幽兄弟有关,就是因为看到了刚才王红伟怒打进幽大德的情形,这让他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想来,如果王红伟与进幽大德没有仇恨,他岂能在当时如此的失态,不顾身份,在大庭广众之下,痛奏一个外宾。

    而能让王红伟与进幽兄弟有仇的,估计也就是他被暗算的事了。

    以王红伟的身份,竟然被人暗算,这自然会让他不惜一切的报复。

    所以,进幽兄弟这回是真的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可不想就这么便宜了进幽两兄弟,以他们做出的那些伤天害理之事,就算是把他们给活剐了,也是不为过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几人已来到了门口的停车场,几辆车子看到他们,从黑暗里驶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看你没有自己开车,要不就坐我的车送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其中的一辆黑色豪华宾利,已停在了王红伟的身边,一名年青驾驶员已恭敬地打开了车门,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王红伟指了指车子:“我们路上也好再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红哥,那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与赵君儒以及一众衙内党打了个招呼,拉着古巅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对了,张兄弟,刚才你说有事要与我商量,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坐到车上,王红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红哥,我想请你暂时不要对付进德兄弟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红伟身形一震,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,眼神变得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张横的要求,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外。

    现在,他都有些怀疑,今天张横为他化解什么鬼符,是不是有什么意图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红哥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脸的肃然,目光毫不躲避地与王红伟对视着:“不过,我不是要红哥放过进德兄弟,而是想在红哥对付他们之前,先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王红伟仍是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是的,红哥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头:“给我半个月时间,如果到时我还不能收拾他们,红哥你再插手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红哥,你也不想那个暗算你的倭岛阴阳师给溜走吧?”

    张横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那就给张兄弟你半个月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横的话还是提醒了他,进幽兄弟身边不仅仅只有他们那些打手,貌似还有位诡异的倭岛阴阳师。

    也许,对付这样的人物,真的只有象张横这类同样具有特殊本领的人才可以。

    所以,王红伟最终同意了张横的要求。

    反正要对付进幽兄弟,也不是说随便就可以,他还是要暗地里收集一些资料,这样到时才可明正言顺地收拾这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两人头上还罩着倭岛友人的光环,没有正当的理由,还真不能随便动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,王红伟也需要时间准备。

    “那多谢红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道谢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亲自对付进幽兄弟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只是,他现在也不愿与王红伟说明。反正事情有了结果,到时王红伟一定会明白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两人交谈着,车子终于到了古巅所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古巅和张横竟然还住在如此简陋的房子里,王红伟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在邯郸路那边有个开发的楼盘,现在还空着不少的房子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就和老古住到那边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沉吟了一下道:“还有,你在明珠人生地不熟,要是没辆车子,做事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样吧!”

    王红伟转向了旁边的驾驶员:“阿伦,从明天起,你就暂时把车子开过来,跟着张兄弟,他在明珠的这段时间,你就帮我照顾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驾驶员是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汉子,名叫王燕伦,是王红伟的远房亲戚,一直是他的专职司机,很得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好的,红哥。”

    王燕伦点点头,神情却是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今天王红伟对张横的表现,确实是让他心中很吃惊。

    貌似给王红伟做了这么多年驾驶员,他还真没看到过这位红少,亲自送人回家的。

    此刻更是要把他和车子以及一套房子都借给对方,这样的礼遇,可绝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得到。

    现在,他对张横也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这个年青人,凭什么让红哥对他另眼相待呢?

    “红哥,这不好吧!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你还跟我客气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笑道:“你不会以为我那房子和这车子是贪污受贿来的吧?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这都是我正正当当地做生意赚来的,所以,你放心地用吧!”

    国家虽然明令禁止高官的直系亲人做生意开公司。但是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
    象王红伟这样的顶级大少,随便用个什么名头,与人合作做生意,根本就没有人敢查。

    所以,王红伟这些年私下里的产业可不少,他与赵君儒之间,就是有着许多合作的项目。

    “嘿嘿,红哥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王红伟这是在说笑话。

    只是,他话都说到这份上,自己要是再拒绝,就显得太佼情了。所以,张横也不再推辞。

    “咣当!哗啦啦!”

    就在张横与王红伟商量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虹口区的一处住宅里,进幽大德和进幽二德,却是暴跳如雷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