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9章 钉子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进幽兄弟大急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也明白,一旦暗算王红伟的事情败露,那么,绝对会招来这位明珠顶级大少的报复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他们因为牵涉到那件凶杀案,现在是被监控中。虽然不限制他们的活动,但被禁止回国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们现在就算是想逃,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那姓张的畜生,都是他害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进幽大德陡地回过了神来,满脸的杀气:“肯定是他帮王红伟化解了鬼符,这才让我们的事情败露。”

    当日在钱塘与张横发生冲突,进幽大德自然也在事后调查过张横的背景,知道他是位华夏的风水师。

    而倭岛的阴阳师与华夏风水师类似,阴阳师所下的鬼符,也只有风水师能破解。

    因此,明白了王红伟的鬼符已被化解,再想到当时张横就是与王红伟在一起,尤其是两人的关系无比的密切,进幽大德就想到了这事就是张横暗中破坏了他们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八格,姓张的,老子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陡地转向了山野太郎,深深地弯腰鞠了个躬:“山野大师,在下知道是谁破了您的鬼符,请您出手对付他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那张死人脸上脸皮抽搐了一下:“大德先生,你且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那会犹豫,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,最后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山野大师,您的鬼符必是此人所破,请您出手,拜托了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山野大师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进幽二德也连忙道:“如果您能出手,我们愿意再付一亿倭元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阴冷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喜色,嘴里却是傲然地道:“两位放心,这事就交给本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您了!”

    进幽两兄弟齐齐深深鞠躬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对张横已是恨之入骨,恨不得山野太郎能把他给立刻杀死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他们也无法离开华夏,那就先看着这个眼中钉被消灭再说。

    古巅的那间小屋里,张横此刻却也是有些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在阳春白雪,意外地遇到了进幽大德。虽然因为有王红伟出面,再次狠狠地让那小鬼子吃了蹩,但是,这却也是让张横陡地想到了一个人,那就是夏清莲。

    想到当日在翡翠之夜,就是因为夏清莲才与进幽大德发生的冲突,要是这家伙也知道她来了明珠,阿莲岂不是很危险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管现在是什么时候,立刻拨通了夏清莲的电话。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一阵音乐声,张横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电话通着,这应该说明她没事。

    正想挂断电话,夏清莲的声音却传了过来:“张横哥,是你吗?这么晚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夏清莲的语气显得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现在已是凌晨二点多钟,张横打来的电话确实是让她吃惊,还以为张横那边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阿莲,我没事,不好意思,把你给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道:“我也到明珠了,所以明天想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,张横哥,你也来明珠了!”

    夏清莲的语气刹那变得惊喜莫名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说了各自的近况,最后约明天见面,这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横刚吃过早饭,王燕伦开着那辆宾利就来到了古巅这里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叫王燕伦,您以后就叫我阿伦,今天不知您有没有其他安排?”

    王燕伦自我介绍了一下自己:“如果没有别的安排,红哥让我带您去邯郸路那边看看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,阿伦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立刻做出了决定:“那就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夏清莲自从来到明珠后,报名参加了明珠大学夏季举行的一个艺术培训班。

    明珠大学就在邯郸路附近,所以,这次去那边看房,还真是顺路。

    张横上了车,当车子经过那座楼凶凶的时候,张横不禁皱了皱眉:“怎么这么多警察,还把这幢楼的四周给封锁了?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的楼凶凶百米范围内,竟然被警察戒了严,拉起了警戒线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让张横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立刻醒悟了过来,他想到了柳犁月。

    昨天她与自己一起进入那个地下工程,发现了当年倭岛人的地下基地。想必是她要对那里进行一次彻底的搜索,所以才会让这么多警察把这里划成了禁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横的眉毛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柳犁月的插手,让他原本要对付进幽兄弟的计划,似乎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微微摇了摇头,张横却也是无奈,貌似柳犁月是来自特殊部门的人,这还真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。

    所以,此事也只能静待变化了。

    来到邯郸路,看了那套房子,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大套,有一百八十多平米,还是精装修的精品房,只要入住就行。

    张横看了很满意,这里的格局不错,环境也非常的清雅,确实是一处高档的住宅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想不到的是,当他表示非常满意的时候,王燕伦从皮包里拿出了几份文件:“张少,这是这房子和那辆宾利的契约合同,红哥要把它们送给您,只要您签字,就马上可以为您办理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呃,红哥他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王红伟所谓的借给他用一下,竟然是直接要把房子和车子送给自己。

    刚才上车的时候,他也看过了,那辆宾利也是刚买来不久,甚至连车牌还是临时车牌。

    怪不得当时王红伟会开那样的玩笑,说什么他的房子和车子可不是贪污受贿来的,原来他心中已是准备要把这些送给自己啊!

    以邯郸路这套房子的价格,至少在七八百万,那辆宾利也在二三百万左右,王红伟这一送,就是把上千万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够兄弟地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仅仅来明珠两天,竟然就拥有了一幢房子和一辆豪车,张横的心里还真是无限的感慨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以王红伟的身份,既然把东西送出去了,绝对没有收回的道理。所以,他也只有接受的份。

    看完房,已是十一点多,与夏清莲约定的时间也已到了,张横让王燕伦开车到明珠大学门口。

    果然,夏清莲已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阿莲!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!”

    夏清莲看到张横,俏脸上顿时露出了娇羞而惊喜的神情,向张横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她刚奔出两步,突然,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:“清莲,你这是要去哪儿?我等你好久了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