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1章 最后的挣扎
    张横和古巅施施然走了,进幽二德却是惊恐莫名,他已被那位张真人的话,吓得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总算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从现在开始,已是霉运罩头了。

    摇了摇脑袋,嘴里咕噜着骂了句八格,进幽二德转身向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刚走两步,他的脚似乎一僵,整个人就骨辘辘摔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痛呼:“八格,井岛,你还不死出来。”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停在不远处的丰田车门打了开来,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忙不迭地跑了过来,正是他的司机井岛十一。

    他慌忙上前扶起了摔倒的进幽二德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把进幽二德扶起,进幽二德已是一个大巴掌甩了过去,狠狠地掴在了他的脸上:“八格,你难道眼瞎了,就这么看着我摔倒。”

    “嗨,进幽君!”

    井岛十一那个憋屈那个窝囊,但他还真不敢争辩,连忙弯腰道歉。

    进幽二德满肚子的火气都发泄到了他的身上,噼噼叭叭就是一连十几个巴掌,直到把井岛十一给打成了猪头脸,胸中的那股邪火才算是稍稍平息了些。

    低头看看脚下,地面平坦无比,别说是什么绊脚的东西,连块小石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刚才明明象是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,这才摔倒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心里机灵灵打了个寒战,脸色再次变得煞白:“难道真的是那鬼东西缠上我了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进幽二德吓得浑身发颤,感觉正午那炽烈的阳光,似乎都变得有些阴森森的冰寒起来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敢再呆在这里,连忙又是一声怒吼:“八格,还不快抚我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也管不了还瘫软在地上的两名保镖了,自己先离开这里再说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今天的悲摧可还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被井岛十一扶到了车上,进幽二德连连摧促开车。

    可是,车子刚启动,井岛十一却象是失了魂一样,轰隆隆地就把车子撞向了前面的路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前挡风玻璃刹那全部爆碎,车头也变了形。

    幸好,车子突突突地还在发动,似乎还可以开。

    “八格,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满头满脸的鲜血,挡风玻璃的碎碴子,把他的脸划得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不过,他此刻却那里还顾得上这些,他感觉背后似乎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在瞪着他,让他感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是被吓破了胆,不顾一切地想离开这楼凶凶所在的范围。

    井岛十一如今也是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刚才他突然头一痛,象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,让他出现了刹那的迷糊,这才把车子撞上了路桩。

    可是,这莫名其妙的头痛,却也让他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貌似他也是知道楼凶凶的事,更是听到了刚才那位张真人的话。联想到老板进幽二德现在的状况,他的心里也是毛毛的,感觉这地方实在是太邪门,太可怕。

    滴滴吧吧!

    破烂的车头总算还能开动,井岛十一没命地倒车,总算调过了头来,丰田屁股上喷出一团黑气,摇摇晃晃地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狗日的,哥们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在一个拐角处,一辆宾利缓缓地驶了出来,车子里,王燕伦驾着车子,慢慢地跟上了前面的丰田。

    后座上,古巅用怪异的眼神望着张横,满脸的惊异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古巅还是有些不明白张横的意图。

    貌似今天给进幽二德看那楼凶凶的风水,风水没看,倒是先把那家伙给吓了个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那么,张横他这是要干什么呢?

    “老哥,你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!”

    张横看出了古巅的疑惑,不由微笑着道,目光却是望着前面的丰田,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我一定会让那家伙跪着来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古巅的嘴张成了蛤蟆,他感觉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这位张老弟了。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要跟踪进幽二德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他在进幽二德身边,放置了那只灵犀。

    虽然灵犀溶入了他的一缕意念,但是,如果距离太远,他只能感应到,却无法操控灵犀做出任何事。

    为了好好地教训进幽二德,让这家伙处于极度的惊恐中,张横却不得不跟踪他,时不时地给他来点刺激。

    进幽二德现在是惊弓之鸟,拼命地摧着井岛十一往住处赶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回到住处,好好地窝在那儿,以平息受惊吓了的那颗心脏。

    进幽二德的住处离此并不远,是楼凶凶发生凶杀案后,临时租住的一套小别墅,与他住一起的还有七八名他从日本带来的打手。

    车子开入了别墅的院里,进幽二德总算松了口气,现在他感觉浑身无力,里里外外的衣衫都被汗湿透。

    自从刚才那位张真人说了那些话后,他就开始感觉,身上总是阴森森的,好象是被什么东西给瞄上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中无比的恐惧,尤其是想到山野太郎和他大哥的下场,更是让他难以抑制的惊恐。

    此刻,回到了住处,看到了屋里那一大群保镖,进幽二德才有了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是我想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心里咕噜了一句:“看来,是这段时间精神太紧张,得该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进幽二德准备洗个澡,然后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,刚走进浴室,手拉开浴室房的玻璃门。突然,轰隆隆一声,面前的玻璃门竟然在这一刻轰然炸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可怜的进幽二德,这回是吓得魂飞魄散,尖叫着连滚带爬地从浴室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老板,怎么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众保镖慌忙赶来,但是,看到浴室里那如同被炸弹炸过的情形,也一个个全部惊呆。

    “八格!”

    望望满地的玻璃碎碴子,再看看自己身上被划得鲜血淋漓的悲惨模样,进幽二德又惊又恐又是愤恨,一张脸已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终于,他咬了咬牙,恶狠狠地道:“八格,老子的命可是一向够硬,要想老子的命,那有这么容易。管你是鬼还是妖,老子这回要与你拼一拼。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受那位张真人的影响,已是把今天他所遇到的倒霉事,完全算在了鬼怪妖孽的头上,心中却是打定了主意,无论如何,他也不甘就这么束手就毙,他要做出最后的挣扎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