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9章 玉坛圣手
    “是你,徐鸿远!”

    听到背后的声音,张横转过头来,脸上的神情刹那变得无比的古怪。

    不错,走进门来的正是徐鸿远,在他身边,还有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,一脸的俨然,气度很是不凡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徐鸿远,与那天见到的样子却有了很大的变化,一张脸整整瘦了好大的一圈,而且,眼眶深陷,脸色腊黄,象是生了一场大病。

    说来徐鸿远确实是够悲摧的,那天在明珠塔的旋转餐厅,被柯尔华象丧家犬一样当众赶出去,他几乎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徐鸿远又气又恼又是窝火,终于病倒了。

    因此,他这段时间就是在医院渡过的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恒大古玩市场赌石场搞活动,徐家做为一家有知名度的珠宝行业,自然是受到了邀请。

    但徐家几位长辈都有事外出,却只能由他这位徐大少出面。

    今天,总算是身体稍微好了些,再加上已是恒大古玩市场活动的最后一天,他却是不得不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,刚进入市场,就听到这边传来喧哗声,好象是有人赌石赌涨了。

    徐鸿远心中好奇,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知,竟然看到赌涨的是张横,而且夏清莲也在。徐鸿远的脸当时就扭曲了。

    在明珠大学门口被当众无视,又在旋转餐厅吃憋,现在的徐鸿远对张横和夏清莲已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忍得住,就立刻出声挑衅,要与张横玩玩赌石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虽然旋转餐厅的事,让他意识到,这个叫张横的人可能背景不俗。否则,柯尔华不会当场反水,反过来帮着张横驱赶他。

    但是,他现在是恨火怒火燃炽,那里还管得了这些,只想出一口胸中的恶气,好好整整张横。

    “徐大少,怎么,你也有兴趣玩赌石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本少家中就开着珠宝行,这玩赌石,自然是最有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心中仇恨张横,但面对这么多人,他还记得要保持徐家大少的风度,所以,强忍着怒气不紧不慢地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徐大少准备怎么玩?”

    张横饶有兴趣地道。

    “本少看你手气挺不错,一赌就赌涨了。那么,我们就再来赌一赌,看谁能挑得最好的翡翠。”

    徐鸿远神情冷了下来:“我们也不妨学学这次活动的奖励,就以三千万为赌注,谁挑出来的翡翠价格高,品质好,那就谁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徐鸿远的声音陡地变得凛厉起来:“张少,你不会不敢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本少有何不敢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那就请这里的朋友们做个证。”

    徐鸿远嘴角浮起了一抹阴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两人的这一赌注,顿时引起了旁边人们的观注,许多人围了过来,指指点点着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天虹珠宝的少东家徐大少吗?他怎么与这人赌起来了,而且还赌得这么狠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就是富豪的游戏,你懂得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有把握吗?一定能从毛料中挑出翡翠来?”

    也有人置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赌石赌石,赌的就是一个未知,谁敢保证赌石一定可以赌涨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低声道:“你没看到吗?徐少今天带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玉坛圣手栾海良,据说,经他摸过的毛料,从来没有打眼过,要么不出手,出手肯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不待旁人回答,那人继续道:“有人怀疑他有特异功能,所以,有他在,徐大少才如此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附和道:“我也听说过玉坛圣手栾海良这个人的名字,听说他是天虹珠宝的首席鉴定师,而且在赌石上,确实是从未失过手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个年青人这回肯定是输定了。”

    义论的人越来越多,许多原本在挑毛料的人,现在也都停下了手,都来围观这场别开生面的赌局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等会看你怎么哭。”

    听着四周的议论,徐鸿远脸上浮起了一抹得意的嘲弄笑意。

    那些人说的确实是不错,与他一起来的这位中年男子,正是玉坛鼎鼎大名的玉坛圣手,在赌石上确实是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身边有这样的人物,徐鸿远才敢提出这样的赌注,他是存心要在今天翻盘,从张横这里赢三千万过来,也好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又是陡地一凝,旁边众人的议论,他自然也是听到了耳里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不由落到了徐鸿远身边那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,男子一脸的淡然,似乎对四周的议论毫不在意。而且,他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异相,似乎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真是位异能者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,当日在楼凶凶的地下室里,遇到的柳犁月,貌似她在正常情况下,也是看不出任何的异样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她发动异能时,却显现出了与玄门修者类似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么,眼前的这个男子,难道真的就是位异能者吗?

    张横心里泛起了低咕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赌注都已下了,张横却也不会反悔。

    他本来也是隐藏着底牌,自己的点石成金的秘法,还可以使用两次。

    这比其他毫无头绪,光凭运气去挑选毛料的人来说,机会自然是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遇到了一位在玉石上有特异功能的对手,张横的这点优势,貌似是有些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张横沉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栾海良大师,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徐鸿远已转向了身边被他称为栾海良大师的男子,态度变得恭敬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徐少,在下自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栾海良点点头,施施然向场中的毛料堆走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他的身上,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迫切的神色。

    谁都想看看,这位在玉坛鼎鼎大名的玉坛圣手,到底能带给人们怎么样的惊喜?

    栾海良仍是一脸淡然,他走到了毛料堆之间,伸出了右手,摸在了一块一人多高的毛料上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细腻,甚至眼神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温柔,仿佛他手中摸的不是一块翡翠毛料,而是情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然而,望着那边的栾海良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暴缩,心中暗呼:“不好,这人真的是一位异能者,这下可糟糕了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