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6章 点石成金
    “通灵之体,夏清莲的弟弟竟然是难得一见的通灵之体。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惊讶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应中,夏清莲的弟弟,浑身散发着一股灵气,让他整个人有一种特别灵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他头顶三花聚顶的本命气运中,蒸腾着一圈霞光,这正是通灵之体的特殊表现。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人间难得通灵体,不沾世上凡俗气。一朝若能归本位,天之宠儿谁可比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天生的通灵之体,具有不同寻常的奇异力量,一旦能真正与他所通灵之物相匹配,那么,这就是天之宠儿,谁也比不得通灵之体的奇特之处。

    其中,最重要的就是与之匹配的通灵之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通灵之体只是一个统称,每一位通灵之体,所感应的并不相同。有的是能与神鬼通灵,也有的却是能与四周的植物通灵,可以感应到植物的力量,更有能与鸟兽通灵的,就可以听懂鸟兽的话语。

    古代中国的神话传说中,就有公冶长能听懂鸟兽之语,其实,他就是一位通灵之体,只是他所通之灵是鸟兽罢了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夏清莲的弟弟会是一位通灵者,不过,不知道他所通之灵会是什么?

    “李飞,这就是张横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夏清莲也看到了张横他们,连忙走了过来,一边向身边的年青人介绍道。

    夏清莲姐弟的姓数不同,她跟母亲姓,弟弟跟父亲姓,所以,她的弟弟才叫李飞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!”

    李飞是个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年青人,人长得清瘦,看起来有些腼腆,看到张横,脸都有些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“阿飞,你好。”

    张横上前拍了拍他的肩:“很高兴认识你,听说你在明珠大学,真是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哥,您夸奖了。”

    李飞的脸更红了,头也不由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张横很喜欢这个年青人,虽然还有些青涩,但通灵之体的那种灵动,让张横感觉很亲切。

    当下,一众人向恒大古玩市场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果然有一个专门赌石的场地,一排数十间营业房,里面堆放的都是毛石,大小不一,大的有数人高,仿佛是一座小山,小的仅蓝球大小。

    每一块毛料上都用红漆标着数字,显然是商家都做了标记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几家店里的毛料,就是我们那边矿区开采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俊指了指左边几间商铺里的毛料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他早就天巫之眼开启,在细细地洞察那些毛料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失望的是:天巫之眼根本无法洞穿这些毛料,而且,这些毛料表面上看起来一样,但它们其实都蕴含了不同寻常的地脉之气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每一块毛料都散发着氲氲的华光,却无法判断出里面是不是真的蕴含了翡翠玉料。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答应来赌石场,一方面是为了熟悉陈孝达矿区开采的毛料,看是否能从中觉察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也是心中存了一丝佼幸,看自己是否能凭天巫之眼,洞察翡翠毛料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凭天巫之眼分辩毛料是否有翡翠玉石,那自己可就是真正的发达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这个梦想还真的只能算是幻想,天巫之眼根本无法辩别毛料中是否有翡翠玉石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无法用天巫之眼洞察毛料,但是,张横却仍是感受到了不同产区毛料的异样。

    就以陈俊所说的这些产自新疆他们那个矿区的毛料来说,其中蕴含的地脉之气,有一股冰寒的气息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毛料产自冰天雪地的寒冷之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从这些毛料中,张横感受到了一股让他难以喻意的感应,仿佛这些毛料中蕴含了一股奇异的力量,竟然让他体内的巫力真元,都变得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:“为什么产自新疆的这些毛料,会引起自己巫力真元的共鸣,而其它地方的毛料,却没有这样的感应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又惊又疑,对这次新疆玉矿之行,更加的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次恒大古玩市场正在搞酬宾活动。”

    陈俊又道:“而且还是最后一天了,只要参与赌石的顾客,能有幸解出品质最高的翡翠。那么,就会成为这次活动的幸运之星,可以得到五百万的奖金。”

    陈俊笑着道:“张少,要不我们也一起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奖金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诧异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道,恒大古玩市场的这个赌石区新开不久,比不得其他的赌石场热闹。

    为了吸引顾客,增加流量,提高知名度,赌石的组织方,这才会搞这个酬宾活动。

    参加赌石的商家一共凑了一千万,做为这次活动的奖金,能解出品质最好翡翠的为第一名,奖五百万。第二名奖三百万,第三名奖二百万。

    果然,这段时间来,恒大古玩市场的这个赌石区,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的赌石爱好者,人气急剧增加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来了,总要玩玩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一下,也是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天巫之眼不起作用,但是,赌石赌的就是个运气,张横也想看看自己的运气到底怎么样。

    几人走入了一家店铺,张横低头挑选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一边的王燕伦以及夏清莲姐妹和古巅等人却是迟疑着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尤其是夏清莲姐弟,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些毛料具体要多少价格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毛料中会有翡翠,想来价格肯定不便宜。

    两人那敢赌石,他们可没这闲钱来玩这种心跳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站着看什么热闹,都来挑吧!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:“今天算我请客,赌涨了算你们,赌砸了算我。”

    张横难得的大方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夏清莲几人互望了一眼,都显得有些犹豫。不过,最终他们也都走了过去,却也不想败坏了张横的兴致。

    一众人散了开来,一个个煞有其事地摸摸这块,看看那块,却是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迷茫的神色。

    说实话,翡翠毛料与一般的山石根本没两样,从外表看,就完全是普通的石头。

    夏清莲这些没有接触过赌石的人,那里能看出点子丑寅卯来?

    张横也是有些西里糊涂,感觉象是瞎子摸象,根本摸不着门路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不是普通人,天巫之眼没办法,可他还有其他的手段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走到了一块半人高的毛料前,手腕一抖动,伏以神尺以化为了尺状。

    他也不犹豫,假装着用尺端敲击毛料,侧耳倾听声音的模样,暗地里却已是在毛料上刻划起了巫符。

    在伏以点星诀中,有一项秘法,被称为点石成金。

    这项秘法,不是说能把石头点成金子,而是能用符篆窥探到石头内部的本质。

    此刻,他就是要用这秘法,来探察毛料中是不是蕴含了翡翠玉石。

    迅速在毛料上刻划着符篆,当最后一划刻下的时候,张横用伏以神尺的尖端刀片,划破了指尖,一抹殷红的鲜血,渐渐地渗入了毛料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微一漾,整块毛料似乎变得朦胧起来,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,呈现在了张横的天巫之眼视野里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