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4章 祭天凶兆
    “进幽先生,双煞之局人必绝。”

    古巅见进幽二德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,连忙又道:“你还是考虑一下张真人的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

    进幽二德想了一想,随口答应了下来,心里却是一百个不情愿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也得探察了那里的地洞,这才会死心。

    古巅也不再劝他,当下,两人闲聊了几句,进幽二德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望着手中的一千万支票,古巅神情却是怪异无比,心中对张横的佩服更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貌似这一切都已在张横的预料中,今天果然看到进幽二德亲自前来求恳,还送上了这么大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把这笔巨款拿到张横手中的时候,张横的态度,却是让他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古老哥,你把这笔钱捐给慈善机构吧,最好是妇女儿童福利事业的慈善机构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看都不看那支票,便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啊,要捐了?”

    古巅这回真的吃惊了。

    一千万啊!就这么捐出去,难道自己这位张兄弟,钱真的多到没地方花了?

    “老哥,这钱不干净,沾染的都是血,如果拿了自己用,要遭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古巅机灵灵打了个寒战,他似乎听出点什么来了,也不敢再问张横,连连点头:“好的,张兄弟,我这就把这笔钱给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幽二德,这一千万,只是利息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,心中喃喃地道。

    他这回之所以要坑进幽二德,除了让这家伙饱尝生不如死的惊恐之外,就是要从这家伙身上狠狠地宰几刀,把他这些年榨取的钱财,让他吐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,还仅仅只是开始,一千万,对于作恶了这么多年的进幽两兄弟来说,也只是小意思,张横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他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,却是王红伟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这里有位客人,你现在方便不方便,他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开门见山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,红哥,我现在正好没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张横来到了阳春白雪会所,依然是上回的听雨轩,王红伟约了他在这里见面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来了!”

    刚走进门口,迎面就遇上了陶刚。

    现在的陶刚,意气风发,他如今是阳春白雪的大总管,正是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见到张横,陶刚无比的热情,他可没忘了,自己有今天,这都是张横的原故。

    “嗯,陶大总管,看来最近你过得很滋润啊!”

    张横开了他一句玩笑,也为他的高升而高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这都是托您的福,我陶刚才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陶刚满怀的感激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陶刚亲自领张横进入了听雨轩。

    王红伟早就等在了那里,在他的身边,还有一位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气度不凡,正端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舅舅陈孝达,现在在新疆那儿开矿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陈叔好!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小张?”

    陈孝达站了起来,与张横握了握手,目光灼灼地上下打量张横:“不错,不错,年青有为,果然是少年俊杰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落下座来。

    “小张,我也不瞒你,这次让阿红请你过来,是有事想让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是个很爽朗的人,没几句客套,就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。

    “陈叔有什么事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红说了,如今我在新疆那边开矿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也不迟疑:“跟小张你说实话也不要紧,我们开的是玉矿,我在那儿也好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不由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这位陈叔,竟然开采的是玉矿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也清楚,新疆是个产玉的地方,举世闻名的和田玉,就是产自新疆和田。

    “看来,王家的产业还真是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,现在对这些豪门家族,更多了一丝了解:“竟然连玉矿的开采都有涉及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,我们在一处地方发现了一个新玉矿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探察,探明那是一处藏量丰富,而且品质极佳的玉矿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继续道:“只是,就在我们准备对那里进行开采的时候,却是发生了一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开矿是个危险性很高的职业,所以,每次新矿开采之前,我们都会按照当地的习俗,进行一次祭天,以祈求平安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可是,就在我们祭天的时候,突然风雷大作,竟把所有的祭品都给吹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祭天需要用活的五畜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眸中闪过一抹惊悸:“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,当风雷大作的时候,那些绑起来的五畜,竟然一头头撞山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又是一挑,心中更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按照陈孝达的所说,无论是风雷大作,还是祭品撞山自杀,这绝对都是凶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们这次开矿,确实是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果然,陈孝达微微摇头,脸现愁容:“祭天时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凶兆,顿时震惊了所有人。原本决定的开矿日期,也就此担搁。别说是我们不敢开采,就算是我们不在意这些,那些采矿的工人,也不愿挖掘。”

    “唉,开矿的人本身就是冒着生死的危险,最是迷信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有些无奈:“所以,我们就决定暂时停一停,请高人前来看看,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玉矿难道没有专职的风水师?”

    张横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,但是,他们根本无法察明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解释道:“而且,我们也请了那边许多有名望的风水大师,但是,他们都没能看出点端倪,只是说此地煞气隐现,不宜动土,否则,极有可能会遭来大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为了探察那个玉矿,我们前期的投入已是天文数字的姿金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:“更是与不少买家,预定了供货合同。要是这玉矿就这么停下来不开采了,这个损失,我们实在是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才到处寻找真正的高人,想为我们化解此事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解释道:“小张你的事我们也听说了不少,这次更是你亲自为阿红解了他身上的鬼符,所以,我就想请你去看看,是不是有办法化解。”

    陈孝达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,脸上也现出了迫切的神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