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1章 压力山大
    李飞进入场中,神情变得凝重起来,他走到了一块毛料前,蹲下了身,用一种极其虔诚的姿态,轻轻地抚摸起了石头的表面。

    他的情形与那边的栾海良有些类似,动作是如此的温柔,神情是如此的专注,就象他摸的不是一块毛料,而是在与心爱的情人拥抱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他的情形却与栾海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栾海良抚摸毛料时,右手会散发光芒,丝丝地渗入石块中。

    李飞却是全身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仿佛与怀中的石块产生了共鸣,竟然有溶为一体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嗯,这就是通灵玉体的特质,能与天然的玉石产生交鸣。”

    张横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翡翠毛料与一般的石头不同,就算是毛料中不蕴含翡翠,但是,它们毕竟是从玉石矿中被开采出来,本身的石块就蕴藏了一股奇异的能量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毛料,在李飞的手中,才会出现这样怪异的现象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场中两人身上,脸上都现出了异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这边,竟然派出一个如此年青的人,大家确实是都感觉很狐疑。

    貌似天虹珠宝的栾海良,那可是在赌石界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看起来还象学生仔的年青人,他又是何方神圣,竟然敢挑战玉坛圣手?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,虽然仍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,低声议论。但是,人们都感受到了一种凝重的气息,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栾海良此刻已细细地探察了十几块毛料,但除了挑出了其中的一块外,却并没有其他的收获。

    而且,他显然对那块挑出来的毛料并不满意,仍在继续寻找。

    那边的李飞似乎动作更慢,这么长时间,却只探察了五六块,而且一块也没有挑出让他看中的毛料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李飞的额上,已渐渐的渗出了汗珠,神情也显得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通灵玉体刚刚被唤醒,虽然得到摧灵符的加强,但本身的这种能力,却还不能使得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这会儿功夫下来,他已是感觉有些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他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。三千万的赌注,让他无论如何,都不能坦然面对,心理压力实在是太重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边的栾海良又挑出了一块,脸上也稍稍露出了欣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栾大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鸿远有些迫不急待地走了过去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好,总算是有了点收获,应该是挑到一块帝王绿了。”

    栾海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呃,帝王绿?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栾海良的这句话,说的声音并不低,似乎并不在意旁边人听到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这话实在是太震憾人心了。

    帝王绿是什么,那是翡翠中的极品,除了一些稀世的珍品外,它应该是翡翠中的王,这才会有帝王绿的称号。

    众人还真没想到,他就光凭着抚摸,就能猜测到毛料里有翡翠,而且还能猜到是什么品种。

    果然是玉坛圣手,这绝不是普通人能相比的啊!

    四周惊叹声一片,徐鸿远也不迟疑,立刻叫来了老板刘兴立,让他马上把挑出来的两块毛料给解出来。

    刘兴立也是无比的兴奋,今天他的这个店铺,竟然让名满赌石界的玉坛圣手亲自出手,今后,他这家店想不出名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乐得屁巅屁巅的,连忙招呼伙计,把那两块毛料解了开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在解石机的轰鸣中,第一块毛料剖开,里面是一颗小孩子拳头大小的糯种翡翠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四周人又是惊呼一片,人人神情振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当第二块毛料解开,露出里面那碧翠欲滴的帝王绿翡翠的时候,场中爆发出了惊天的叫好声。

    人们完全被玉坛圣手栾海良那神乎其神的赌石手段给折服了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到现在为止,恒大市场这次活动期间,解出的品质最好的翡翠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惊叹:“看来,这次的幸运之星,非天虹珠宝莫属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们纷纷附和:“玉坛圣手,岂是盖的,人家可是大师级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听着四周的议论,感受到无数人羡慕妒忌的目光,徐鸿远神情更加的得意了,望向张横那边的眼神里,却已满满的都是讥讽和嘲弄:“这一回,姓张的,看你怎么翻盘?”

    徐鸿远心中无比的畅快,钱还是小意思,但能狠狠地折一回张横,让他感觉比赚上一个亿都兴奋。

    栾海良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表情,有了这块帝王绿翡翠,应该可以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,但是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探察,整个人已有种虚脱的感觉,貌似生命力的流失,可绝不是这么好过的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四周传来的惊呼声,让李飞额头上的汗更是如雨而下,心中的焦虑已是无以复加。他已感到心力憔悴,但是,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,探察了近十块毛料,竟然没有一块有翡翠的。

    照这样下去,他最多也就只能探察一两块,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个能力了。

    若是再不能挑出上好的翡翠,这场赌注就输定了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这却是关系到三千万的赌注,虽然不是他拿出来,但是,那是张横哥的钱,自己怎么对得起他的信任?更是对不起他对自己的恩情。

    李飞可不是傻瓜,张横刚才拍了他一下,让他的身体有了某种奇异的变化,这应该是张横哥带给自己的好处。

    心中越是焦虑,压力也是越大,又是探察了一块毛料,李飞已是感觉自己要虚脱了。满头满脸的大汗,衣衫也完全象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阿飞,你要不要紧?”夏清莲此刻也是又急又担心,不由走到了他身边,拿出纸巾为他擦汗。

    “姐,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飞满脸的愧疚,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抬头望向张横时,却见到张横正目光灼灼地望着他,神情中满是鼓励。

    “阿飞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那句话,似乎又在李飞的脑海中想起,他的神情陡地变得无比的刚毅起来:“张横哥,我绝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李飞猛地擦了擦汗,再次蹲下了身,抚摸起了下一块毛料。

    时间似是凝固了一样,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身材有些消瘦的年青人身上,许多人已是有些不耐烦了,在低咕这人自不量力,在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压力,如同是漫天的阴云一样,笼罩住了李飞,让他感觉喘不过气来,身上的汗如浆出,他实在是无法坚持下去了,身上原本散发的那一圈圈奇异波动,也变得不稳定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