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9章 挖坑
    封锁楼凶凶的警察,在一周后终于撤离了那里,原本的封条也全部揭去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处地方,现在已可以重新使用了。

    这对于进幽二德来说,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虽然,因为那个凶杀案还在调查中,他们的出国限制还没有解除。但是,房子的重新启用,却意味着事情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只是,让进幽二德无奈的是:发生了那天晚上诡异的事件后,现在要让他回楼凶凶,他还真没这个胆量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之所以请山野太郎这位倭岛的阴阳师过来,最主要的还是想解决楼凶凶内那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山野太郎出车祸死了,要想再找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人,还真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进幽二德终于想到了另外一个人……古巅。

    貌似这也是位风水师,而且,还答应帮他请高人过来。

    当日在阳春白雪,虽然进幽大德看到了古巅与张横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进幽大德并不认识古巅,所以,直到现在为止,进幽二德也是不知道古巅与张横的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那里还会犹豫,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是进幽二德打来的电话,古巅的脸色刹那变得很是难看,他对这家伙还真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早就交待过他,这才让他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进幽先生,你要求的高人,我已帮你请来了。”

    古巅也不废话,连忙把张横教他说的话回复给了进幽二德。

    “好,大大地好,那什么时候可以让你请来的高人过来?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大喜,有些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“那位高人现在就在明珠,随时都可以过来。”

    古巅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就下午让你请来的高人过来看看我们的办公楼。”

    进幽大德与古巅约定了时间。

    当古巅把这一消息告诉张横的时候,张横心里乐开了花,他就在等待进幽二德请他看楼凶凶的风水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,张横与古巅一起,来到了楼凶凶的门口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的张横,可不是原来的样貌出现,他也怕进幽大德给他兄弟看过了自己的影像,所以,他进行了化妆。

    而且,打扮成了一个道士的模样。头上戴一顶道冠,颌下还贴了几缕长须,在一身道袍的掩映下,还真有几分世外高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的面貌也经过了魑魅的改变,让它挤压自己的脸部,让张横看起来就象是胖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就活脱脱一个满脸慈祥的老道。

    别说是进幽二德,就算是古巅,如果不是知道这道士是张横化妆,他也根本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辆本田汽车开了过来,进幽二德在两名保镖的陪同下,从车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进幽先生,这位就是我请来的高人,是茅山派第八十八代掌门的师弟,人称通天彻地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古巅连忙给进幽二德介绍:“张真人法力无边,降妖除魔,在我们风水界,那是鼎鼎大名,一般都是给富商巨贾或是高官看风水,如果不是我与他有些渊源,绝对请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古巅一张三寸不烂之舌,把个张真人吹得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满脸的惊喜,向着张横深深地鞠了个躬:“张真人,敝人进幽二德,有幸能认识您,这里的事,拜托了!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什么通天彻地张真人的名头,但这家伙看人还是挺有眼力的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位道人,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确实是象个有本事的高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表现得很是谦卑。

    “无量寿佛!施主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学着电影电视中那些道士的模样,打了个稽手,还真有一副大师风范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,那请您帮我们看看,这处楼房到底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寒暄了几句,进幽二德立刻转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嗯,此处楼房确实是煞气冲天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,目光望向了小洋楼:“先前贫道已仔细看过,以贫道之见,此楼不但是凶楼,而且是极凶之楼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看,此楼上冲太岁,下冲地渊,此为极凶之兆。”

    张横摇头晃脑,开始胡诌起来:“风水有言,太岁一冲出妖孽,地渊煞气当见血,若问天下何为凶,双煞之局人必绝。”

    “呃,张真人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纵然是中国通,却也一时无法理解这深奥的诗句。

    “施主,此谒语的意思是说,天下有最凶的地方,那就是不但冲太岁,而且冲地渊,此为双煞之局,凡是犯了这双煞之局,必出妖孽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脸肃然地解释道:“这处楼房就是犯了这双煞之局,如果贫道猜得没错的话,这里肯定有妖孽之物作乱。”

    “啊,张真人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脸色大变,已被张横的这翻话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别的不说,以张真人所说的,有妖孽出现,按中国汉语中对妖孽的解释,这就是不干净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他的这幢小洋楼,前段时间,不就是有那诡异的流质从地底冒出来,还吸干了两个女人的血肉,让她们成为了干尸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已是完全相信眼前的这位张真人,是位真正的高人了。

    “唉,双煞之局,可不容易化解啊!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现出了无奈之色:“而且,双煞之局,谁沾手,谁倒霉。以贫道的看法,估计施主这边已有人因为被这凶楼冲煞,出了横祸。所以,施主,贫道可不敢担这因果!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身形剧震,神情刹那变得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张横的话,让他陡然想到了死去的山野太郎和变成太监,瘫痪了下半身,现在还住在医院的进幽大德。

    貌似山野太郎刚来的时候,也是来看过这处凶楼,进幽大德更是曾在这里住过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印证了眼前这位张真人谁沾手,谁倒霉的话吗?

    心中想着,进幽二德更加的信任这位张真人,也更加的恐惧这座楼凶凶了。

    可是,人家却说不敢担这因果,已是有了拒绝之意,这顿时让进幽二德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,此事拜托您了,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连连向张横弯腰鞠躬,态度变得谦卑之极:“只要您帮我化解了这里的双煞之局,在下一定不会亏待您,拜托了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进幽二德,恨不得叫张横爷爷,只要能帮他化解这楼凶凶的凶煞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那里知道,张横现在正在挖一个坑,就等着他自己跳下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