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5章 噬魂
    角落里坐着一个黑衣人,头上戴着一顶太阳帽,帽沿压得很低,几乎遮住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有人可以看到他的脸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因为,此人的脸几乎就是一张皮包骨头的骷髅脸,看起来实在是骇人。

    这人,除了倭岛的那位阴阳师山野太郎之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昨天晚上,进幽兄弟愿化一亿倭元,买张横的命,他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当下,他就着手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他下在王红伟身上的鬼符,虽然被张横化解。但是,他所炼的鬼符乃是阴阳术法中无比歹毒的子母鬼符。

    这种鬼符,以一对母子为引,在这位母亲怀孕时,就已对她施了法,完全控制了她。

    在怀孕期间,就不断地用秘法粹炼,以至于她肚里的孩子,未出生就已成为了阴阳师的道具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经秘法粹炼的胎儿,生下来后,已不是正常的孩子,而是鬼婴。

    就在这位母亲临盆之际,阴阳师会发动秘法,让她难产而死。与此同时,拘禁母子两人的神魂,最终被炼化成子母鬼符。

    因为是临盆时而死,而腹中胎儿本就是鬼婴,因此,这子母鬼符的怨气极重,比普通的鬼符更厉害十倍。

    又因为是子母鬼符,血脉相连,所以,子母鬼符之间有着神秘的感应。

    张横昨天晚上化解鬼符,已是让子母鬼符中的鬼母感应到,并记下了张横的气息。所以,今天一早,山野太郎就是凭着这种感应,找上了张横。

    而且,他一路就跟着张横来到了明珠塔。

    山野太郎也在暗中观察张横,看他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,已是决定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然传来了警兆,不由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“诸位!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站了起来,抱拳向全场的人做了个罗圈揖:“刚才一点小小的意外,把一条疯狗给赶了出去,打扰了诸位的雅兴。不过,正如刚才在下所说,今天在下与朋友是第一次来这明珠塔吃饭,是个很有意义的日子,所以,在下决定包场,诸位今天的所有消费,全算在在下头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横再次向四周人拱了拱手:“祝各位用餐快乐,在这里玩得开心。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叫好声,反正今天这餐饭是肯定白吃了,众人倒也不吝啬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然而,谁也不知道,张横的这一翻作态,只不过是个借口,他正是借这与众人打招呼的机会,观察了四周,并锁定了心中警兆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人有问题!”

    目光扫过那边的黑衣人,张横的心头咯噔一下:“好浓重的怨气和杀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眯,他已觉察出了角落里山野太郎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山野太郎此刻却已是低下了头,似是在品尝美酒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一只手却是轻轻地抚弄着手指上的一个戒指。

    那是一只戒面上刻着一个狰狞鬼脸的戒指,通体漆黑,散发着一股阴森的气息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抚弄,戒面上的鬼脸似是突然活了过来,竟露出了一抹狰狞的诡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缕肉眼不可见的青烟,从戒面上蒸腾而起,刹那隐没在闪烁的灯光里。

    山野太郎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杀机,目光却是凝注到面前的酒杯里。

    酒是倭岛的清酒,纯净的酒液上,此刻却是浮突出了一个鬼脸的模糊影子,正在酒液中浮沉荡漾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对着酒杯里的鬼脸影子,似是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他的说话,酒杯中的鬼脸陡地张开了嘴来,露出了两排森森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鬼祟之物!”

    坐在那边的张横陡然机灵灵打了个寒战,神情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不错,张横感觉到了不对劲:头顶上方,似有一团阴云,正向他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天巫之眼刹那开启,顿时,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,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只见,头顶的天花板上,正有一团黑雾在蒸腾。黑雾里,一张狰狞的鬼脸,已张开了黑洞洞的巨嘴,向自己狂噬而来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黑雾翻滚,暗芒暴闪,那只鬼脸刹那间已扑到了张横的身上,一张巨口,已狠狠地咬向了张横的头,似是要把张横的脑袋一口咬掉。

    阴风骤急,森寒透体,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,意识都有了刹那的黑暗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却是丝毫未动,甚至嘴角已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,心中暗道:“区区鬼祟之物,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山野太郎的酒杯里,酒液陡地蒸腾起来,那张鬼脸张开的大嘴中,出现了张横的影子,似乎是已被鬼脸给死死咬住了。

    “噬魂!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低低地用倭语喝叱道,脸上已浮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的这只酒杯里显现的影像,正是他暗中驱使的鬼母此刻行动的反映,这是阴阳术法中的镜光术,可以凭此看到鬼母行动时的所有细节。

    此刻,鬼母已是暗中动了手,要吞噬目标的神魂。

    一旦神魂被噬,轻则失去三魂七魄中的部分,从而成为一个植物人。

    重者,自然是魂飞魄散,刹那成为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山野太郎的心中已是发出了冷笑,他就是要在这当庭广众之下,暗算了张横。

    然而,他脸上的残忍笑意还没有荡漾开来,下一刻,他的神情骤变,口中也猛地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惊呼:“啊,这,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面前的酒杯轰然炸裂,酒水顿时泼了他一脸,而他的鼻子,嘴角也汩汩地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啊,先生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刚好有一名女服务生经过,看到这副情形,不由吓了一跳,连忙焦急地问道:“先生,您要不要上医院?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此刻那里有功夫理会她,陡地站了起来,逃也似地向外奔去。

    因为走的实在是太急,衣角带住了桌子,哗啦啦一下,把餐桌带倒,顿时把桌上的碗盘给摔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啊,先生,您……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还想再说什么,但是,山野太郎却已如同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狂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愣在了当场,一时完全蒙了,怎么也弄不清楚,这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是,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山野太郎害人不成,却是反受了其害。他现在是狼狈逃命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这旋转餐厅里,已发生了惊险的一幕,张横与这个倭岛来的阴阳师之间,来了一回生死相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