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8章 双赢
    中国古代四大名着的红楼梦里,贾宝玉他就是含着玉出生。他身上所佩的那块通灵宝玉,就是随着他一起从娘肚子里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名字才会被称为宝玉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传奇小说,贾宝玉其实是顽石的化身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却知道,贾宝玉应该就是位通灵玉体的通灵者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夏清莲所说,张横已完全可以确定,她弟弟李飞,就是难得一见的通灵玉体。

    “哇,涨了,涨了,见绿,见绿了。”

    正心中沉吟,这个时候,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。

    果然,张横举目望去,只见,解石机上的那块毛料,已被刘兴立老板擦出了一点绿光。

    这正是毛料里面有翡翠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翡翠,真的有翡翠!”

    夏清莲娇躯剧震,喜难自胜。

    “呃,竟然与我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,这是怎么回事?我刚才竟然真的看到了里面的翡翠。”

    随着毛料被解开,一粒拇指大小的绿色水灵灵的翡翠,已展露在了人们眼前。

    李飞却是神情刹那变得难以喻意,心中的震惊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想不到,这枚解出来的翡翠,与他刚才产生幻觉时的样子几乎相同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刚才确实是看到了毛料中的翡翠,那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阿飞,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走到了他面前,再次拍了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,这是真的吗?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用力地点了点头,脸上的笑意更浓,心中暗道:“阿飞,你的通灵玉体,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,那就得看你的造化了,我也只能帮你这些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伸手拍李飞的时候,已是做了点小动作,一道巫符,已拍在了他的背心。

    知道了李飞是通灵玉体,张横自然要帮他一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通灵玉体虽然天生具有与玉石产生奇异感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能力也有大小之分,如果小时候没有被发现,不加以引导。那么随着年纪的增强,这种感应会越来越淡。

    这正是李飞刚才对那块毛料产生感应的时候,是一种模糊而朦胧的感觉,并且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小时没有被人引导的原故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能让他这种天赋被埋没,所以,刚才已是暗中划了一道摧灵符,打在了他的背心。

    摧灵符具有摧发通灵之体潜力的作用,能最大程度地让李飞的通灵玉体发挥出他的能力。

    只是,李飞毕竟年纪已有二十岁了,现在对他使用摧灵符,效果有限。

    这就是张横说要看他自己造化的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能受到某种刺激,在摧灵符的作用下,可以最大程度地摧发他的潜力。也许,他从小被延误的这二十年,就能被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,到底要如何刺激他,现在张横心中也是没底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!”

    被张横一拍,李飞浑身剧震,他只觉有一股清凉的东西透入了自己的体内,头脑也似乎刹那变得清醒了许多,一种难以莫名的舒坦感在体内流淌,一时间,他却是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“嗯,阿飞,好好感觉一下,不要管其他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笑着望着李飞,神情诚恳无比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横哥!”

    李飞从他姐姐那儿,也知道了张横的一些事迹,知道眼前的张横哥并不是普通人,所以很是信任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他也不管别的了,就微微闭起了眼睛,细细地感受起了体内那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的这块毛料怎么解?”

    刘兴立转向了张横,满脸堆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一块篮球大小的毛料里,解出了翡翠,刘兴立也是无比的高兴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旦赌涨,便会吸引来顾客抢购。人们总是非常迷信,能赌涨的地方,肯定还会有好货。

    谁不想沾沾这赌涨的光啊!

    这不,刚解出一块翡翠,旁边观看的人中,就有许多加入了挑选的行列,生意一下子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现在,他也是希望张横的这一块,能再次解出翡翠来,这样,他今天说不定能把这里的存货全部卖光。

    “嗯,就按这条线来解吧!”

    张横刚才用点石成金的秘法,探察过毛料里翡翠的情况,知道里面玉石的位置。所以,他也不客气,在石头表面划了条线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!”

    刘兴立连连点头,在几名伙计的帮助下,把大石头抬到了解石机上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不一会儿,半人高的毛料在中间被一剖为二。

    “啊,玻璃种翡翠,竟然是玻璃种翡翠,又赌涨了,竟然又赌涨了。”

    四周观看的人们,顿时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,一个个兴奋不以。

    剖开的石头里,嵌着一粒翡翠,晶莹闪烁,夺人眼目,那不是玻璃种是什么?

    人们还真没想到,一连两块,竟然都解出了翡翠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气氛刹那变得热烈起来,无数人用羡慕的目光望着张横和李飞,神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这里的毛料出翠率看来很高啊!”

    已有人迫不急待了,钻到了毛料堆里,开始挑选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,刘兴立的店铺里,人满为患,许多原本在其他店里的客人,都赶了过来,想借两次赌涨的风头,沾沾光,以便也能赌个好彩头。

    刘兴立心里乐开了花,这回是要赚得盆满钵满了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也满是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次酬宾活动到现在,他的这个店铺里,销量并不好,甚至到现在为止,赌涨的人还真没一个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这位张少一来,连赌两次都赌涨,顿时吸引了顾客。

    原本还愁这次货物要压仓了,现在看来,有了这赌涨的兆头,销售根本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出一千万,你把这枚玻璃种卖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一千一百万,我出一千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一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那边,几名珠宝商已围着张横叫起了价来。

    赌石场中,除了那些赌石爱好者外,最多的就是各地的珠宝商,一旦有人赌涨,解出了翡翠,他们都会抢购。

    最后,张横的那枚玻璃种翡翠,以一千一百五十万成交。

    张横的现金其实并不多,化去一百八十二万后,已是所剩无几,他自然不能让古巅以及王燕伦和陈俊他们空手而回,所以也要让他们试试手气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千多万,自然是不用愁没有资金了。

    正心里偷着乐,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外传了过来:“哦,原来是张少你在玩赌石,那么,要不要本少陪你玩玩呢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