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7章 报应
    “八格,哈哈哈,好戏终于上演了!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的车子远远地跟在后面,突然看到前面的那辆宾利,歪歪斜斜地开起了八字路线,最后竟猛地加速,撞向了前面的护栏。

    以宾利的这个速度,要是撞上护栏,结果自然只有一个,那就是护栏破碎,整辆车子冲出高架桥,从上面直摔下去。

    高架桥有十几米高,以这样的高度,宾利摔下去,只怕会立刻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山野太郎顿时兴奋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,这是他锁阴碾魂的秘法起效了,那辆车里的驾驶员,现在已受到了影响,这才会出现这样怪异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八格,去死!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一串冰冷的字眼,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的这股兴奋劲荡漾开来,一幕让他无比骇然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那辆正狂冲向栏杆的宾利,猛然一震,整辆车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嘎嘎声,竟然一下子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。

    嘎嘎嘎!

    车轮与地面爆起一连串的火星,水泥地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黑色车轮印。

    下一刻,几乎要撞上栏杆的宾利,硬生生地调了个头,冲出数十米后,停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“啊,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山野太郎浑身剧震,骷髅脸上也刹那露出了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一幕情形,实在是太惊险了,比美国大片还美国大片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,中了秘法的驾驶员,怎么可能还会清醒过来,在千钧一发之际,让车子转向,避免了这一必死的祸端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宾利车里,此刻却是混乱一片,王燕伦已整个人趴倒在了方向盘上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后面坐着的张横和夏清莲两人,脸色难看无比,夏清莲更是发出了难以抑制的尖叫。

    两人刚才正说着话,车子却突然失控,向前面的护栏撞去,这顿时把夏清莲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张横也是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不过。刹那的震惊,张横马上反应了过来,立刻意识到了不妙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要想替换王燕伦来驾驶已不可能了,他坐在后座,根本无法对驾驶位的王燕伦做出任何的帮助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果是换了其他任何人,肯定就只有睁着眼等死的份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就是张横,他现在身上藏着拽着的玩意可不少,岂会甘心就此束手待毙?

    陡地,心念一动,他身上的衣物如同是一滩流水般,猛然褪了下去,迅速向驾驶位流去。

    这褪下的衣物,正是魑魅的本体,在这危急时刻,张横立刻让它化为原形,漫延向了驾驶位。
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王燕伦昏迷前,已是把油门当刹车踩死,但是,魑魅的力量何等巨大,它化成的流质,刹那间已封死了刹车,把油门给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诡异的流质在控制了油门和刹车的时候,以一种恐怖的速度,陡地向上漫延,刹那流到了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于是,魑魅终于也控制住了方向盘,硬生生地在那千钧一发之际,把车子在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    滴滴吧吧,滴滴吧吧!

    高架桥上,车辆顿时喇八响成一片,许多车子,为了避让这辆突然发疯的宾利,歪歪斜斜地离开了原先的车道,路上秩序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幸好,现在已是晚上九点多钟,并不是上下班时间,车子并不多,这才避免了出大车祸。

    那些车子,都是有惊无险地避让了开去。

    望望路上混乱的样子,再看看车后面地上留下的那两道漆黑的刹车印,目光落在昏迷在方向盘上的王燕伦,张横的神情变得凛冽无比:“狗日的,还真当哥们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发狠了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手中一个印诀陡然一指:“叱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涟漪,刹那振荡开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远远跟在后面的山野太郎,正目瞪口呆地望着前面。突然,他陡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,抱着头痛嚎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却软绵绵地趴倒在了方向盘上,整个人已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意识陷入迷糊的最后一刻,他也下意识地踩下了刹车,想把车子停住。

    然而,可怜的山野太郎,与王燕伦一样,慌乱中踩死的哪是什么刹车,正是油门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顿时,他的车子象一匹脱缰的野马,猛地狂彪起来。转眼间就冲向了前面的护栏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传来,他的车子撞破栏杆,从高架桥上直飞了出去,来了一回空中飞车表演。

    当车子落下地来,已成为了一团碎片,车子里的山野太郎,自然也已成为了血肉模糊的一团,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张横刚才在发现山野太郎偷袭后,就把灵犀放了出去,本是想追蹑这家伙的行踪。

    那知,这个倭岛的阴阳师,竟然一而再地暗下杀手,甚至还把阴谋弄到了王燕伦身上,这让张横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所以,他立刻让灵犀发动了攻击,狠狠地刺入了这家伙的脑袋。

    山野太郎本就身受重创,那里还受得起灵犀的这要命一击,顿时昏死了过去,导至了一场惨烈的车祸发生。

    这回,他是得到了报应,暗害张横不成,反尔自己成了一堆肉浆。

    滴滴吧吧,滴滴吧吧!

    后面的车子又是乱成了一团,人们被这惨烈的一幕给惊呆了,刚刚有所恢复的交通,刹那又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有功夫去理会死翘翘的山野太郎,他已打开了车门,来到了驾驶室,细细地查看起了王燕伦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被阴了。”

    天巫之眼开启,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此刻的王燕伦,头顶笼罩着一层血色,看起来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显然,他这是被人下了某种阴狠的秘法,这才会导至突然昏迷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也不犹豫,把王燕伦从驾驶位上抱到了旁边,自己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也不停留,一按喇叭,宾利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燕伦现在的情况很严重,必须马上进行处理,否则,他的神魂会受到影响,后果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夏清莲这个时候也总算回过了神,不禁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他被人暗算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幸好,他的体质非常不错,现在得想办法救醒他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