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0章 一饮一啄
    就在栾海良抚摸毛料的时候,他的那只右手,竟然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,丝丝地渗入了毛料里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中陡地一凛,意识到此人有异。

    张横猜的确实是不错,栾海良正是一位特异功能拥有者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这项特异功能,却是无比的变态,那就是能与玉石产生感应。

    栾海良原本只是天虹珠宝的一名店长。

    只是,在长年与珠宝的接触中,他突然发现,在某种奇异的状态下,他的右手对珠宝,尤其是玉石会有特别的感应。

    当他渐渐意识到这是一种特殊能力的时候,就开始偿试着如何发掘这种能力的使用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陪同徐家的家主,去一处赌石场收购翡翠,却是意外地发现,利用他的那种能力,竟然可以探察到毛料中的玉石。

    这让他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不是吗?有了这种能力,相当于是说,他去赌石,那就是百分百的赌涨。这完全就是天天可以捡宝的节奏!

    然而,惊喜后带给他的却是恐惧。因为在使用那种能力,探察毛料后,他整个人会虚脱,就象是生了一场大病。

    后来,据一位阴阳风水大师的指点,他才明白,他虽然拥有这奇异的能力。但是,每使用一次,却会消耗本身一年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是以自己的寿命在换金钱。

    这让栾海良很是无奈。要是命没了,再多的钱又有何用?

    就在他纠结无比的时候,又一个意外让他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天虹珠宝有一件镇店之宝,名为玲珑宝塔,据说是徐家祖传宝物。

    玲珑宝塔并不出售,就放在天虹珠宝的总店店堂。做为店长,栾海良每天都要检查一遍,以保这件镇店之宝的安全。

    就在他那次赌石回来后,第二天去检查玲珑宝塔,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,从玲珑宝塔中传来,让他原本因消耗生命力而虚弱的身体,突然象是得到了滋润。

    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心中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次偿试,让他证实了自己的猜想:天虹珠宝的镇店之宝玲珑宝塔,果然可以弥补他的消耗。

    于是,他那里还忍得住,就开始了他的赌石生涯。隔三差五的就去赌石场赌石,每次回来后,借着检查玲珑宝塔的机会,弥补自己的消耗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在赌石界也出了名,有了玉坛圣手的名头。

    只是,让所有人奇怪的是,他在赌石上,已是赚下了近亿的资产,但他仍是呆在天虹珠宝,做一名员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天虹珠宝在知道了他在赌石上的不凡后,聘请他为高级鉴宝师,他却拒绝了。

    这顿时引起了天虹珠宝徐家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最后,徐家人终于发现了他的秘密,貌似他每次赌石回来,都会特别在意天虹的那件镇店之宝。

    而在对玲珑宝塔的一次检查中,徐家人也发现了不对劲,玲珑宝塔似乎黯淡了许多,灵气也比以前减少了,它似乎受到了损伤。

    联想到栾海良的那些古怪举动,徐家人终于怀疑上了他。

    在事实面前,栾海良却也不得不向徐家人说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这让徐家人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不过,双方最后还是达成了共识,那就是栾海良为徐家服务,徐家仍提供玲珑宝塔为他弥补消耗。

    至于栾海良赌石所获得的利润,当然是双方平分。

    从此,栾海良就成为了天虹珠宝的首席鉴定师,与徐家一直合作到现在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玲珑宝塔补充他的消耗,本身也在不断地损失灵气。随着次数的增加,玲珑宝塔已渐渐的效果变得更差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天虹珠宝的这件镇店之宝,现在的栾海良也不经常出手赌石了,不到万不得以,他也不敢使用他的异能。

    当然,今天他与徐鸿远来到这里,徐鸿远与人下了赌注,他自然得再出一次手。

    抚摸了那块毛料良久,栾海良终于收回了手,皱了皱眉头,转向了下一块。

    望着场中栾海良的举动,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要是此人可以轻易探察毛料中是否有翡翠,那么,自己只凭剩余的两次点石成金秘法,根本无法与他相比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次自己与徐鸿远的比试,那是绝对输定了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如何甘心,白白地输三千万给徐鸿远?

    怎么办?这到底该怎么办?张横的眉头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夏清莲,陈俊以及古巅和王燕伦等人,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,不禁一个个都替张横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微微闭着眼,不理四周喧哗的李飞睁开了眼来,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:“我感觉自己好象有了很大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亮,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此时此刻的李飞,确实与先前有了些不同。

    他头顶三花聚顶代表本命气运的光氲,变得更加的炫丽。

    显然,自己刚才对他施展的摧灵符,起了一定的效果。

    不过,要想让他完全发挥出通灵玉体的潜能,却还不够,这仍是需要一定的刺激。

    想到刺激,张横的眉毛猛地又是一挑:“阿飞,有件事想拜托你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哥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飞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恍若未闻,因此,此刻还不知道场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与人打了个赌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,把事情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现在,这事就全得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张横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飞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三千万的赌注,对于他来说,无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张横竟然把这一胜负的重担,压在了他的肩头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震惊莫名?

    “阿飞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慎重地向他点了点头:“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张横哥!”

    李飞还想再说什么。然而,望着张横那充满信任和鼓励的目光,他终于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呃,张横哥,你让阿飞去挑毛料?”

    一边的夏清莲这回是真的惊呆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让自己的弟弟去挑毛料,与徐鸿远完成这一赌注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旁边的古巅以及王燕伦和陈俊三人,也是个个惊疑不定,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看着吧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作解释,只是目光望着走入场中的李飞,神情变得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满心的疑惑。

    但是,接下来发生的情形,却是让所有人都被震憾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