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4章 阳春白雪会所的钻石贵宾
    “是吗?你就是这里的经理柯尔华对吧?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地望着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佬,手中已不知何时,已多了一张金色的卡片,漫不经心地把玩着:“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上帝?你就是这样管理这个旋转餐厅,看来,得让你的主子好好教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张横后面那句话,柯尔华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原本一副歉意的模样,已全然变成了怒气:“我主子怎么教还轮不到你来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他后面轮不到你来说的说字还没说出口,他的脸色骤然而变,神情刹那变得惊骇无比:“你,你,你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柯尔华终于看清了张横手中的那张把玩着的金卡,心头大震,因为,那是阳春白雪会所的数码金卡,卡片上零零五的数字,特别的刺目。

    天啊!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年青人,竟然是阳春白雪会所的钻石贵宾。

    柯尔华真的惊呆了。

    做为刘春禹产业的一名管理人员,他自然清楚阳春白雪会所数码金卡代表着什么,那绝对都是有着强大背景和来历的主,非富即贵,是能与他们后台老板刘春禹平起平座的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可是,他竟然把这样的人物给得罪了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骇然之极?

    不是吗?他虽然是这旋转餐厅的经理,但充其量,也只不过是一个高级打工仔,是刘春禹产业中的一名管理人员。

    然而,与拥有数码金卡的人相比,他就是连屁都不是。

    怪不得眼前的年青人,会说要请他主子好好教一教了。原来,这位确实是有这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貌似以此人拥有数码金卡会员的身份,是随时可以与刘春禹对话,而他的一句话,也绝对能让柯尔华滚蛋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一旦刘春禹知道了今天的事,柯尔华就要倒霉了。别的不说,他的这把经理的位置,那是绝对保不住。

    而这,却是柯尔华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柯尔华被聘请到这里当经理,每年的年薪就是十万美元,要是丢了如此高薪的位置,他哪里再去找这样一份体面而又赚钱的工作?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只要是在华夏境内,任何得罪过刘春禹的人,那绝对没有好下场。别说不会再有人聘请他,只怕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看到他,就得把他当成是瘟疫一样,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心中惊骇,柯尔华的脸色急剧地变幻起来。

    猛地,他的腰哈成了虾米,以一种极度谦卑,极度忏悔的资式向张横和夏清莲鞠了个躬:“对不起,这位先生,对不起,这位小姐,在下有眼无珠,不知道是你们两位。请原谅我的无知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柯尔华连连道歉,几乎要跪下来舔两人的脚跟了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妈!”

    四周惊呼一片,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,个个惊呆,人人骇然。

    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,刚才还趾高气扬,要赶两人出去的柯尔华,却在放个屁的功夫后,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变,对这两个年青人,献起媚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所有人的心中都笼罩了一团浓浓的迷雾,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这美国佬难道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一边还得意洋洋,正准备看好戏的徐鸿远,身形剧震,一张脸也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他也是不明白柯尔华这突然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?”

    一个不祥的念头陡地浮起心头:“难道这小子有着什么可怕的背景,柯尔华他认了出来?”

    徐鸿远猛然想起,张横当时乘坐的那辆豪华宾利。

    本来,他还以为张横只是个外地来的爆发户,所以,才敢在这里借着自己的人脉,想狠狠地折辱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从现在柯尔华对待张横的态度,却让他猛然意识到,貌似他可能猜错了,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年青人,极有可能有着什么可怕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嗯,本少也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冷冷地望了一眼柯尔华,站起身来,向场中作了一个罗圈揖:“今天我与我的朋友第一次来这旋转餐厅,这是一个有特别纪念意义的日子。为了给这个好日子留下深刻的印象,我决定,今天这里我包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,又一个要包场的!”

    四周惊异声一片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家此刻也都感觉到了,貌似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,场中每个人都用一种怪异而迫切的目光望了过来,想知道张横接下来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徐鸿远的脸色已是变得难看无比,心里更是感觉到了不妙,心中暗道:“这小子也提出了包场,他这是要干什么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转过第二个念来,那边的张横目光陡地望向了他,声音也变得愤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来,我们美好的心情,却因为被一条疯狗的汪汪乱吠给破坏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冷冷地望向了柯尔华:“柯尔华经理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啊,明白,明白,尊贵的客人,在下一定让您满意,一定把那条汪汪乱吠的疯狗,给您赶出去,让他马上消失。”

    柯尔华顿时领会了张横的意思,他那里还会犹豫,猛地转过了身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条疯狗,我们尊贵的客人不想听到你汪汪乱吠,不想看到你,你马上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柯尔华翻脸比翻书快,指着徐鸿远怒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天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们,个个脸色古怪,心中却是恍然:“果然是这样!这回是现世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徐鸿远却是又气又急又是愤怒,差点一口老血就直接喷出来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他精心安排的巧妙之计,在这一刻却反尔落在了他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他竟然要被柯尔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被当成一条疯狗给赶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个屁啊!”

    柯尔华此刻却那里会对徐鸿远客气,他是恨不得表现得越凶狠越好,只要能让那位爷开心,他现在是恨不得亲自上前痛奏徐鸿远一顿。

    而且,事情说到底,其实也是徐鸿远惹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家伙要赶张横,他柯尔华岂会得罪那位尊贵的客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对徐鸿远也是恨得咬牙切齿:“滚,快滚,不然,我就叫保安把你拖出去。”

    柯尔华的手指几乎指到了徐鸿远的鼻子上,口沫乱溅,如同是遇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徐鸿远差点脑溢血,不过,他总算还没有被气昏,猛地一拍桌子,那里还有这张脸再呆在这里,蹬蹬蹬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,徐少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同桌的小娜想追上去,却被他一个巴掌给掴倒在了地上:“妈的,臭婊子,滚,你们这些臭婊子,一个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把所有的火气,全部发泄在了同来的女伴身上。

    一边骂着,徐鸿远已如同是一条丧家犬一样,灰溜溜地出了旋转餐厅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这没良心的!”

    后面传来了小娜凄厉的哭喊声。夹杂着一片吁吁的惊叹声。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,都不禁在后面戳起了这家伙的脊梁骨。

    自己窝囊没用,竟然把怒气发泄在同来的女伴身上,[这家伙也够无耻地。

    整个旋转餐厅一片哗然,人们用怪异的目光望望柯尔华,再看看那边的张横,个个神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望着被柯尔华轰出去的徐鸿远,张横心里偷着乐。

    以其人之道,还之彼身,张横心中还是非常畅快地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不会象徐鸿远那样做冤大头。

    虽然说包场请所有人吃饭,但自己手中有那阳春白雪的数码金卡。

    按阳春白雪的规矩,只要拥有数码金卡的贵宾,在任何春哥产业的消费,全部都是免费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今天张横是慷春哥的慨,也算是给自己出了口恶气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众人为这一场好戏而无限感叹的时候,在旋转餐厅的一个角落里,一双阴冷的目光,却瞪上了张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