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8章 惊风
    张横驾车把王燕伦送到了在邯郸路的那套房子,此时此刻的王燕伦情况已是非常的糟糕,一张脸红得如同是火烧的螃蟹,全身更是火烫一片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,要不要送他去医院?”

    夏清莲满脸的焦急。

    “去了医院也没用,他是被人下了邪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凝重:“幸好,对他施法之人已经死了,这秘法的效果只能发挥出一半,否则,他可能撑不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着,已从背包里拿出了桃木针和柳木针,开始在王燕伦身上挑刺起来。

    王燕伦的神魂被秘法侵蚀,已是受了损伤,现在张横必须用巫符为他固本还元,以弥补他的元气。

    幸好,如今张横的力量已达到了二品的后期,要刻划这些巫符,已是轻而易举之事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小时,当最后一根桃木针刺到王燕伦眉心的刹那,一团彩氲陡然暴起,灌入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王燕伦陡地睁开了眼来,发出了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他还有些迷茫:“我这是怎么了,我刚才好象做了一个恶梦,梦见无数的鬼魂在噬咬我,要把我扯碎。”

    “嗯,阿伦,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:“你刚才是被人下了阴招,不过,现在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王燕伦摇了摇头,这才似是想起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坐起身来,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,一张脸上的表情,却是刹那变得无比的怪异:“呃,张少,我这是?”

    不错,经张横的治疗,王燕伦身上确实是发生了变化,他只觉,身体似乎充满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量,而且,头脑也似乎比以前更清明了,许多曾经记忆模糊的事,现在却如同是电影一样,都从角落里涌了起来,如此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阿伦,今天的事都是因为我引起的,所以,我顺便帮你疏理了一下身体的经脉,让你以前体内的一些陈伤全部都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。

    其实他还有一些内情没告诉王燕伦。在刚才疗伤的时候,张横不仅替他疏理了经脉,还为他服用了一剂用黄精液和太岁浸泡液溶合的灵药。

    经此一遭,王燕伦的体质已有了质的变化,可以说是百邪不侵,以后再遇到有类似的邪术,也有了一定的免役力。

    这是张横对他的报答。不管怎么说,他这次遭难,完全是因为替张横开车的原故。否则,那个倭岛阴阳师,也绝不会暗算他。

    “那多谢张少了。”

    王燕伦的眼眸变得炽烈起来,望向张横的眼神中,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他这回因祸得福,全靠了张横才能消灾解难,这一份恩情,他是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“对了,阿莲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了夏清莲:“这房子是我一个朋友的,现在由我住着,只是,我在明珠呆的时间不会太长。你就和你弟弟住到这里来吧!”

    张横想到了夏清莲如今也是住在附近的同居楼,而且还与她弟弟住一起。想到自己不久就会回钱塘,这房子到时就空下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决定让夏清莲姐弟来住,也免得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啊,张横哥,这不好吧!”

    夏清莲这回是真的吃惊了,她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把这样一套房子让给他们姐弟住。

    貌似邯郸路的房子,那是学区房,不说它本身的价值,光是这样大一套房子,如果出租的话,每个月也至少是八千到一万元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摆手:“反正空着也是空着,我那朋友是土豪,他不在乎钱。”

    张横并没有说这房子是自己的,他还真怕吓着了夏清莲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,张横哥!”

    见张横如此说,夏清莲也不再推辞,心中却是满满的都是感激。

    有了这房子,自己今后在明珠的生活确实是可以安定下来,也可以安心地跟老师学习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山野大师出车祸死了?”

    在进幽大德兄弟所住的房子里,此刻,两兄弟接到了警方打来的电话,两人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山野大师竟然会死得那样惨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是个意外?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进幽二德脸色难看无比,望望一边的进幽大德:“可是,事情怎么会凑得这么巧,他出去办事,就出车祸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清楚的很,山野大师这次外出是去干什么的,那是去暗算张横。

    那么,他现在莫名其妙地出了车祸惨死,这岂能不让两人怀疑?

    “看来,我们得向华夏政府提出抗议,这次山野大师的车祸背后有阴谋。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猛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也只有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叹了口气,脸色更见凝重。

    山野大师的死,让两兄弟感到了一种危机,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    果然是祸不单行,就在山野太郎出车祸的第二天,进幽大德也出事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心中烦闷,大白天就兽欲大发,招来了一名小姐,就想泄泄身上的欲火。

    那知,就在行事的时候,他只觉体内轰然一阵剧痛,身体突然一下子没有了知觉,就这么象一只赖皮狗一样,趴在了那名小姐身上。

    小姐还等着他快点结束好收钱,突然感觉身上的人象死猪一样不动了,不禁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当她转过身来,看到进幽大德的时候,顿时吓得尖叫不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进幽大德,两眼翻白,已然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姐象是撞鬼了一样,连衣服都没穿,就尖叫着跑出了房来。

    可怜的进幽大德被送到了医院,而检查的结果却是无比的悲惨,他已成太监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下肢也完全瘫痪,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坐下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按照医生的说法,他这是惊风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惊风,是一个专业的医学名词,是指正在做那事的时候受惊。

    一般的结果都会导致不举,但是,象他这样严重的,却绝对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没想到,这都是张横下的阴手,是对这家伙的惩罚。

    山野太郎死了,进幽大德残了,进幽二德感觉惊惶莫名,他这几天一直在做恶梦,梦里总会被一只魔鬼的手扼住喉咙,让他无比的惊恐。

    不过,总算有一件好消息传了过来,让他无比阴郁的心情,有了一丝阳光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